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俄罗斯2019-1

(2021-06-10 18:10:16) 下一个

感谢老朋友胡博士赐画

俄罗斯2019 09

俄国是中国的邻国,是近代史上对中国影响最大也是对中国伤害最深的几个国家之一。十月革命炮声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49年后两国关系经历了50年代的蜜月期和60年代的反目成仇甚至刀兵相见,再到后来的关系缓和和现在的战略伙伴。俄国的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化艺术在中国百年来的现代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可以说对俄国的爱恨情仇纠结着当代的每一个中国人。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我们终于要来亲眼看一看这个神交已久的国度。2019年9月初,我们几个大学同窗好友及家人从全球4个不同地点出发飞抵莫斯科,开始我们20天的俄罗斯之旅。

在空中飞过12小时之后,从LAX起飞的俄航班机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A.S.普希金国际机场(SVO)。俄航有个奇怪的英文名字Aeroflot。网上一直传说俄国民航飞行员有着战斗机飞行员的勇猛风格,图波列夫系列飞机的名声也不佳。但作为俄国国家航空公司的Aeroflot却使用波音空客飞机并保持着良好的安全记录和乘客评价。实际上俄航的飞机,服务与食物,和空姐靓丽的服饰与其他国家的大航空公司别无二致,飞行体验很好。只在订票登机的一些环节的处理上略显僵硬。这些细节以及公司徽记上的镰刀斧头在俄航的现代形像上留下了一丝苏联时期的痕迹。我们很快就看到这其实就是今日俄国的一个缩影。

俄航Aeroflot。图片取自网络。镰刀斧头加翅膀的徽记给人一些苏联时代的记忆。

我们在俄罗斯20天的行程中包括了莫斯科,金环和圣彼得堡。

 

莫斯科篇

我们和从日本飞来的吴总夫妇几乎同时到达SVO机场。大家一起乘机场快线到白俄罗斯站Belorusskaya再转地铁在斯摩棱斯克站Smolenskaya下车到我们在莫斯科的第一个住处。和先后从美东抵达的宋教授夫妇及陈博士会合。

一出地铁站站口就是一个东正教小教堂。教堂虽小但修缮一新,五个洋葱头圆顶金光闪闪。我们此后在俄国各地都看到无数大大小小的类似教堂,反映了东正教会在俄国的影响和俄国人民深重的宗教情怀。

我们租住的民居是一座普通的六层公寓楼中的两个两居室单元。这个楼房和中国的老式公寓很像,两个卧室一个卫生间但没有厅,只有一个狭长的厨房。外墙很厚,层高很高,估计接近4米。陈博士的一对俄国小夫妻朋友来作客,大家只能坐在卧室里吃饭聊天。两个年轻人都是莫斯科大学的数学物理博士,属于俄国青年科技精英一类的。他们说这房子属于莫斯科的高档住宅,比他们自己住的要宽敞得多。他们回去在网上查了一下,说这房子建于1914年,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我们后来在圣彼得堡和波罗的海三国,以及2020年初在意大利基本上都是住民居,很多是这种一两百年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但保持老房子的特点来吸引游客。看来这是近两年来欧洲的潮流。

Khram Svyatitelya Nikolaya Na Shchepakh教堂。教堂旁边就是我们住的公寓楼。

我们住的地方靠近莫斯科河。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床跑到河边看一眼莫斯科的清晨。

莫斯科的清晨静悄悄。河对面的高楼是斯大林时期建造的标志性建筑莫斯科七姐妹之一的乌克兰饭店。

俄罗斯作为一个国家起源于公元9世纪建立的基辅罗斯大公国。其早期的中心是诺夫哥罗德,基辅和弗拉基米尔。当这些地方已经成为中心城市,建立起宏伟的教堂坚固的城墙时莫斯科还是弗拉基米尔-苏兹代尔大公国境内的一个小村庄,莫斯科克里姆林的围墙还是木头的。但到13世纪蒙古人入侵,弗拉基米尔等大城市被毁,莫斯科开始逐渐强大取而代之成为弗拉基米尔-苏兹代尔大公国的都城后来干脆把国家也改名叫了莫斯科大公国。特别是14世纪初当它承包了替蒙古人向各公国收税的独家权力后(这统治后期的蒙古人也太懒了,和500年后的八旗子弟有一拼)。最终莫斯科联合各公国推翻蒙古金帐汗国的统治并统一了俄罗斯。1547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称沙皇,正式开启了沙皇俄国的历史。从那时起到现在,除了18世纪到20世纪初的两百来年时间外,莫斯科一直是俄帝国,苏联和俄罗斯联邦的首都。

红场

提起莫斯科,让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红场和克里姆林宫。

苏联时期莫斯科最具代表性的事情就是每年都要举行的红场阅兵和群众游行。红色是共产主义的颜色,于是小时候想当然地认为红场和红军一样是十月革命以后共产党命名的。但实际上红场只是俄国城市举行公众仪式的广场的通常名字,多个俄国城市都有,就像多个城市都有克里姆林一样,其出现的时间远早于布尔什维克。莫斯科红场形成于15世纪末,最初的目的是开出一块空地以加强克里姆林宫城墙东面的防御。

红场是一个长方形的广场,广场西面是克里姆林宫的城墙,墙脚下是列宁墓。东面是大型高档购物中心GUM。南北两端则分别是有鲜艳彩色洋葱头塔楼的圣巴索大教堂和俄国国家历史博物馆。我们起大早赶在大批游客到来前来到红场。一出革命广场地铁站就看到有着红色砂岩墙体的历史博物馆。

从北面看俄国历史博物馆。右手是克里姆林宫城墙的阿森纳角楼Uglovaya Arsenal'naya Bashnya

历史博物馆北门前的朱可夫元帅塑像。朱可夫是卫国战争的英雄,指挥过卫国战争中所有重要战役。是苏联,甚至可以说是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统帅。塑像是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建于1995年5月。

历史博物馆的东侧是一座双塔双门的教堂伊沃斯卡亚教堂Iverskaya Chasovnya,教堂塔楼下的门叫复活门Voskresenskiye Vorota。

伊沃斯卡亚教堂

穿过复活门就是红场。

清晨的红场空荡荡。左侧是克里姆林宫城墙和列宁墓。中间为历史博物馆。右侧是GUM购物中心。进红场不用安检也看不到几个警察。只在城墙下停了一辆警车。

红场从北向南看。中间是圣巴索大教堂和克里姆林宫的钟楼。这两个建筑应该说是莫斯科乃至俄国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了。右侧宫墙外是列宁墓。当年每到胜利日阅兵苏联领袖们就站在那上面检阅滚滚驶过红场的坦克。

斯帕斯卡亚钟楼Spasskaya Tower

斯帕斯卡亚是救世主的意思。钟楼由意大利建筑师Pietro Antonio Solari设计,高71米,建于1491年,曾是克里姆林宫的正门,沙皇时代和中国的皇城城门一样也有武官下马文官脱帽的相似规矩。钟楼城门上方的那个圣像名为斯摩棱斯克斯基救世主,创作于16世纪,在苏维埃时期于1937年被用泥灰覆盖,2010年才重见天日。原来在钟楼顶端的沙皇俄国双头鹰徽章从斯大林时期开始也被红五星取代。最早的红星由乌拉尔宝石制作,后因工艺不合格才改用红色玻璃制成,晚上会发光。克里姆林宫除斯帕斯卡亚钟楼还有4座钟楼塔顶被换成了红五角星。我们幼年时代受的教育中所说的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红星就是指的它们了。5颗星中数斯帕斯卡亚钟楼的这颗星最大,两个尖角顶端的距离有3.75米。

红场的最南面是圣·巴索大教堂St. Basil's Cathedral,又称瓦西里升天教堂。

从红场南望圣·巴索大教堂。教堂前的是米宁和波扎尔斯基雕塑。17世纪初两人领导俄国民军赶跑了入侵的波兰-立陶宛联军,于1612年解放莫斯科,结束了所谓的动乱时期Time of Troubles。左边那个石台的历史比圣巴索大教堂还早。沙俄时沙皇的诏书,法令以及对罪犯的宣判在台上宣读。

1552年10月东正教宗教节日代祷节那天,俄军在经过多年战争之后终于攻克了南方强敌鞑靼人的喀山汗国首都喀山,圣巴索大教堂就是沙皇伊凡四世为庆祝这一重大胜利而下令修建的。教堂于1555至1561年间建造。

伊凡四世是俄国第一个沙皇。从他开始,莫斯科和俄国的统治者从莫斯科大公变成了俄国沙皇。他的中文称呼有两个,一个是褒义的伊凡雷帝,另一个是贬义的恐怖伊凡。英文称呼也有好几个,最有名的是Ivan the Terrible,与恐怖伊凡同义。历史上的伊凡四世与这些称呼相符。他性格暴躁多疑,曾经在暴怒中失手杀死世子。但同时他又是强有力的统治者和沙皇制度的缔造者。除了在对喀山汗国等金帐汗国余部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外,伊凡强力削藩,剥夺王公贵族的权力,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政权,为其后数百年的沙皇俄国统治奠定了基础。

从南面看圣巴索大教堂

许多俄国东正教堂都由多个洋葱头拱顶组成。但这些拱顶大小分布都是规则的,就如克里姆林宫的圣母升天大教堂那样一个拱顶在中间,四个在周围对称分布。像圣巴索教堂这样一共由九个大小不一,形状各异,高矮间距,外部图案装饰颜色各不相同的教堂不仅在之前从没有过,在其后也绝少见。圣彼得堡的滴血大教堂可以算一个,再有大概就是迪斯尼的动画电影里了。圣巴索教堂的建筑风格是如此奇特绚丽,几百年来学者们一直在研究争论建筑师的灵感到底源自哪里,是俄国传统建筑还是喀山的蒙古建筑,是拜占庭教堂还是清真寺,是希腊还是意大利?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是所有这些的混合吧。

圣巴索大教堂的这些形状奇异图案复杂色彩艳丽的洋葱头塔楼是莫斯科和俄罗斯的名片,出现于几乎每一本俄国旅游书的封面上,其地位就相当于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和法兰西,自由女神像之于纽约和美利坚。但在苏维埃时期,她却差点被夷为平地。1920年代布尔什维克取得政权后苏维埃俄国政府关闭了这座东正教堂,处死了主教。到1935年,斯大林认为圣巴索大教堂挡住了红场阅兵时坦克的通路因而下令将其夷为平地。由于当时主持修复工程的建筑师彼得·巴拉诺夫斯基Petr Baranovsky的以死抗争斯大林才最终改变了主意,使这座俄国最漂亮的教堂得以保留。可见大独裁者也有手下留情的时候。这不禁让我联想到老北京的城墙城门和众多古建筑的命运。当年天安门对面的中华门(曾用名:大明门/大顺们/大清门)不就是要为广场上举行庆典腾地方,长安街上的左右安门和牌楼就是因为挡了游行阅兵的路被拆的吗?还有西长安街上13世纪金代的双塔,比圣巴索还早了300年。当年忽必烈修元大都时都绕开了,结果说拆就拆了,连移走嫌麻烦。所以这世界上还真有比斯大林更厉害的主。

红场东面是建于19世纪末的高档购物中心GUMGUM在十月革命后曾被变成国营百货商店。

GUM内景。右侧排队的是斯托洛瓦亚57Stolovaya No 57餐厅。这个餐厅被弄成苏联大食堂的形式吸引了众多怀旧的莫斯科人和猎奇的外国游客,几乎任何时候都要排不短的队。里面的食物都是事先做好顾客自取结账,味道还是不错的。

从GUM的拱门望出去是克里姆林宫城墙和墙脚下的列宁墓。

红场的东南莫斯科河边是扎里亚德公园Park Zaryad'ye,我们去时园内正举办类似俄国各民族博览会一类的活动。看来搞这一套的老祖宗还是俄国人。公园里有一座伸到莫斯科河上的U形扎里亚德公园观景桥,虽然是固定的桥但不知为何也叫浮桥Floating Bridge。从桥上看红场方向有更好的视野。

在观景桥上看圣巴索大教堂和克里姆林宫

在观景桥上看圣巴索大教堂及克里姆林宫。背后莫斯科河边建筑的影子如海市蜃楼般映在桥的玻璃护栏上。其中最高的塔楼是斯大林时期建的莫斯科七姐妹之一的高级公寓楼科泰尔尼切斯卡娅堤岸大厦Kotelnicheskaya Embankment Building。1947-1052年开工期间曾是欧洲最高的建筑,当年很多苏联高官和权贵住在这里。

 

离开扎里亚德公园沿莫斯科河走到西侧的Patriarchal Bridge桥上看克里姆林宫。

夜幕降临时我们再次回到红场。

在观景桥上看红场方向夜景,克里姆林宫红星已经亮起来了。

莫斯科河边的科泰尔尼切斯卡娅堤岸大厦

红场的夜晚:圣巴索大教堂。

红场的夜晚:克里姆林宫斯帕斯卡亚钟楼

10月中我们结束波罗的海-白俄罗斯之行再次来到莫斯科时正赶上红场上举办金秋节。广场上摆满了各种农业机械和农产品,孩子们在干草堆上跳来跳去。这是俄国人庆祝丰收的节日。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在俄语中的意思是城市中心的城堡,也就是内城。俄国的很多城市都有克里姆林,但最有名的当然还是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坐落在莫斯科河边的小山上,早期只有木围墙。14世纪开始,木围墙被石砌的城墙代替。克里姆林宫一直是俄国沙皇的居所,十月革命后成为苏联和俄国领导人办公的地方。克里姆林宫的城墙内共建有8座教堂。这些教堂集中在克里姆林宫南部围成一个小广场,被称作教堂广场Cathedral Square或Sobornaya Square。如算上墙外红场边的圣巴索和喀山大教堂,克里姆林-红场周边一共有10座东正教堂。再加上城墙上的多个塔楼,远远望去一片金碧辉煌色彩鲜艳的圆顶和尖顶。

克里姆林宫每年的游客有超过270万,为了防止吃闭门羹需要提前网上订票。每年4月到10月的每个星期六正午在教堂广场会举行阅兵表演,参加的是俄国总统警卫团的步兵和马队。我们订了这个时间参观教堂广场的票。但同一时间的兵器馆和珍宝馆的票已经售罄,只好忍痛割爱。事后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阅兵表演是绝对不应该错过的。

阅兵马上开始,军乐队正在演奏。观众在教堂广场等待。左侧的东正教堂是建于15世纪晚期的有9个金色洋葱头圆顶的天使传讯大教堂Cathedral of the Annunciation。天使传讯是天主教故事,说的是上帝派天使下凡来通知圣母玛丽亚她即将怀孕并生下耶稣。天使传讯大教堂早期是沙皇的私人礼拜堂,其神父一直接受沙皇家庭成员的忏悔。教堂后面黄墙绿顶的建筑是大克里姆林宫Grand Kremlin Palace。大克里姆林宫建于1837-1849年,原址是14世纪莫斯科大公的宅子。沙俄时是沙皇的莫斯科住宅,与天使传讯大教堂相通,方便沙皇家人去教堂。苏联时期是最高苏维埃开会办公的地方。现在是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官邸和举行国事活动的场所。也许普京现在就在哪个窗户后面看着他的卫兵马队出操呢。

教堂广场上等着看热闹的游客

护旗兵以俄式正步护卫国旗和警卫团团旗进场。指挥官和仪仗队向国旗致敬

军乐队演奏。骑兵行俄式注目礼

指挥官检阅

俄式队列的步枪是托在左手上的

各种队列变换

操枪抛枪表演。单手持枪握力臂力惊人

骑兵队列

教堂广场边建于14世纪初的安息大教堂Dormition Cathedral, 又名圣母升天大教堂 Assumption Carthedral。其现在的建筑完成于1475-79年间。这种4个球形圆顶簇拥着中央一个圆顶的东正教堂在俄国各地都可以看到,圆顶以金色为多,也有蓝色上面画着星星的。大都是仿这个教堂而建的。不过据说这种造型最早还是源自弗拉基米尔的安息大教堂。

右手边的建筑俄罗斯总统官邸大克里姆林宫和左边的游客之间只隔着一名警察。

俄国孩子们在沙皇大炮前合影。沙皇大炮铸造于1586年,长5.34米,口径890mm,重39吨,是全世界有史以来口径最大的火炮。相比之下二战时德国以铁路运输的巨炮口径800mm,重1350吨。沙皇大炮从来没有发射过,只是个摆设,展示给外国人看,也算是起威慑作用吧,和今天的原子弹属于一类。实际上这座大炮唯一一次 “fire” (英文中开火和着火都是同一词fire)是1812年来访的法国人干的。当年占领莫斯科的法军放火烧了大炮的木制炮架,可见这么大的炮也没威慑住拿破仑。现在的金属炮架是后来配的。

克里姆林宫的火器馆外还展示了大量的火炮和炮管。其中还有刻有拿破仑徽记的法国炮,估计是1812年缴获的战利品。

沙皇在克里姆林宫广场有两件宝物,除了这门从来没有放过的炮之外,另一宝就是从没敲响过的钟。

沙皇大钟重达200吨,高和直径都超过6米,是世界上最大的钟。但它1735年刚建成就在一次大火中破损,因此从未被敲响过。比它小很多但有名的多,同样铸造于18世纪的美国费城自由钟也没敲几下就破了。可见大型金属铸造是个技术活。

从远处看教堂广场的教堂。近处的两个金色洋葱头是建于1508年高81米的伊凡大帝钟楼Ivan the Great Bell Tower。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