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疫情下的生死抉择

(2020-04-01 20:06:24) 下一个

今天,看到一则感人至深的新闻:

比利时一名90岁的年迈患者,名叫苏珊·霍伊尔茨(Suzanne Hoylaerts),不久前被确诊患有新冠肺炎。到达医院接受治疗的她,拒绝使用了呼吸机,她告诉医生:我活了这么久,已经活得很好了,把呼吸机留给年轻人吧,让他们活下去。

苏珊住院后病情迅速恶化,两天后就在医院去世了。

她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更年轻的人,我坚信她的馈赠是值得的,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们延续着欣欣向荣。

虽然她离开了深爱她的家人和她热爱的世界,但她的善良,无私和慷慨,温暖着我们日渐凉薄的心。

前几天,看到另一则关于加拿大撤侨的新闻报道:

加拿大妈妈米尔斯(Normajean Mills)和丈夫还有14岁的儿子,疫情爆发期间被困在加勒比海中一个名为罗阿坦(Roatán)的小岛上。

原本,他们可以从这个距离洪都拉斯海岸约65公里的小岛前往洪都拉斯机场,乘坐加拿大政府安排的西捷航空返回加拿大,但这一家三口却在最后一刻,放弃登上回家的航班,而将这份在各国封境的情况下几乎无价的机票,让给了其他更需要它的加拿大人。

“我们相对安全,相对健康。我们在这里还能舒适地待下去,并没有到非走不可的地步。但有些人不是,他们面临更紧急的情况,必须离开,却拿不到机票。我们只是觉得,我们可以帮到他们。”这位善良的加拿大妈妈说。

他们不是唯一一群这样做的加拿大人。

罗阿坦岛上,还有一位来自埃德蒙顿的加拿女子,一位来自里贾纳的加拿大女子,一对来阿省的加拿大夫妇,全部决定让出他们的撤侨机位,给其他更需要的人。

“有一些人家里有小孩,他们面临的风险更大,所以我们愿意让出自己的机票。”埃德蒙顿女子凯茜(Cathy Bernier)说。

“这就是作为一名加拿大人的意义。我们分享,我们看着彼此的背影,我们充分利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帮助他人。”

另一位来自阿省的加拿大男子,把自己的回国机位让给了一位来自BC省的男子,因为这名BC男子用尽了他所携带的挽救生命的药物,而这种药物在洪都拉斯无法购买。

每个人都会留恋生命,而危难时刻,他们展现出的是“人之初, 性本善”的珍贵品质。

他们像是广袤无垠的浩瀚宇宙里,虽不夺目,却灼灼闪耀的那些星星,假如这个世界没有他们,无法想象是不是会变得更加黑暗无光?

我不禁想起了2019年5月人类攀登珠峰史上最严重的事故。记得当时问朋友们:如果身边仅剩一罐只够一人用两小时的氧气,看到一位素不相识,呼吸衰竭,濒临死亡的人,你会将氧气分给他/她吗?"沉默无声"是给我的回答。但我想,Ta们都在思考......

人生中充满了太多的“假如”,不到最后一刻,我们无从知晓答案。

 

《假如》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做那翱翔九天的雄鹰

用犀利的双眼 在纷乱的世界里 辩别真伪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做那夜晚警敏的猫头鹰

用敏锐的双耳 在嘈杂的黑暗中 聆听正义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做那饱满的和平鸽

飞过一座座冰冷的城 用爱慕的心 撒满友谊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做那百发百中的丘比特 睁开双眼 金弓铅剑 射中 万恶的蝙蝠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做那祥瑞的神鸟 飞向连绵的天山 采一朵最美的雪莲 作为药引

假如给我一双翅膀

我会送给你

带着家人的爱和温暖 引你飞向圣洁热闹的天堂

或者当你

累了

烦了

厌倦了

我愿做你的一双翅膀 伴你飞到记忆中的任何地方

忠诚相守 永不分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