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务实小民

昨夜,多伦多冷月无声,寂寥之下,看了很多博客,想到自己也开通一个,权当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个人资料
正文

单身男女急剧增多的四点原因

(2021-02-24 14:06:54) 下一个

单身男女急剧增多的四点原因

1.计划生育背景下胎儿性别选择的后果。

2.女性迅速进步和中国传统择偶的冲突。

3.离婚后女性再婚的难度较大,特别是单亲妈妈。

4.社会总体进步的副产品,委屈求全的婚姻减少。

-----------------------------------------------------

1.计划生育背景下胎儿性别选择的后果。20多年后,农村“剩男”大量涌现。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大陆开始实行严厉的计划生育制度,由于长期以来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产前鉴定胎儿性别然后选择性终止妊娠十分流行,人为了扭曲了原本正常的男女各半的自然状态。1982年出生人口性别比(男性:女性,女性=100),到80年代中后期,大国出生人口性别比远远高出正常范围,每年男女出生比例都高于110,且逐年攀升,2000年接近118,于2004年达到峰值121,之后8年都在119附近。尽管各级政府加大了对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和性别选择性终止妊娠的处罚力度,社会也在调整进步,人口出生性别比才缓慢下降,但仍然远高于正常范围的水平。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00后男女性别比达119,男性比女性多近1300万;90后男女性别比达110,男性比女性多近900万。(根据公安部二〇二〇年全国姓名报告。按户籍人口数量 ,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其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男女比例仍然高达111。)

二三十年前的出生性别比问题自然转化为后面严重的婚姻挤压问题。超过10%的青年男性将成为“剩男”,数量或达3000万至5000万之巨。农村大龄男性青年的婚姻竞争将明显加剧,农村的巨额彩礼现象也就不足为奇,并连锁引发妇女拐卖、婚姻诈骗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农村28岁以上未婚男青年已经超过1500万。农村光棍现象正得到学界的高度关注。未来担心进一步衍生出更多的社会问题,原生家庭的物质贫困往往是婚姻竞争失利的重要原因,而婚姻失利又反过来加剧了个体贫困。长期单身可能影响当事人心理健康、生理健康、社会关系网……影响其他家庭成员的养老、发展和自我实现。另外,农村大龄未婚男性的规模性对公共安全也可能造成不利影响,光棍大量增多导致农村犯罪率上升。

2.城市“剩女”群体何以形成?女性迅速进步和中国传统择偶观念的冲突。

在传统婚姻观念影响下,择偶存在梯度效应,即男性倾向于选择在受教育程度、职业层级、收入等方面低于自己的女性,而女性则倾向于选择各方面高于自己的男性。在早先的传统社会,女性往往不能获得与男性同等的受教育机会和职业晋升机会,平均收入水平也低于男性,由此所形成的社会结构便表现为在以教育、职业、收入等划分的层级中,较高层级的女性数量会显著少于男性,较低层级的女性数量则显著多于男性。因此,婚姻市场能在梯度择偶规则下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平衡。俗称A男找B女,B男找C女,C男D男找D女。过往A女数量不多,在A男级别充分消化。

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女性的家庭地位(受家庭的重视程度),受教育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进而在职业发展、收入水平、社会地位等方面不断缩小与男性的差距,A女大量涌现。高校招生的数据表明,女生高考考分丝毫不输男生。本科、硕士的在读学生中,女性人数已经超过男性。这种变化打破了原有婚姻市场的平衡,梯度择偶规则下,部分高学历、高收入的女性面临僵化落后的择偶传统的巨大挑战。他们被剩下往往是因为自己太优秀。“剩女”现象既是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中女性自主权和话语权的确立,也是部分女性寻求社会地位过程中权衡成本收益的个体选择。从根本上来说,“剩女”现象反映了现代化潮流与社会性别认知预期之间的矛盾,传统伦理观对女性的期望已不合时宜。

3.传统婚姻观念下,离婚后女性再婚的难度较大,选择余地相对较小,特别是单亲妈妈。相对而言男性再婚容易得得多,他们的再婚对象相当部分是初婚女性。大不了向下梯度选择。

2019年,民政部婚姻登记机关一共办理了结婚登记928万对,离婚登记404万对。

2019年,初婚1399万人,再婚456万人,合计1855万,共约928万对,结婚率928/14亿=千分之6.6。

2019年再婚456万人,除以离婚人数808万人,静态地算,不考虑时滞,才56%,这意味着相当部分的人离婚之后单下来了。

民政部数据没有进一步披露,男女分别在初婚和再婚中的比例,但是结合身边的情况,女性再婚率应该远低于男性。而离婚率越高,意味着女性因此而被挤入单身的人数可能越多。当然离婚不能重新走入婚姻的男性也会很多。

而贫富分化下的多吃多占是其中的突出反映。

改革开放以后,贫富分化非常严重,一个人拥有的财富可能是普通民众的几十倍,几百倍,甚至上万倍。在婚恋领域他们拥有相当的选择权。我们熟悉的名人王石,任正非,李东生,张艺谋,赵本山…….他们都离过婚,又重新结婚。(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核心股东离婚率已经非常高) 问题在于,这部分离婚人群择偶基本上偏向年轻未婚女性。而原配妻子离婚后重新走入婚姻的不多。

4.社会总体进步的副产品,委屈求全的婚姻减少。

随着社会进步和物质水平的提高,感情成为婚姻的核心主导因素,但是感情可能随时间流淌发生变化,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制约,感情一出问题就可能要离了。因为别的因素困住婚姻的变少了。

结婚可能不仅仅是两个人组成一个家庭, 也意味着两个人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对于一部分年轻人来说,比起承担那些重担和处理繁琐的关系,单身或许是更快乐更自由的选择。

女人独立之后,不需要为了“长期饭票”而委屈求全一定要在婚姻里。

生活节奏加快,没有时间去找人........自身人性意识的觉醒,不在乎人家怎么说........

因为社会的包容,对未婚人士的舆论压力变小,原来在舆论压力下委屈结婚的肯定少了,

因为社会化程度的提高,生活的便利,好像需要找个伴相互帮助的需求也少了。不管是餐食,还是换灯泡修马桶之类的物业管理服务都可以通过购买获得。而不需要婚姻来协助解决。

----不一而足,反正自愿单身的变多了

婚姻挤压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将贯穿整个21世纪上半叶。城市“剩女”现象,单亲妈妈现象有赖于社会性别平等意识觉醒,而农村“剩男”问题相比之下就更显沉重,该群体的生活困境不仅影响自身生存发展,还将对家庭、乡村乃至整个社会都产生深刻影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