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邑

中国新闻事业编年纪事
正文

城市野生禽鸟趣闻

(2020-10-14 14:53:30) 下一个
   城市野生禽鸟趣闻
 

郎伦友

 

    在大多伦多地区,真可谓是“城在森林中,林在城市里”。因此,人们可以在城市里看到许多野生动物,久而久之,熟视无睹,并不在意。可是对我这个新移民来讲,却觉得既新鲜又有趣。

   

    下面我就把自己亲眼所见的三件有趣的故事说一说,也许你也有过和我相似的经历。

 

画眉鸟和电话铃

 

    居民区里有许多种可爱的小鸟,黑的、灰的、蓝的、红的、黄的、花的都有,非常漂亮。

它们成群结队地飞到草坪上、庭院里进行觅食。许多人家还特意挂出鸟食桶,招待它们。

    这里最多、最常见的莫过于画眉了。画眉的叫声清脆悦耳,我们家的人都喜欢听。对我们来讲,更加特别的是,有一只画眉经常落在附近的小树上,叫起来跟我家的电话铃声一模一样,凭我们的耳朵很难分辨开来。白天老伴在家里带孩子,常常把它的叫声当成电话铃声,赶忙去接,结果是白跑一趟。但又怕误事,因为有时女儿女婿会打电话回来,有时是国内的亲友来电话,不能不接。

 

    为了不再混淆,我们只好改掉原来喜欢的铃声,换上新的铃声。这样就不会误会了,画眉叫的时候,我们再也不用忙着去接电话了。可是我们很快就发现,那只画眉再也没在附近叫过。我想,它以前一定是以为这个房子里有它的一个伙伴。

 

    起初,我还以为这只小鸟有灵气,会模仿电话铃声。现在看来,是电话机制造商侵犯了画眉的著作权。

 

    我还想听那只画眉的悦耳叫声,就提议把电话铃声再改回来。老伴说,“别再让人家浪费感情了。”于是,我只好作罢。

 

横穿马路的大雁

 

    在我家附近有一座小山丘,山丘的东边是一个大水塘,水塘中还有一个小岛。山丘全都被覆盖上了人工草坪,还在那里修建了凉亭,成了人们晨练、散步、聊天的好去处。而大水塘则成了大雁、野鸭、海鸥的领地。

 

    冬天,大雁们就在水塘北岸、居民区前的草坪上啃食青草。一般说来,它们总是成双成对的,各占一片。看到有人来,特别是有小孩来,它们就围拢过来,等着给吃的。我的小外孙常常把带的奶酪、饼干等零食全都喂了它们。不过,它们总是保持着高度警惕,一只拣食,另一只在旁边放哨,从不同时去吃。

    春天是大雁繁殖的季节,它们把蛋产到小岛上,人们在塘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一窝窝的雁蛋。小雁孵出来后,老雁就带着小雁到草坪上觅食。这个时期,它们见人总是躲得远远的。

如果人们向它们靠得太近了,老雁就会摆出一副决斗的架势,奋力去保护小雁。

 

    今年夏天,大多伦多地区经历了一场50年一遇的高温少雨天气,许多公共绿地都枯黄了。居民庭院的草坪由于水浇得勤,青草鲜嫩,成了大雁度过饥荒的宝地。马路这边的草吃腻了,就过马路到另一边去吃,天黑了再回到岛上去。

 

    一天傍晚,一群大雁二三十只,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纵队横穿马路。当时正是下班车流高峰期,但它们慢条斯理,不慌不忙,旁若无人。结果,街道两头各堵了一大排汽车。幸好这里不是主要街道,否则不知要给交通带来多大麻烦。人们带着无可奈何的笑容,欣赏着它们闲庭信步的样子。

 

    五六分钟过去了,它们过完了,车辆又都滚动了起来。这样的事肯定不止这一次,但我只见到了这一次。

 

虎口夺食的海鸥

 

    我们住的地方虽然离海边、安大略湖很远,但海鸥却很多。不论是宁静的居民区里,还是繁华的商业区中,到处都可以见到海鸥那洁白的身影。它们结队在空中飞翔,累了就落到屋脊上休憩。

 

    各大商业区的停车场、饮食街的人行道、公园的绿地草坪,是它们最喜欢光顾的地方。那里有孩子们散落的面包、饼干、糖果的碎屑,在那里它们最容易得到可口的美食。它们在那里盘旋、奔跑,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要去。

 

    在尼亚加拉瀑布城附近的海洋公园,餐厅周围聚集了上百只海鸥。中午我们吃饭时,有几只胆大的海鸥竟大摇大摆地随着顾客走进了餐厅里,与人们一起享受美味佳肴。

    但它们的觅食活动并不总是那么轻松,最惊险的一幕发生在Highway7上。一天早上,不知是谁把一块蛋糕掉在了人行横道上,摔碎了。这么好的东西,扔了怪可惜的。于是,十几只海鸥轮番俯冲下来去琢那块蛋糕。

 

   当时正是上班时间,公路上车流如织。可是海鸥们却能在虎口一般的车流空隙中,一次次准确地琢到蛋糕,直到把蛋糕吃得一干二净。庆幸的是,那次没有发生“鸟为食亡”的悲剧。

 

(郎伦友于2007年10月13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