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有些喜欢,相遇很晚

(2020-05-01 10:10:46) 下一个

冰友琪琪微信问我常去轮滑的场地,她想带儿子去玩玩,六岁的小男孩关家里太久了。告诉她地址后我自己也被诱惑得不行,太想出去疯一疯。

那个小球场隐藏在一个社区公园里,离我家10多分钟车程,三年前偶然发现之后我常到那里玩轮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也封闭起来防疫了?

从小因为身高算中上,在运动方面一直都没缺席过,篮球排球游泳都有染指,其中游泳较有成效,大学时还夺冠拿牌,有过保持仰泳和自由泳纪录的年份。但是,这些运动都不是自己真心喜欢的,训练时惨遭非人的折磨,不好玩。

后来喜欢过跳舞健身,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热一阵就淡了,连玩游戏都不能执着入迷,哦当然咯,王者被人嫌吃鸡我菜鸡,只有低智连可以过两千,终是没有什么能玩到爱不能弃。

直到四年前的深冬,无缘由地想试试滑冰。到家附近的室内冰场看了看场地,设想了一下怎么起步,就买冰鞋进场上冰。没拜师,满场都是高手,边看边蹭,跌跌撞撞,扛过险象环生的阶段就能走了。刚在兴头上,冰场季节性关门,可压不住心里刚刚开始的喜欢,就去买了直排轮滑鞋,经过一番踉踉跄跄之后,溜起来了!(冰刀和轮滑的经验不能完全共享,即使冰刀,我从花滑鞋换成冰球鞋也适应了几天)

冰场不知何故不允许拍照。只有轮滑场地是自己说了算。

这一次的喜欢跨过了四个年头。喜欢是种很舒服也有点不易言表的感觉。喜欢上了就非常惦记,魂牵梦绕,时时琢磨,甘愿为它吃苦受累,喜悦于驾驭它时的每个小小的进步,享受它带来的的种种快乐,摔了大马趴也痛并快乐地爬起重来,有一跤摔得疼傻了爬不起来,索性冰上多趴一会儿缓缓勁(呵呵,当时引来了冰场管理boys的关注,忽地滑了过来要施援手)。

就算直溜也非常喜欢

自从喜欢上这个脚不着地的“凌波微步”,所有的周末几乎全部投入,冬天去冰场,三季泡球场,乐此不疲。即使有周末必须要办的事,也尽量避开脚踏风火轮的时间。轮滑的球场只有正午12点到2点这段日头正辣的时间没有球队训练,正好我个人专场!怕晒黑糙皮?呵呵不存在的!

喜欢的虽然相遇很晚,但遇上就是缘分是幸运!只有珍惜才可以弥补迟遇。坚信1万小时定律,浸润其中的时间多寡决定了掌握的水平和享受程度。回头看这四年来,和我当时同一冰场开始溜边儿学冰的以及后来陆续新学的,都没有坚持到今年,我是唯一,这是很喜欢才会这样的吧?

最近因疫情困家里,居然也在厨房和太阳房之间滑出了可喜进展!到复出之日,不仅可以好好地舒展地飕飕个够,还配得上进货一双上档次的轮滑鞋了!终于可以有一点点小技巧了不是吗?!

喜欢是在尝试中得知的。许多平常不甚了解的东西有时轻信他人结论挡住了尝试。其实试试水,才知深浅。我喜欢各种试,感知多一些平常细微,悄然累积经验与满足,是开心的事情。只要对社会有用,对家人有爱,对世界感恩,便是最好的人生。

造雪球神器见识一下!所造的雪球体态均匀颜值高,砸身上不疼,不像以前在北京用手攥的雪球,一个砸来能爆头。

后方制造雪球很忙

有多久没躺在雪地里撒欢了?体验一下在雪地沁凉。

05/01/20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