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73章 三级火箭

(2022-09-29 13:26:38) 下一个

察葛亲王的府邸位于丰醴屯中心地带。丰醴屯土地肥沃,一条大河贯穿南北,王府背靠小山,正门前不远处便是这条昱清河。当然,铮引在画地图的时候还不知道河的名字,是画好后小姜告诉他的。

“水是从北向南流的吗?”大魅羽问。

铮引赞许地点了下头,“对,这点儿很关键。”

由于丰醴屯西部为湖泊地带,只有南、北、东三处设有飞船起降场地。除去东边的场地,南北两处均建在大河附近。在铮引的作战计划中,这条河会起到重要作用。

他接着说:“察葛将箱子发给三队人的时候,我固然可以探知箱里的物件,然而三个场地相距甚远,我方大队人马在那时候匆忙赶去目的地,势必会引起敌人注意。现在离凌晨还有四五个钟头,我建议立即将我们的人调去南部,先埋伏在南场附近。”

说着指了下南部某处,“这里有片密林,适合藏身,离起降场也不算远。另外,我需要两个水性好的助手。”

“南场?”小姜不解地问,“怎么确定一定会是南场?”

“不是确定,是我们自己将起飞点定在南场。如果飞船就在往南去的那只箱子里,最好。如果不是,我和夫人会跟踪目标小队,等离开王府有一段距离了,在路上将箱子截获。”

铮引和魅羽还未成亲,这还是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夫人”二字。那种幸福感怎么形容呢?如同穷了半辈子的人忽然宣布:“我有钱了。”

又伸手指着王府附近的昱清河。“河水由北向南流得急,到时请两位助手跳入河中,护送箱子顺流而下,不一会儿就能到达南场附近。至于我和夫人,”说到这里,他询问似的望向小姜,“察葛在本地除了那个外室,还有别的亲人吗?”

小姜回忆了一下,往地图上东部某处一指。“我不记得是伯父还是叔父一家,住在这附近。我们有人知道具体方位,还去看过。只是那里虽不似王府警备森严,也是有不少守卫的。”

“就他了,”魅羽盯着地图说,“察葛可以牺牲外室和私生子,自己的亲叔伯若置之不理,就甭想在家族里混了。”

小姜问:“有了这么紧要的人质,还用劫船吗?”

“双管齐下吧,”铮引说。人质未必能绑到,船也有可能偷不成。

小姜连连点头,“好!这个计划要稳妥得多。我待会儿带三个人来,这第三人负责领您二位前往葛察叔伯家。”

稳妥?铮引在心中苦笑。虽是四年前才入伍当兵,能迅速升到大将军之位,什么样的战况他没经历过?再周密的计划也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有时甚至一开始实施就得全盘推翻。然而计划还是要做,并尽可能做好。等真的上了战场只能见机行事,是成是败坦然接受便好,这是身为军人尤其是将领必须具备的心态和素质。

******

商量妥当后,现在面临下一个问题——三人该如何走出大门。

武士们住的地方位于王府后山,虽说有独立的院墙和守卫,戒备比起王府要宽松得多。小姜来时曾翻过后山的一小段山路,在院墙外某处钻过一个泥天军们事先挖好的小地道,出来时已在院墙之内。院里有不少做杂役的奴隶,所以小姜只需绕过守门的盘查,在院里随意走动是没问题的。然而三人若是这么明晃晃地出屋,就另当别论了。

“放火吧,”魅羽说,“后院有三间放杂物的木屋,我引天火给点着,敌人救火的时候咱们趁乱离开。”

铮引考虑了一下,“放火可行,只是敌人如果警惕性高的话,火扑灭后可能会来查房。你俩先离开吧,夫人在西边的竹林里等我,等风声过了我再溜出去。小姜回去带人过来,我们就在竹林会合。”

魅羽点了下头,也不耽搁,坐到床沿上,使出天星术中的翼宿诀,从南方天空取火。今晚刮的是西风,只需将火引到最东边那间木屋,风助火势,便可将三间屋子都烧着。

抬手——施法——哗啦,一阵雨水泼到木屋上。她这才意识到,天星术是依照家乡的星空来设计的,夭兹人的世界离那么远,星空不同。无奈,只得试试斗宿诀,这个诀原本是用来取天水的。不过木屋已湿,得换个地方。就移到厨房和食堂吧,刚好附近有个大草垛子。

片刻后,果然听到屋外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和脚步声。魅羽等了片刻后,护着小姜出门,于暗影中猫身朝后山奔去。夜晚真冷,她还穿着薄透的沙罗群,幸好有真气护体。

不料敌人的警惕性也够高的,火起后并没有全部人跑去救火,反而增派了巡逻队四处走动。

“别急,”魅羽示意小姜同她躲在暗处,先用灵识锁定在东门处忙活的一个军官,仔细观察了那人的形貌。随后使了个摄心术,自己变作军官的样子,冲小姜说:“你跟在我身后,低头走便是。”

于是二人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朝西门走去。到了门口,魅羽也不多说话,威严地往那儿一站,等着守卫开门。

“曼治少尉,这么晚了,出门啊?”士兵一边打开铁门,一边同魅羽搭讪,同时望了一眼魅羽身后的“奴隶”。

魅羽虽然会简单的夭玆人语言,但恐说多错多,只气呼呼地说了声:“倒霉,”用大拇指朝后指了指小姜,面上尽是不悦。那样子就像被上头半夜三更分派了一样他很不喜欢的差事,必须领着一个奴隶完成。

待要走出门,又瞥见门一侧摆着只木桶,桶里插着几根长矛和短剑。长矛不好拿,魅羽顺手牵羊了一柄短剑。二人走出大门,在大路上行了一小段后暂别小姜,魅羽照计划去附近的竹林里躲起来。

现在她开始为铮引担心了。他有天眼,应当能看到四处走动的警卫队,不至于贸然出门。那他今夜怎么逃出来好呢?实在不行她只能折回去,再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

魅羽和小姜出门后,铮引便熄灯脱掉战袍,回床上躺下。火一开始烧得挺旺,夭兹人有专门的灭火车,车身是个装满水的大罐子,不一会儿就给扑灭了。然而火灭后,还有大批警卫在院里走动,估计是在搜查可疑人物。铮引犯愁了,这可怎么逃走呢?

又过了一会儿,灵识中见警卫们挨个儿敲武士们的门。表面上是来询问是否一切安好,其实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趁乱逃跑的。铮引听到敲门声起床,胡乱披了件衣服,睡眼惺忪地开了门。警卫们扫了他一眼,便准备离开。

“等等,”铮引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夭兹人的话叫住他们,回身指了指屋里,“女人,不见了,跑了。”

“跑了?”警卫们诧异道,“什么时候跑的?”

铮引摇头,“不知道,还是被你们叫醒时才发现的。”

“嗨!”警卫们恍然大悟,“多半就是那个小娘皮放的火。这深更半夜的,外面又黑又冷,她能跑哪儿去呢?”

无论如何,既已确定了嫌疑人而警卫们四处没见到身穿红衣的女人,便打着哈欠回屋睡觉去了,只留下院门口的守卫,院里终于回复宁静。为安全起见,铮引又躺了半个钟头。待夜色已深才摸黑溜出门,找到小姜说的某棵树下的地道入口,出了院墙,行过一段山路后,来到魅羽所在的那片竹林。

魅羽见到他,长长吁了口气。接下来便是等待了,希望小姜他们快点过来。林子里的风比外面小,只是地面又湿又冷,而魅羽衣衫单薄。铮引自己先坐到地上,指指自己的腿,示意她坐到他腿上。

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咕哝了一句:“用不着。”跟着便盘腿坐下,倒也没弄湿衣衫,因为是坐在空气上的,腿脚和地面还有两尺的距离。

铮引无奈地摇了下头,“赶明儿和人说,我娶了个气球回家,看看会不会有人信。”

他这话才说完,就见这只悬空的气球朝他这边缓缓飘来,到了他腿上方后噗地砸下。他咧嘴笑了,伸臂环抱她的腰,脸贴在她后颈处。二人这样安静地坐了会儿,她却突然站起身来,冲他说:“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他也站起身。

“我和察葛接触不多,可那坏老头不是一般地狡猾,使起计谋来一环扣一环,不给人喘口气的机会。今晚他越是老实,我可就越担心呢。”

其实铮引一开始便怀疑这是察葛摆的一个圈套,要将奴隶中的叛乱分子一网打尽。然而泥天军那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铮引想的是,若能成功绑架察葛叔伯,就算是陷阱他们也不怕了。

“要不,”她提议,“你现在就探探王府的动静,看那老狐狸是否真的在睡觉,他说过今晚会陪夫人。”

铮引放出天眼,在王府大楼中扫了一圈。除了守卫和奴仆,所有人都在睡觉,而察葛果然不在他夫人的床上。正要收回灵识,又见大楼还有个防范严密的巨型地下室,里面的陈设类似展览厅,架子上摆着大大小小各式飞船模型。当然铮引知道,那些都是被高科技微缩后的真船。

隔壁的一间小屋里,围桌坐着四个人。有三人正在紧张地拆卸一艘微型飞船,第四名观望者便是察葛亲王了。

“半夜三更不睡觉,”魅羽听后皱着眉说,“跑到地下室里改船?”

铮引又凝神查看了一会儿,眼见飞船被装好,察葛问:“确定万无一失?”一个部下回答:“回王爷,起飞后不出二十四小时,定能奏效!”

铮引心里咯噔一下,“我们中计了。”

怪不得敌人对泥天军这次的行动完全没有戒备呢,因为但凡交上手,通常都免不了己方的损伤和对方部分人的逃逸。所以察葛干脆让他们把船成功劫走,把奴隶中的反贼能捎的都捎上。等船开到虚空中,要么呼啦啦散掉,要么砰地一声炸成碎片,反贼们又如何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

“天杀的老狐狸!”魅羽恨得咬牙切齿,“见过坏的,没见过这么坏的。只可惜撞到姑奶奶我手里,既已知飞船存放处,我现在就去偷条好船出来。”

铮引想阻止,但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就算他们挟持了人质,拒绝这艘改装后的船,谁敢保证察葛交到他们手中的新船不是动过手脚的?

“我和你一起去,”他说。

她冲他笑笑,没说话,眼睛里写着“你是累赘”这四个字。是了,他不会飞,不会什么摄心术,还可能影响她在紧急关头使美人计,不是累赘是啥?

“放心,我很快回来,”她将顺来的短剑塞给他,“你别乱跑啊。”

******

待魅羽的背影消失在夜空后,铮引坐回地面,决定再用天眼去王府摸下情况。方才光惦记着找寻察葛了,这次他将灵识投射到大楼外围才意识到危险。大楼前院半空有只巨大的照明灯,院墙四个角落各有一个岗哨,魅羽一出现就会被哨兵发现,这怎么办?

身在竹林中,当即来不及细想,便开始动手折竹子。将一根粗竹和一根细竹两头用帕子绑好,做成一柄弓。

箭呢?想要远距离射破照明灯的玻璃灯罩,夜晚风又大,必须是坚固又锋利的物体,竹木不行。刚好魅羽留了把短剑给他,稍一掂量,倒是结实又锋利了,但要从此地一口气射入王府,未免重了些。

于是又准备了两支竹箭,放在身旁。先将短剑搭在弓上,灵识中瞄准王府中的照明灯,同时跟踪魅羽的身影。在她即将出现在王府上空时,射出手中短剑。

紧接着抓起地上的竹箭,以连珠射的手法将竹箭依次射到空中正在行进的短剑剑柄后部。这样一来,等于是将三次弓射的力量集中到同一柄短剑上,如接连爆炸的三级火箭,使得短剑的速度和力度在中途得以大幅提升。

探照灯在魅羽现身的那一刻哗啦啦地碎掉了,王府大楼周边陷入黑暗。虽然警卫们很快取来备用灯泡,恢复光亮,那时的魅羽已安全潜入大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你克隆出来的太多的魅羽,分给不同男人搞平衡,还是古老观念作祟,为什么不能千般宠爱集一身?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呵呵呵,看把你给气得,小说而已,高维的都是光还分什么彼此,女人不可能永远是强者的,按照周易,永恒的永远的是阳在上,阴在下,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铮引一直是魅羽背后那个人,从来不吵不闹,即使在她和别的男人恋爱的时候。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谢谢沙沙,我当年就是因为太喜欢铮引这个男二,才弄多了一个魅羽出来配她:)和你家的二三男共妻其实差不多的思路:)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1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我最喜欢看俩人抱着那段,尤其是“脸贴在她后颈处”,要是改成脸贴脸画面就没那么唯美浪漫了。。。

不知为啥,我一直放不下小羽,好想念这位小夜叉。。。。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铮引描写的不错,混合时空科技写法,有画面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