正文

歌颂帝王乃是族群本色,直到走火入魔

(2021-06-01 20:00:54) 下一个

记载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一条线,就是帝王们的更替,好像整个历史就像帝王们轮流上台演戏。

特别是作家二月河的系列帝王小说康熙大帝、雍正大帝、乾隆大帝出来以后,掀起了一阵改编为电视剧的狂潮。此后种种与此有关或无关的电视剧简直就有点走火入魔了。

似乎每一位皇帝都是人民的“大救星”:慈祥、聪慧,爱民如子、疾恶如仇,老百姓都巴不得跪地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光是二月河这样说,许多书籍也都说康、雍、乾三朝都是盛世。实际上,这种盛世更多的体现在王权更集中,更强大。 

在清朝,中国的封建专制制度得到了最大的巩固和加强;君权至上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做官叫牧民,老百姓自然就是牛羊;落后的八旗制度坚不可摧,只有满洲人才有资格自称奴才;文字狱空前残酷,摧毁了中国人的独立人格,再加上严厉的海禁,断绝了一切进步的可能。

近代中国之所以那么积弱贫穷,追本溯源这是个重要原因。

老百姓怎么样?书中并没有多少记载,但真说起来,也不过老百姓有碗饭吃罢了。

说来也怪,老百姓往往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个人的价值历来是一文不值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臣罪该死,皇帝圣明”,总是把帝王当主子,把自己当奴才,真的有点可怜可悲。 

从1793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副使斯当东的话来看便一目了然:“遍地都是惊人的贫困……人们衣衫褴褛甚至裸体……我们扔掉的垃圾都被人抢着吃”。

诗人唐甄在山西做过知县,亲眼目睹了清朝统治之下的痛苦生活,他著有《潜书》,里面提到:“清兴五十年来,四海之内,日益困穷,农空、工空、市空、仕空。”他亲眼看到,山西妇女多无裤可穿,而“吴中之民多鬻子女于北方”。

可见所谓的“康雍乾”,其实都是被拔高的侏儒,在满族的统治下,老百姓的实际生活是相当痛苦的。英国马戛尔尼使团副使斯当东所谓“人们衣衫褴褛甚至裸体”的描述与唐甄的记载完全吻合,可见确实是实情。 

从横向来看,就与当时欧洲比比吧,你顿时发现没什么可值得骄傲了,所以有人说得好:中国人的骄傲源于无知——特别是在对科学技术的态度上,已经落后太多了。

就拿马嘎尔尼使团访问清朝时航海工具吧,此时距离郑和宝船出海已近400年(1405年-1433年),距离万历年间明军500艘舰艇歼灭日本海军450艘战船于露梁海战195年,距离明朝水师五度击败荷兰海上马车夫确立日本到南海的全部东亚制海权154年,中国航海已经衰落到被人看不起,并加以耻笑的地步了…… 

马戛尔尼通过对清朝“盛世”的访问,得出以下结论:

1)“清政府的政策跟自负有关,它很想凌驾各国,但目光如豆,只知道防止人民智力进步。”“满洲鞑靼征服以来,至少在过去150年里,没有改善,没有前进,或者更确切地说反而倒退了”。

2)“当我们每天都在艺术和科学领域前进时,他们实际上正在变成半野蛮人。”

3)“一个专制帝国,几百年都没有什么进步,一个国家不进则退,最终它将重新堕落到野蛮和贫困状态。”

4)清朝“不过是一个泥足巨人,只要轻轻一抵就可以把他打倒在地。”

看来,清朝虽然是个大帝国,但同时也造成了“中国居天下之中,万国来朝”的自大狂心态,对外界朦胧无知,到挨打的时候就噬脐莫及了。 

当踏上返程的路,马嘎尔尼说:“中国就像一艘破旧的大船,一旦一个无能之人走上指挥位置,它将无法承受暴风骤雨。”这句预言在48年后应验。

1840年,老迈的清朝终于在历史风雨击打中,崩溃! 

所以,当那个作家二月河浓墨重彩的赞美帝王的时候,虽然有很多人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但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批评反对意见,还有人尖锐地抨击二月河暗中推演“只有圣明君主才能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清明圣世”,其康雍乾三部曲实质是一副摧毁民智的毒药。并指出被其吹上天的康雍乾当政时期,正是中华文明被现代文明抛弃的起始点。

17到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轰轰烈烈,思想、科技、制度全面启动,而作为执政者的这几个皇帝老儿,为了皇权永续,硬生生将传教士带来的思想与学问深锁宫廷,致使中华自绝于文明之外,始有后世之惶恐。

鲁迅先生对中国人的国民性了解得太深刻了,他说过:中国人总是喜欢用自己的鲜血去洗干净权力者的手。这不,帝王暴君竟然常常披上了仁爱的华衣,可悲?还是可怜?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一是看他对人民的态度,二是看他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历史的进程是前进还是落后?对世界的贡献是多还是少!

 

 

作者: 雷欧论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