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节 不爱读书爱功夫

(2020-04-14 14:05:59) 下一个

不爱读书爱功夫

老爹一直希望我像他那样,满腹诗书,学富五车。从我记事开始,他就逼着我背古诗。怎奈何“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一看到那些四书五经,我就头大如斗,一听到教书先生拉着长调吟诵,我就觉得好象有一群苍蝇围着我“嗡嗡”地叫,恨不得抓住苍蝇、挤破它的肚皮、把它的肠子扯出来、再用它的肠子勒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最后再手起刀落,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两年之内,一茬又一茬的教书先生被我赶走。

在第一个先生午睡的时候,我找了根引线,偷偷溜进他的房间,一端系在他的胡子上,一端拉到屋外,然后用火柴点燃......

我站在第二个先生面前,一本正经地向他认真请教,一个死党拿着毛笔,偷偷地潜到他的身后,在他背上画了一个大大的乌龟......

不知道一个死党从哪里找来一坨牛粪,我们用棉絮塞住鼻子,把牛粪放在拐角的地方,从上面插进去几支爆竹,看到第三个先生走过来了,点燃引线,撒腿就跑......

第四个......算了,不说了,多少伤心事啊!每次都被老爹一顿狂揍,要不是有老妈护着,哼哼!

我生性好动,经常带着一群小伙伴,舞刀弄枪,冲锋陷阵,常常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弄得鸡飞狗跳,人人不得安宁。小伙伴们称我为“冲天大将军”,不知道怎么给老爹知道了,一顿好打,老妈都拦不住。我也搞不明白,不就是一个称号嘛?又不是真的将军,怎么老爹那么生气?

后来听老妈说,好像一个姓黄的也叫“冲天大将军”,我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姓黄的可以,姓曾的不行呢?宗叔叔也是将军啊,怎么他不挨打?哎,算了,不叫就不叫吧,本将军......不,本帅才不在乎呢?

老爹是个文官,天天之乎者也的,家里的仆人们也没一个会两下子的,每次要他们比武,一触即倒,不知道是我真的厉害,还是他们让着我,真没劲!

听说宗叔叔的武功很厉害,他每次来我家,我都缠着他教几手,但他总是公事繁忙,还常驻外地,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他家的那位宗颖哥哥和我情投意合,宗叔叔是南方人,听他说话有时不好懂,但宗颖哥哥一口京片子,每次见面总要摔我几个跟头。哎,好长时间没有和他比划了,还真有点儿想他。

京城里很多人喜欢踢蹴鞠,不知道谁给起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很上档次,说到底,不就是足球吗?“蹴鞠”两个字多难写!肯定是那皇帝老儿起的,那姓高的除了蹴鞠踢的好,有啥本事?不过也难说,有人说他曾是苏伯伯的书童,强将手下无弱兵,在苏伯伯身边能混几天,是头猪都会作诗的。

苏伯伯一代文豪,名天下,那是老爹最佩服之人,连我大伯也自愧弗如。听说苏伯伯参加当年考试,本应该高中状元,欧阳爷爷误以为是我大伯的卷子,遂点名苏伯伯为榜眼。欧阳老爷子也是老眼昏花,两个人的名字我都勉强分得开,他怎么就分不清呢!结果状元之名落于他人之手。可惜苏伯伯前几年去世的时候,我刚出生不久,虽然老妈说他还抱过我呢,我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哎,扯远了。老爹从来不让我踢蹴鞠,对那姓高的也是深恶痛绝,从不来往。每次和伯伯叔叔们聊天时,一提起那个名字,都要“呸呸”地吐几下口水,生怕脏了自己的舌头。

不踢就不踢吧,反正我自己也不喜欢踢。每次老爹埋怨说“孺子难教也”的时候,老妈都会说:“儿子怎么不听你的话了?你不让他踢蹴鞠,他就没踢过嘛!”

老爹“哼哼”两声,竟然也无从反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一点不错!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时间:北宋末年
地点:都城汴京
人物:至今提到了黄巢、宗泽、苏轼、欧阳修和高俅,男主角尚在少年。
静候下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