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邑

中国新闻事业编年纪事
正文

你的微笑很有杀伤力

(2020-10-16 16:15:01) 下一个

的微笑很有杀伤力

 

庞太太从中国沈阳移民来到加拿大,已经半年多了,最近终于看好一处房子,买了下来。原来的房主是白人,家具不太适合庞太太的审美观点,所以她没有留那些家具,准备自己重新布置一下这个异国他乡的家。

庞太太在国内作了二十多年的服装生意,深谙商场上的一些潜规则。就拿价格来说,在计划经济时期,价格是国家定死的,没有讨价还价之说。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日益发展,商品价格就成了买卖双方斗智的焦点。在中国的市场上,特别是在零售商场,基本上是一条规律:商家“漫天要价”,顾客“就地砍价”。精明的顾客能看准商品的真实价值,往往以商家接受得了的低价购得商品。上千元的要价,以一两百元成交的事一点儿也不新鲜。但在加拿大,绝大多数场合都是商家“一口价”,顾客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被动地等待商家打折。

在中国,顾客靠经验和嘴巴维护自己的钱口袋,在加拿大人们则是用汽车轮子和方向盘决定把生活费交给谁。庞太太平常买东西,总是先要翻翻送上门来的免费广告,看哪家超市有便宜货,有打折商品。这次要买大件了,庞太太决心试试自己的砍价本领。她知道,这里的商品价格的利润空间也是很大的,从平常的打折就可以看出来,赔钱的买卖谁都不会做。

 

庞太太在头两家家具店没找到她十分中意的东西,走到第三家,眼前突然一亮。这里陈设的家具,简约、明快、大方,做工也很精细。庞太太这边转转,那里摸摸,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位白人工作人员过来了,主动介绍商品,说的当然都是英语。庞太太在LINC班刻苦学了半年,刚刚从“扫盲班”----LINC2结业,上三级,听不十分明白,也说不十分清楚,只好耐心听,不时说句“thank you”

我们的产品质量是有保证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满意的。”那个白人突然说起中文来,而且是普通话,虽然很侉,但用词和语法都没毛病。

你会说中文?真了不起!”庞太太很高兴。

我是意大利人,在中国留的学,还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很喜欢中国。”

庞太太立刻想到了《威尼斯商人》,砍价看来要很难了。“谢谢你的介绍,”庞太太微笑着说,“我还想到别处再看看。”

那好,货比三家嘛!”看来真是在中国干过。

庞太太刚走到门口,威尼斯(让我们暂且这样称呼他吧)跟了过来。“我们可以按你的房间大小量身定做,我们是前店后厂。”用的全是中国术语。

庞太太又笑了。“谢谢,我也许还会再来。”

 

隔了两天,庞太太又来到了这家家具店,小皮包里露着一叠别的家具店的产品广告和说明书之类的东西。

你好!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威尼斯热情地迎了上来。

庞太太带着微笑,又把这里巡视了一遍。价格标签上的十位和个位都是9,就差没带99分了。在中国,标价一般都带8,源于广东话8与“发”谐音,恭喜发财。其实,原来中国人都是以6为吉祥数字的,意为“六六大顺”。改革开放后,广东先富起来了,8才取代了6。不管8也好,6也好,成交时都是凑整的,108元,一般就是100元成交。可到了加拿大,庞太太发现,几乎所有的商品标签尾数都是99,交款时剩一分钱也要找给你。表面上看很公平,其实标价时,7元钱的商品商家绝不会标6.99元。

“你们的家具确实比其它几家的更适合我一些,但你们的价格比他们的要贵很多。”庞太太从来都是不笑不说话,这也是她在国内生意成功的重要原因。“如果你们能把价格降一降的话,我可以考虑。”

“那你想要哪些呢?”威尼斯更客气了。

庞太太点了一些较大的,然后说,“其它的买的时候再说。”

威尼斯赶忙计算出总价格,“22889元。”

“啊,那么多!我可没有那么多钱,老公没给那么多钱。”庞太太的口气有些夸张。

“我知道,中国人夫妻的钱是不分你我的,而且都是由太太掌握。”看来的确是个中国通。

庞太太笑了,“我家情况特殊。我得同老公再商量商量。”

“你可以让先生亲自来看看嘛。”威尼斯紧追不舍。

“你们如果能把价格降一降----两万怎么样?”

“我不是老板,我作不了主。”

“那就请你和老板也商量一下。”庞太太调皮地一笑。她看出来,这个人能作主。

“两万二。”

“你还是请示请示老板吧。”庞太太觉得有门,得给他时间考虑。“我们明天下午来作最后决定。”

 

正巧,LINC班的小吴也准备买家具,于是第二天庞太太把他也拉上了。车到家具店附近的停车场,还差5分钟一点。庞太太坐在车里,看到威尼斯已经站在大门口了,焦急得直看手表

一点整,庞太太带着小吴准时出现在家具店门前,威尼斯赶忙拉开店门,请两位进去。威尼斯一脸疑惑:在中国看到过老夫少妻,这一对怎么是老妻少夫?看上去女的至少比男的大十岁。

庞太太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介绍说:“这是我的邻居吴先生,他听我说这里的家具很好,就过来看看。如果合适,他也想买一些。”

威尼斯又纳闷了:只听说卖东西有托,没想到买东西的也有托。

“老板是否同意了我们商定的价格?”庞太太开门见山,把“我们”两个字咬得很重。

“两万一。”

“你们这么大的公司,还跟我计较这一千元钱吗?”

这时,小吴已经开始巡视这些家具了。威尼斯看得出这人不完全是在作托。

“你们中国人砍价真有水平。”

庞太太笑了,签了订单,交了预付款,商量好了家具店派人去家里量尺寸的时间。

道别时,威尼斯也笑着说:“你的微笑很有杀伤力。”在许多中国人眼里,这话多少有点调情的味道,但在西方,这是赞美,至少是礼貌。庞太太懂得这点。管他是礼貌还是调情,反正砍价成功了。

 

【2008,10,10,作者:郎伦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