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72章 春宵夜逃

(2022-09-25 22:25:45) 下一个

铮引怀抱一身红色沙罗裙、满头珠翠的大魅羽进了自己屋。用脚将门在身后关好,清冷夜色丢在户外,满屋春色尽在面前。

给角斗武士们住的小屋自然没什么奢华可言,好歹比铮引在锈石岭奴隶园住的大棚屋要强多了。不仅床上有暖和的棉被,屋角还有个烧热的炭盆,桌上是滚水沏好的墨石茶。头顶的昏黄电灯泡明暗适中,让他在暧昧的氛围中还能辨清怀中人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渴了,”她说。密实的睫毛向上忽闪了一下,又低垂目光。没想到咱家这位皮糙肉厚、从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母夜叉,此刻两颊竟也各有一团圆圆的红晕,如节日馒头尖上的两颗红点。待会儿他要在这两只馒头上各啄一下。

“明早再喝水,”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他将她搁在床上时,冒出这么句让他自己吃惊的话。

“尿尿!”

“忍着。”

夭兹巨人的床宽敞又结实,让中等身材、筋强骨健的夜叉略显娇小。他在床边坐下,为她除去一对绣着月季的红鞋,再脱下肉色的袜子。又一次感叹,怎么会有人的脚这么小?这还是人脚吗?他把一只脚贴到自己鼻子上——看来是洗过澡了,有肥皂的香味,还有股奇怪的奶味。

她蜷腿,把脚抽回来。他等着她说:“讨厌!”结果她说的是:“明早再仔细闻。”

好,明早再闻。他转身朝向床头,身上还披着白天角斗时穿的紫色软甲,甲片上的灰污和血迹还未擦去,就这样脏兮兮地压到了她身上。

“你就不想知道,我怎么来这里的?”她稍稍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有用力。

“不想,”又一句脱口而出的话。嗯?这真的是他说的吗?

一天前铮引还是个被俘虏到敌人世界做奴隶的可怜虫,为逃回去再见她一面绞尽脑汁、出生入死。结果毫无征兆地,她竟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落到他怀里。她过去的这些天都经历了些什么,是不是吃了很多苦?他当然想知道。

然而以往他俩每次好事将近,都会被些莫名其妙的意外打断。明日他还有角斗决赛要参加,谁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是活下来那个。他担心只要松开她、做片刻的分离,她便会如一只泡泡般噗地消失不见,留一团湿湿的水汽在他床单上。

“你很奇怪,真的是铮引?”她眯眼打量着他,“我去容祯王宴会那次,把令牌藏在哪里了?”

“右脚的木鞋中。”

容祯王的宴会……铮引在心中感慨,那是多久前的事了?那时还在新兵训练营的他俩、九叔,外加天琦和毅斌夫妇,想要劫船从前庭地逃走,就必须让令牌被敌人军官的手掌开启。他将令牌藏在魅羽木鞋中,魅羽在宴会上跳舞的时候,再将鞋子甩到容祯王怀里。

一切进行得还算顺利,只是在宴会结束时,他生平第一回见到了陌岩——那个身居万人中都会光芒四射的情敌——以为自己此生再也不会有机会。岂料后来发生了奇迹,魅羽在瑶池中被水晶仪变作两个。现在命运又载着她穿越茫茫虚空,呈至他面前,算第二个奇迹吗?

“曜武智?”她压低声腺,目光如两柄小薄刀从近在咫尺的下方刮着他,“我家铮引可没你这么霸道。”

“什么曜武智啊?”他不耐烦地握住她的一只手,“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你还想见他吗?”

当年陌岩带着已故曜武智菩萨的阿赖耶识下凡,被追寻曜武智而来的高维人百石发现后,附了他的体。而陌岩的师父燃灯在十几年后发现这个状况,又将曜武智转移到了当时年仅九岁的铮引身上。这些他也是后来听魅羽说的。

然而在过去的这些天内,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铮引能清晰地感觉到曜武智已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像是被他吸收、与他融合了。他的头脑中骤然多了一个知识储备异常丰富的区域,只是还没有时间去探知。眼下的首要目标是活命,明日若是能在斗场上胜出,再想办法送一批同胞回家……

不想那些,他将杂念赶走,俯下脸去啃左边馒头上的那朵红晕。馒头软糯,温度比他的嘴唇要高,几乎像在发烧。而发烧是能传染的,他的嘴,他的脸,慢慢地从头到脚,都在发烧。

“脏,”她冲着他右颊吐了一个字,跟着一掌推在他胸口,将他呼通掀翻了个个儿,推到床内侧。她则在床上坐起,像剥粽子一样将他翻来覆去地揉搓着,软甲、战袍、中衣,被麻利地一件件扔到地上,只剩下破烂不堪的内衣裤。

“可不是脏吗?”他没脸没皮地说,“常言道,巧妇常伴拙夫眠。”

这本来就是句无心的玩笑话,谁知她听后,杏眼圆睁,声音大得也不怕隔壁听见。“常伴?我今天才跟你第一次,哪来的常伴?说,这些日子你身边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巧妇?”

“哪有?别闹了,”他真的有些倦了。今晚参加骑射的三个小队,有一半的人直接或间接地死在他手里。若不是她被送到这里来,他早已倒头大睡。

“真没有?”由于此刻她的脸在他上方,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白眼珠多过黑眼珠。涂得鲜红的指甲扣在他喉咙处,一口白牙像是比方才长了,呼吸中如女鬼般带着丝丝凉气。

“别闹了啦,时候不早了,”他扳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拉入怀中。

“等等,”她用手指摸着他衣领处露出的鞭痕,“谁把你打成这样的?等我数数有多少条,把那人绑起来,打双倍!”

她还在装模作样地数,被他一个翻身,压到身下。

砰砰,有人敲门。没听见,他是聋子,什么都听不见。

敲门声继而化作三慢两快的暗号。铮引在心中悲戚地一声长叹,滑下床来,捡起紫色战袍披在身上,朝门口走去。

暗号证明是泥天军首领程峰他们派来的人,多半与劫船的计划有关。为了这个计划,小姜的堂哥主动在预赛中败给铮引,血溅当场。铮引就算搭上自己的命,也不会放弃这个计划。

******

门一开,寒风抢着往铮引的衣缝里钻。果然,外面站着个羸弱的六道奴隶,二十出头,眼窝深陷。这不是小姜吗?才几天不见又瘦了许多,估计与堂哥的牺牲有关。

铮引请他进屋,在桌边坐下,为他倒了杯热茶,问有何事。嘴唇皲裂、浑身冒寒气的小姜并没喝茶,望着铮引说:“阿劲,哦不、铮将军,程大统领让我通知你,刚接到可靠消息,察葛亲王凌晨时分会派船去荧骨岛。大统领那边的人已经做好劫船的准备。”

这么快?铮引心道,他这刚来亲王府,还没机会摸清状况就要动手了吗?“真的都准备好了?会不会太仓促了?”

“既然要劫船,”魅羽从背后走上前来,“船此刻停在何处?”

“这个……”小姜像是不知该如何解释,伸手比划着,“他们夭兹人的船平日并没有停泊处,需要用的时候就会噗地冒出来。”

铮引和魅羽互望一眼。敌人有微缩飞船的技术,这点他俩一早知道。在前庭地的时候,铮引曾识破敌人绑在淑鹰身上的微型战舰,魅羽也与之交过手。

“大统领需要我做什么?”铮引问。

“这附近东、南、北共有三个飞船起降场。据我们了解,亲王每次派船之前会找来三队人,给每队一个棕色大皮箱。这三队分别前往三个起降场,到了目的地之后,打开皮箱,才会知道飞船在哪队人手中。几分钟之内船便离开。”

铮引点头。除非劫船的也有三批人,同时在三个地方守着。而被俘虏来的泥天军显然不具备这种实力。

“我们听说铮将军有天眼,足不出户便能知晓敌人的一举一动。若是能在亲王分派皮箱的时候便探知箱中的细节,那我们便能提早前往目的地做准备。拿到船后,再飞去锈石岭接人。”

魅羽打断他,“你说的飞船,是商用民用,还是战舰?即便是战舰,只有一艘的话,没跑多远被敌人舰队拦住,根本不是对手。”

“这点我们考虑到了。察葛亲王有个私生子,同母亲住在离此处十几里地的一座宅子里。我们的人已在宅子附近埋伏好,行动前将那母子俩绑了,一齐运上飞船带走,他们还敢打船吗?”

铮引倒吸一口气,这样的话,这可……

“计划不行,”魅羽斩钉截铁地说,“察葛我见过,心狠手辣非同一般。他万一要是豁出去,不要那对母子了,咱们这些人的命不都得跟着搭上?”

“大统领也说,此非万全之策,”小姜沮丧地说,“可我们资源有限,这已经是能想到的最有胜算的办法了。奴隶们留在这鬼地方做苦力,早晚都是死路一条,不如赌上一把。”

铮引摇头,“这个计划变数太多,当中只要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不仅一个人也走不了,参与人员都会暴露。我甚至怀疑,亲王选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派船,若非有迫在眉睫的理由,搞不好就是个陷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魅羽点头。

“这,”小姜也跟着犹豫了,“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那依铮将军之见,整个计划就只能取消了?大伙儿一旦回到锈石岭,再想找借口跑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要不这样吧,”魅羽说,“一不做二不休,我现在回王府,把亲王绑了。也不用等他们派船,直接叫亲王交出两艘船,我们押着他一同回六道。快到六道时,再让亲王坐当中的一艘船回来。”

铮引和小姜听了,一齐摇头。

“铮夫人,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小姜满脸感激之色,“之前程大统领让我堂哥故意败给铮将军,我还想不通。现在我看出来了,你和将军都是深明大义、文韬武略之人。可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涉险,替我们所有人卖命。这要是万一有什么闪失,你叫大伙儿于心何安呀?”

“说得对,先别冲动,”铮引抬起一只手,握住魅羽的手。心道这丫头可真是没的说,他铮引愿意帮奴隶们,是因为相处了一段日子,有感情了。而她都不认识那些人,仅仅因为他牵扯其中,就义无反顾地冲到前面。

“有地图吗?”他问小姜。

小姜摇头,“地图在本地算军事机密,很难弄到。”

“有纸笔吗?”

小姜从怀里掏出一支炭笔和两张皱皱巴巴的折叠纸,打开,递给铮引。铮引在桌上将两张纸并列铺开,开始用炭笔画地图。

“咦?”小姜惊愕地瞅瞅地图,又瞅瞅他,“怎么将军你看过地图?”

魅羽撇嘴一笑,望过来的目光中满是爱慕与骄傲。“不是说他有天眼吗?现看现画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大小魅羽用不了多久会重遇的,陌岩也会见到铮引,所以现在必须写那边。

我也认为,最好不要跳得太频繁。一个地方,要有一些完整的事情发生了,再跳去另一个地方。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我脑子好像不适应这样时空跨越写法,看可可的就常断片,可能是老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想起来,你以前跟我说过,大魅羽活得好好的。现在看来要两条线并置展开故事,肯定更好看:))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就是大小魅羽二姐妹,并行写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女主魅羽是有两个的。当年玉帝出轨了嫦娥,又不想抛弃王母,儿女也不肯共事一夫,于是找了科技先进世界的人,想把自己克隆一个。结果魅羽奉了王母情人的命,来搞破坏,把她自己克隆了。

这集是“大魅羽”,一直活得好好的。死了的是“小魅羽”,转世为小羽。

六道奴隶:我们的世界是六道轮回。这个夭玆人世界,相当于外星人世界。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和采心一样迷惑了,似乎是像可可一样三个空间感的写法?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啥叫“六道奴隶”? 另外,为什么不讲小羽将魅羽了?

难道我落段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半夜躺沙发,自己VIP一下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