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俄罗斯2019-5

(2021-06-14 12:30:20) 下一个

金环篇

莫斯科的东北方向有一些在俄罗斯历史上具有重要政治或宗教意义的城镇,把这些城镇在地图上连起来是个近似的椭圆形,因此被称为金环Golden Ring。金环其实是苏联时期为促进国际旅游为这一地区起的名字,包括的城镇从8个到十几个说法不一。她地处俄国历史文化的心脏地带,且受苏联时期工业化影响较小。我们租了一辆8座大众旅行车,用6天时间走访了其中的7个城镇,依次是谢尔盖耶夫Sergiev Posad,罗斯托夫Rostov,亚罗斯拉夫Yaroslavl,科斯特罗马Kostroma,普里奥斯Plyos,苏兹达尔Suzdal,以及弗拉基米尔Vladimir。

金环行程。沿顺时针方向自左下角的莫斯科起止。总行程大约1000公里。

欧洲租车除了那些大租车公司以外还有一些小公司。这些公司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和客户定好时间地点,把车给客户送去。我们一年前已经和一家这样的公司打过交道了。那次我们环游巴尔干,大的租车公司都不允许车开进阿尔巴尼亚,这家允许。但等在索菲亚机场拿车时才知道是家游击公司,车也很旧,车况不好。但此时已经别无选择。结果后来车就真死在了罗马尼亚的大山里-水泵漏水。幸好过路的两个塞尔维亚大汉出手相救,把他们的水给了我们。以后的一天里只能开几十公里加一次水,心里觉得这次怕要坏事。哪知通知公司后,他们两个人连夜千里跨国驰援,给我们送了一辆车来,使我们得以顺利完成行程,令我们非常感激。这是大公司不会做的事。

这次在俄国也是如此。我们7个人,需要一辆大车。他们的车是在莫斯科能租到的最大的车了。我和宋教授到基辅火车站取车,下车就打听,但没人知道这家公司。车站边停着等客人的出租车,一个个子不高,但非常健壮的的哥过来想揽我们的生意,我们连比划带说,给他看订单,他终于好像明白我们要什么,掏出自己的电话就给单子上的号码打过去,告诉对方我们等的地方。我们自然千恩万谢,哥们做出一副“应该的”的豪爽样子。最后指了指自己,说:阿塞拜疆。这其实是我们听懂他说的唯一一句话。看来他是个莫飘的阿塞拜疆人。

不少西方人说看不到俄国人笑,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这样。和西欧人,尤其是意大利人相比,俄国人确实比较内向,这可能和深沉的民族性及专制制度下的千年压迫有关。再加上英语普遍不好,所以一般较少主动和外国人打招呼。但是看到别人需要帮助时,往往都会主动提供。我们在金环的第二天开到普列希耶沃湖边被谷歌导航指到了一条死胡同。胡同有百十来米长,只有一车宽,路两侧都是排水沟。咱的倒车技术拿不出手,倒这么长没把握。掉头又找不到地方。几位乘客下车正七嘴八舌地支招,一位肚子奇大身材像相扑运动员似的壮汉从路边家里走出来,二话不说(其实说了也听不懂)一把把我从车里拽出来,自己坐上驾驶座,一路倒车出了胡同才把车交还给我。这就是俄国人的风格,要帮你的时候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后来在立陶宛的首都维尔纽斯街上碰到一个中国小伙子,当他得知我们从俄国来时非常吃惊,说你们怎么敢去俄国?俄国人对中国人太凶了。警察当街就能把中国人的护照给撕了。我们大概比较幸运,在俄国三星期中没有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需要帮助的时候总能得到。

 

左:莫飘 的哥 “阿塞拜疆“ 。            右:金环倒车哥

到了俄国才能体会到她地域的辽阔。出了莫斯科,公路就淹没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中。林中的树多是白桦树。9月中已是俄国的深秋。桦树林有些还是绿色的,有些则已经一片金黄。偶尔经过几个村镇,个个都有一个或数个带洋葱头顶的教堂。一开始还老远跑过去看,但很快就审美疲劳了。一路上没有高速公路,但路况良好,车速很快。公路笔直,弯都很少转。俄国人开车不像传说中的野蛮,可能比意大利人还更文明一些。但有时也会见机行事。我们就不止一次在遇到车祸或堵路时壮着胆跟着俄国人一起逆行很长一段距离。这时候对面来车就会默契地开在路肩上给逆行车让路。至于星期五下午回到莫斯科拥堵的交通就是另一回事了。

普利奥斯附近笔直地穿过无边无际森林的公路,夕阳下宛如一幅油画。

在俄罗斯覆盖着无际森林的广袤大地上流淌而过的伏尔加河

谢尔盖耶夫Sergiev Posad

谢尔盖耶夫是金环小镇中离莫斯科最近的一个,只有100多公里一个多小时车程。我们下午很早就开到了,入住圣塞尔吉斯圣三一修道院附设的旅馆。

圣谢尔吉斯圣三一修道院Trinity Lavra of St. Sergius 可以说是俄国东正教最重要的修道院。修道院由谢尔吉斯·拉多涅日斯基创立于14世纪中叶。1337年谢尔吉斯和他的哥哥来到这里在林间空地上搭建了一座小木屋开始修行。他们自己开荒种地养活自己。不久他哥哥怕苦离开,谢尔吉斯则坚持了下来。他的苦行精神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僧侣来这里修行,逐渐奠定了修道院在俄国东正教的领袖地位。14世纪末修道院派出僧侣参加反抗蒙古金帐汗国的战争,修道院也为蒙古人所毁。17世纪晚期,执掌大权之前的彼得大帝在宫廷斗争中曾两次来这里避难。

十月革命后修道院被苏维埃政府关闭,神职人员都被赶走并受到迫害。很多文物包括65吨重的沙皇大钟都被运走销毁。直到1944年苏联政府需要教会的支持以战胜德国法西斯,修道院才被交还给东正教会。现在修道院有300个修士。1993年圣谢尔吉斯圣三一修道院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世界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