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豆腐钓鱼

臭豆腐钓 鱼=海 畔有 逐臭之鱼
(杂说有趣,来来来,姑且听之!)
个人资料
lovecat0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胡因梦,一个即使跟林青霞合影也毫不逊色的女人

(2021-09-13 07:27:35) 下一个

原标题:胡因梦,一个即使跟林青霞合影也毫不逊色的女人

  长什么样?仙女那样。

  这两天在抖音上刷到一视频,标题叫“这才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清冷女主。”,画面cut都是来自一位上个世纪的女星——胡因梦

  关于胡因梦,有两段话流传的最为广泛。

  一段是她从辅仁大学毕业的那天,校内流传出的一句:“辅仁大学从此没有春天”。

  春天是许多人心中一年四季里最美妙的季节,万物复苏,花开烂漫,和煦的风吹过引得人心也像被羽毛拂过一样动荡起来。

  而胡因梦就像是你在春天里遇见的一位佳人,漂亮、温柔,人群中独立绝世。

  第二段是她前夫李敖对她的描述,他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这样矛盾的比喻,放在胡因梦这里却十分到位。

  她的确漂亮迷人又性感,这是公认的事实。即便你不认识她,但看到她的照片也一定会被迷住。

  胡因梦是那种宁静又遗世独立的美,眼神有几分忧郁,加上眶骨下比较平,嘴角略微下垂,整个人的气质都带着飘渺的凄楚。

  这样“漂泊”与“伤感”的气质让她格外出挑,就连站在大美人林青霞身边,都不输分毫。

  她与林青霞都是初代“琼女郎”,她们一起出演过《我是一片云》,凭此她毫不费力地成了中国台湾70年代最当红的女星之一。

  《我是一片云》

  看外形,胡因梦跟林青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有人曾说“林青霞之美像国画,剑眉星目间有大幅泼墨的富贵感,胡因梦就是小品,笔法隽永古典。”

  她的确是这样的,眉眼总挂着若有似无的情意,这种又媚又内敛的特性独属于东方女人。

  但这双挺古典的东方媚眼之上,却割了个平行双眼皮,与较为立体的鼻型融合之下别具几分西式风情。

  她的妆容也大多采取全包眼线的方式,但与林青霞的清丽不同,胡因梦是鬼魅的。

  碳色的极细眉型,配上深邃的烟熏,和红唇形成鲜明对比。

  优越的外表只是一部分,胡因梦有趣的地方在于,她虽然外表看起来文静古典,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但她实际是个七情六欲挺饱满的人,而且还真挺叛逆的。

  她出生于台湾省台中市,本氏是满族瓜尔佳氏,正红旗。《甄嬛传》玩家们对这个姓氏都不陌生吧。

  而她的父母呢也都是学术人士,尤其她的父亲胡赓年更是那个时代的娇子,曾当过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官,陕西韩城县县长、辽宁旅顺市长等职。

  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所以他爸爸对她格外宠爱,她曾说,“父亲宠我、纵我,要星星月亮他都设法摘下来给我。”

  从小养尊处优,读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喜欢什么就学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恃无恐地过着随心自在的生活。

  而这也养成了她大胆开放的行事风格。

  在辅仁大学念书时,她穿超短裙露背装、交外国男友、跳舞弹琴唱歌、一个人骑自行车去电影院看情色片……要知道,那会儿还是个思想挺保守的时代。

  后来可能是嫌辅仁大学的生活太无趣,或是德文系太枯燥,她只待了两年就跑到纽约去了。

  到了美国之后她入乡随俗,很快的融入到那里开放的氛围中,并称自己在那个城市才是真正解放了自己的身体和心灵。

  在那里待了几年,从纽约回到台湾后她又回到荧幕前继续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1983年胡因梦拍了最合她心意的电影《海滩上的一天》。

  “十五年的从影历程我拍了近四十部令人哭笑不得的影片(倒是很贴近人生),以我四岁就开始看西片所培养出来的鉴赏角度,这些影片中只有《海滩的一天》堪称佳作。”

  在《海滩的一天》里她饰演的谭蔚青是一名女钢琴家,大学毕业以后就出国深造,一直练钢琴,拿奖。

  学生时期的她一头厚密的齐腰长发垂肩,趴在琴键上,和当时的恋人伴着音乐跳双人舞。

  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许多男生读书时爱慕的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儿。

  多年后回国的她拢起长发,一身黑色套装高贵优雅,但目光却变得悠远忧伤,即使笑也始终给人一定的疏离感。

  这样不太入世的冷艳形象,真的再适合她不过。

  1986年她因主演《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被亚太影展评为最受欢迎明星,这年她33岁,虽然历经和李敖的纠缠但并不显疲态,美貌如旧。

  但谁都没想到,同年她就宣布正式退出演艺圈。在被问到为什么会在事业当红时却选择隐退,她说:

  “演戏根本不可以发展我的潜力,我根本不懂如何演戏,只不过靠美貌赚取暴利。靠着美貌我可以挣很多钱在这个行业,可是,内心从来没有因此感受到过真正的快乐。而看书和写作是真正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

  后来她剪了短发,穿起布衣,把天生丽质和种种繁华抛到一旁,从此专注于写作和翻译,一做就是几十年。

  平常她就洗洗衣做做饭,还练着自己修剪头发,生活虽然平淡了点却格外清净舒心。

  后来,胡因梦在采访的时候说:

  “作家非常寂寞,翻译更寂寞,翻译你也得不到什么掌声,作品也不是你的荣耀,而是别人的荣耀,是别人的工具。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从站在舞台上的一种强调自我的光荣,象征一个身份,下了舞台之后,把这个光稍微隐匿一下,然后进入到一个沉潜的世界里头去,是很不同的一种生活方式”。

  早年的浮华散尽,如今的她书香气质更盛,完全是一副女学者模样。

  步步清醒,随心所欲,颜值与才情并驾齐驱,这样的“大女主”怕是小说都写不来吧!

Z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