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

突然发现记忆力不可靠了,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希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怀念母亲

(2021-11-10 13:01:56) 下一个

12年前的今日,2009年11月10日,母亲永远地离开了,终年86岁。

 

从那开始,我们就成了没有母亲的人;

从那开始,我们必须独立面对这个世界;

从那开始,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心如刀割”;

从那开始,每次提起母亲都无法止住泪水。

 

每天想念母亲,但从来没有专门写过纪念母亲的文字。父亲留给我们的是一件件的事情。母亲给予我们的是一条长长的丝线,那是连绵不绝的母爱和付出。这反而让我无从下笔。

 

母亲生于1923年,是外祖父的第一个孩子。他们家里开着中药店,雇了不少人,除了经理、店员,还有坐堂医生。应该是一个殷实富裕的家庭。

 

母亲10岁之前一直享受着家里唯一孩子的待遇,无忧无虑,欢快无比。10岁时,母亲有了唯一的亲弟弟。那天母亲哭了,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母亲认为自己的好日子结束了。

 

母亲很早就离家求学。日本人占领咸宁(湖北)时,母亲随学校转移到宜川(国民党占区)的湖北联合中学。八年抗战:母亲在联中三年,师范学校(位于湖北最西部的恩师)三年,毕业后在实验小学教语文两年。

 

流亡期间不通汇。虽然念书吃饭都免费,但母亲手中无钱。如果有生意人顺路,我们的安莲外婆会求人给母亲捎些零花钱。母亲的祖母曾经给母亲一个很大的金镯子,一来是个念想,二来以应付不时之需。那时日本飞机常常来轰炸,每次大家都会躲进防空洞里。有一次还是这样的轰炸,还是这样的跑防空洞,母亲忘记把枕头下的镯子带走,回来时镯子就不见了。

 

母亲是个非常大度的人,她没有受过穷,不太在意钱财,只是祖母给她的东西丢了让她难以释怀。

 

师范学校没毕业时,母亲和闺蜜姚菊英阿姨两人已经被重庆大学录取,无奈路途遥远,日本人还挡在路上,家里的钱无法送到,没有路费,母亲的大学梦就这样破碎了。

 

不知道是在中学还是在师范学校,老师突然宣布:今天我介绍了全班同学成为三青团员。国民党好像也是这样稀里糊涂入的。这就给母亲1957年之后的命运埋下一个地雷。

 

1950年左右,母亲随父亲到抚顺“支援东北建设”。父亲设计煤矿,母亲在实验小学教书。1957年母亲就在“引蛇出洞”的伎俩之下被打成右派。虽然很快就摘了右派的帽子,“摘帽右派”这顶帽子似乎更难听。母亲后来说,如果不是手上抱着出生不久的婴儿,她们一定会把母亲赶到乡下去。

 

1966年的WG,我们家的日子就不说了。。。

 

不管生活多么艰难,母亲还是熬过来了。熬到安然退休。看到子女成长,结婚,生子。知道孩子们都敬她、爱她、孝顺她。

 

母亲:感恩有您这样的母亲,感恩您给我们的一切。12年了,无时不在想念您。您在天堂可好?

 

注:1980s, 母亲三十多年第一次回湖北,见到实验小学的老同事。她们听说母亲居然是个“右派”,都觉得不可思议,“你一个小学教员,怎么可能被打成右派!”

 

这是父母的结婚照片。他们脸上的黑点是影集上的。母亲皮肤一直非常好,到最后她的脸也是干干净净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再次留言。点点周末愉快,圣诞快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枣泥!提前祝圣诞节阖家幸福安康!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也祝点点节日(s)快乐!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枣泥!提前祝圣诞节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对不起,我们感恩节出门了一个星期,才回来。 谢谢麦子。麦子一家节日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问候枣泥姐,感恩节快乐!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美丽繁忙的梅华。周末愉快!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感动满满,深情无限!!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心城。心城周末愉快!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满满的亲情的回忆!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是啊,我们要好好的生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谢谢小溪姐姐,我们共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抱抱枣泥妹妹,同纪念我们在天堂的母亲,我们父母那一代经过几次战争,敌机轰炸,枪林弹雨,49年后的历次运动。。种种迫害。。只是文革结束后,才过上了平安的晚年。。他们在天堂正看着我们,我们好好地生活,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枣泥妹妹父母真是英俊,秀丽,妹妹一定遗转了父母的好颜值。顺祝你阖家秋安。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是啊。我们的父辈,80年代后才开始过几天舒服日子。向田一定有很多故事分享。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幸福的麦子父母都在。好好享受有母亲的日子。我现在觉得国内的根已经没有了。麦子来子周末快乐!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我们的父母这一代人经历了最多的运动,受了最多的苦难。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抱抱枣泥姐,感人的回忆,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很温馨。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要跟着点点运动起来,增加体温!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如果可以还是慢慢写出来吧。不然很快就要忘记了。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risin2021' 的评论 : 是啊。可是看看现在,好像WG又回来了,非常高兴我现在远离那个地方。谢谢来访。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很感人的回忆!问好枣泥!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母亲给予我们的是一条长长的丝线,那是连绵不绝的母爱和付出。确实是这样。
我一直不敢写父亲的过去,一样的理由。痛恨那些整人的人。枣泥好文笔。
irisin2021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知识分子家家都这样,哎。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的。照片宝贵。因为很多照片都被抄家毁了。感谢菲儿的温暖。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墨' 的评论 : 12年了,还不能释怀。谢谢寒墨。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抱抱枣妮,满满的亲情,妈妈是瓜子脸,好宝贵的照片。他们这一代人太不易了。

也抱抱花花!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我去看了你的那篇文章。疫情你原因你都无法见母亲最后一面。那种痛。。。抱抱你。你母亲不会怨你的。
寒墨 回复 悄悄话 满满的亲情。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可怜的枣泥,抱抱。我妈今年四月走了,理解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