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古巴纪实10: 告别美丽的哈瓦那 (01/03/2020)

(2020-01-16 19:20:49) 下一个

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新屋,门前开红花…………假如那美国强盗它再敢来,一定要消灭他!《美丽的哈瓦那》是一首著名的反美题材的音乐作品,由中国词曲作家创作于上世纪的1961年,是为配合和支援古巴人民的反美斗争,可是谁能想到五十年后古巴老百姓对美国佬翘首以盼,盼望美国投资和美国游客。

今天下午的航班返回美国,早上房东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咖啡依然是味美浓香。昨天晚上去哈瓦那国家医院时不小心崴了脚脖子,冰敷,膏药加上休息一夜,感觉好了许多,和伙伴们一起再去哈瓦那革命广场看看,这个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之一,广场面积72000平方米,广场中央矗立着何塞·马蒂纪念碑和何塞·马蒂(1853-1895)的巨型雕像,他是古巴的民族英雄、诗人、文学家和思想家、独立运动的领袖和古巴革命党的创史人。巨型雕像的对面是两个巨大的建筑物,左边建筑物上是格瓦拉的巨型浮雕像,这位老卡的兄弟和志同道合的战友出生于阿根廷的富裕家庭,本人是一位扔掉手术刀的革命家,为了南美国家和非洲人民的解放事业出生入死,但他是革命家还是以现代的标准衡量为恐怖分子,还有待历史的评价。

何塞·马蒂的雕塑呈微微低头状,不知他是不忍直视自己为之奋斗和牺牲的古巴人民,还是仍在继续思考?我也不由的低下头来沉思,六十年三代人的人生代价,古巴人民到底革了谁的命?革了资本家的命,革了美国佬的命,最终还是坚决彻底的革了自己的的命。

提前三小时到达哈瓦那国际机场,过安检时同行的伙伴受到特殊照顾,所有携带物品全部逐一被检查,连穿过的袜子也被捏了几遍,耗时近1小时,进入候机大厅后准备买些古巴糖果让同事们品尝,可是寻遍免税店也一无所获,和市区内的超市一样,同样的产品摆满整个货架,以朗姆酒和雪茄烟为主,最后商店售货员告诉我,不用找了,我们没有古巴产的糖果,这对于古巴这个甘蔗种植和产糖国家来说,显得多么的无奈和嘲讽。更加离谱的事情还等着我们,每家还剩下20古巴外汇卷,相当于20欧元,准备过安检后买些小食品或者饮料,只见各个柜台前都排满了人,原来所有柜台都拒收外汇卷,只收美元,欧元,加元,甚至古巴土比索也行,就是不收CUC,可是外国游客在古巴只能兑换CUC,我们手里只有CUC啊。于是生财之道又出现了,一个长着狡猾面孔卖食物的大叔说,我手中的15CUC可以当10美元用。候机大厅外面没有告示,游客手里的外汇卷过了边检和安检就成为废纸,而且你就是有充足的时间也出不去,还得再买入境卡,这和抢劫有什么两样!据说这一政策开始于一个月以前,这也难怪老美将其列入流氓政权之例。

美国Delta航空5202航班从哈瓦那起飞后,飞行30分钟,就在飞机舷窗外看到了美国的佛罗里达半岛,一汪海水隔断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居住着上百万古巴人,大部分是从海上进入美国。老卡去世时,哈瓦那悲痛欲绝,迈阿密却在开香槟庆祝,都是血液中流淌着咖啡和朗姆酒的古巴人。在古巴期间,你身处其境,不由得时常将眼中所见与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对比,感慨万千!感恩上苍厚待中华民族,感谢邓公打开国门,邓公曾经感叹,和美国佬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发展起来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希望邓公的儿子孙子们还能记得老人发自内心的感悟。


记于2020年1月3日哈瓦那飞往亚特兰大Delta 5052 航班


照片1: 哈瓦那革命广场何塞·马蒂纪念碑和何塞·马蒂(1853-1895)的巨型雕像


照片2: 纪念碑对面的古巴内政部大楼和切·格瓦拉浮雕像和其名言“直到最后的胜利”


照片3: 纪念碑对面的古巴电信部大楼电信部的楼上有古巴著名司令员卡米罗·西恩 富格斯(Camilo Cienfuego)的画像,上面写着他向卡斯特罗说的一 句话“Vas Bien, Fidel。”( 菲德尔,你做得不错! )


照片4: 纪念碑后曾经是老卡和现今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的办公地革命宫。军人戒备森严


照片5: 在革命广场沉思:倒底是谁被革了命


照片6: 哈瓦那机场美国Delta航空


照片7: 哈瓦那机场免税店,货架上是同样的货品


照片8: 机场侯机厅停止使用古巴外汇卷的通告


照片9: 登上返回美国的飞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