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7-24 19:05:34)
蓬莱阁上任凝眸,万里江山眼下收。 玉手纤纤挥梦笔,小崔不敢写黄楼。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24 18:41:19)
庚子瘟神降,哀鸿遍地球。百年商店闭,万户世人愁。失业如霜雪,居家类苦囚。回头看美股,更上一层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24 18:32:31)
瘟毒正疯虐,美股上青天。 不看新冠无数,疑是太平年。 昨日冲天飞起,今日套牢多少,高处不胜寒。 难耐心狂热,追逐绿红间。 怨标普,羡纳指,夜难眠。 万家散户,千亿美梦几时圆? 持笔细描波浪,抬眼苦思趋势,跌涨可周全? 但愿弯弯线,东北走娟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21 13:37:52)

遥遥长夜望苍穹,月色朦胧锁玉宫。四十年来家与国,三千里外雨和风。冯唐易老忧时逝,李广难封叹运穷。异国飘飘何所似,潇潇天地一渔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4 19:06:22)

居家数月几多愁,半日偷闲野外游。溪水不知疫情苦,歌声一路向东流。郊足暂忘尘世心,清泠飞瀑润衣襟。风花雪月人前有,何必文坛角里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5-02 12:51:22)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文学城这旮旯能例外么? 哈哈,题诗一首: 乌烟瘴气几堪羞,你蠢我贤争破头。 抛却无聊身外事,潇潇风雨一扁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4-19 22:54:59)
今天一大早,陈浩和陈瀚就来了,告诉我宿聪晚点儿过来。上次在街上遇到宿聪,他正好带人去办事,没想到看到我和高槛发生冲突,趁机替我解了一下围。 宿聪是我们群里的老二,只比我晚出生一天,机灵无比,眼睛一转就是一个点子,被我们称为“军师”。 宿聪的父亲和高俅是同僚,但资格比高俅老多了,高俅依仗皇帝老儿的宠爱,被提拔为太尉,统领京城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4-15 10:47:18)
我坚持了半个多月,肿起来的大腿、小腿、和肩膀消减了一些,走路虽然还有些疼,但不像头几天那样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了。时间的长短没什么提高,还只是一袋烟的功夫,但是我觉得等身上的肿胀消下去,会有所变化的。 午饭以后,读了半个时辰的书,我揉揉还有些酸酸的左肩,拿起棍子,准备开始训练。 “老大!” 我抬头一看,正是陈家老二陈瀚,一头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4-15 00:57:48)
这就是功夫? 我虽然不喜欢读书,但是不等于我读不了书,有了动力一切都好说。每天上午去先生那里上课,下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头苦读。 “老大,又关禁闭了?”一个死党偷偷跑过来,敲了敲窗户,探着头问道。 “滚!”我眼睛一瞪。 “哦?”他一脸莫名其妙,想问又不敢问,转头讪讪而去。 几天下来,一本书就背的七七八八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14 14:05:59)
不爱读书爱功夫 老爹一直希望我像他那样,满腹诗书,学富五车。从我记事开始,他就逼着我背古诗。怎奈何“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一看到那些四书五经,我就头大如斗,一听到教书先生拉着长调吟诵,我就觉得好象有一群苍蝇围着我“嗡嗡”地叫,恨不得抓住苍蝇、挤破它的肚皮、把它的肠子扯出来、再用它的肠子勒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