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zhuangxin

裴庄欣 ,中国美术家协会、 [1] 西藏自治区美术家、摄影家协会会员。西藏美术馆筹建委员会特聘外籍专家。 1956年四川成都出生 ,1971年下乡到西藏昌都,1978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重返西藏工作,1989年获 “美中文化教育交流基金会”
正文

西藏的*西斯庭教堂壁画*

(2020-06-19 23:42:42) 下一个

 

神 .僧人 .画家

历代达赖喇嘛私人修行密宗神殿中几张鲜为人知的图片启示

拉萨龙王潭壁画读后笔记——虚构的理解和臆想

当我还在北京的时侯,朋友送了一些龙王潭壁画照片给我,近四十年之后的今天我才知道在那小殿堂里还遗存有壁画,暂且不讲它显赫尊贵的身份和特殊的宗教地位,仅这些风格独特的画面就让我这个几十年来也算看了无数好东西,并且自认为是半个专家的人震惊!最近闲暇时,也找到点有关龙王潭壁画的网站,看了之后竟然发现那些墙上的壁画拥有着被国外专家称之为;"这个主体的一切均是想像力与精神再创造的结果",具有:"西藏的西斯庭教堂壁画"那样崇高的美誉。

 

 

[一年前该文在雅昌,艺术国际网发表时,曾均选入头条博文…而今,终于找到了更多珍贵的独家图片。现从中选出以下比较满意的4张全境图,供大家欣赏。时过境迁,我已没当时的热情继续写了。但仍不难从画面恢宏场景中感受到其强大的精神气场;它使我得到了更多新的启示和温暖,也更加珍惜这份奇特的缘分。2011.02.06.]

 

可能因文中提到还活着的尊者 ,导致这篇十年前在几个网站曾经都有高阅读量的文章, 除了一个不起眼的公众号仍保存着, 目前已全部消失。发上算给它安个家吧。

 

 

从有关资料获悉,龙王潭壁画的确是所谓超越尘世时空的修行者们,行为和灵魂的全方位形象解释。代表了西藏本土传统密宗教派许多基本理念,对生命事物变化的示范过程和象征。壁画(仅有局部)的真实或幻象,居然如此短暂地就进入到我的内心。在翻译部分英文资料的过程中,有了更多的感受和经历,它所涉及到的历史.宗教和哲学方面的词汇复杂的程度,己经不是我所能胜任的领域的范畴。特别是当意识到,画面中存在着某些用语言和文字也不能描述和传达的信息时,也逐渐接受了以后可以通过自已的绘画创作耒表达这种心灵的感受, 可以更加清晰地将它们再次呈现给世人。

 

密宗殿壁画在过去一直保持不对普通信徒开放,以免其深奥复杂的定义让他们产生误解。所以我也仅能依赖有限图片印象及二十多年使用极少的中文来妄加评述。

 

 

十四世达赖的一段话让人倍感到它的亲近和真实——

"在我离开前的日子,我常站在布巴达拉宫顶上用望远境看着下面龙王殿和环绕着它的那明境般反射着兰天白云的湖面。"

 

动荡年代殿里的东西搬走不少,但幸运的是壁画却奇迹般完好无损被这个叫劳动人民公园保存下耒。关于这里壁画学习修练必需要求最好的导师,其过程也是进入俞迦最高的形式和极为特殊智慧的启蒙程序。

 

 

六世达赖仓央加措

1682——1706

珍贵湖中的珍宝

天生甜甜的歌曲

来之天堂

清沏湖畔的水清洗着我们的眼睛

渐渐泌入人们心灵

拉坡拉坡

歌声围绕着龙王殿

安静安静

你进入了美丽的海洋

 

 

我不是一名佛教徒。对喜爱的西藏佛教艺术也没有专业地学习和系统研究,从未写过相关文章。在欣赏藏传佛教作品时,一切仅凭着曾在那里长期工作过,以一个画家个人有关佛教艺术的视觉经历耒判断。这次也许己经长期未能去西藏的原故, 几天来竟然对着图片不停地激动,感慨中写下了这些文字。希望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提醒一下;许多年来在这漫长的道路上已走得很远。

 

 

从藏文经书和文献变成我也能认识的英文,拉萨龙王潭壁画唤起了我这个看图片很少注意文字的人也开始试着翻译相关的介绍。当看到它们竟然极为生硬地变成'我’的中文的时候,也第一次得到了以前从未曾有过的欢喜。更充分地享受着这些图片所给予的快乐。

 

近期沉浸于此,日夜做着荒诞的;甚至带有上下集标题的梦:遥远古老的土坯墙上由线条与色彩交织的神灵们,与我交谈着天气的冷暖。当然,也讨论了我以及我们眼前面临着的许多暂时的困境。冥冥恍惚之间,已经将他们与我过去和今后的作品中的形象混连在一起。

 

 

近半个世纪来,当异地漂泊的寂寞和身心疲惫的时候,是这些心爱的图画和对此执着的描绘;给予灵魂的安慰及重新振作起来的勇气。

高原的人们或大师早就创造如此美妙奇异的形象,至今仍让世人受惠。他们从末间断过寻求和呼唤天地万物的平衡,传召着永恒的生,死,爱之间的幸福与秘密。

 

当下,东西方艺术均面临着将要枯竭的困境,视觉,心理以及道德资源的匮乏和缺失,让我们来重新审视喜玛拉雅文化中的财富,同时还有许多尚待发现和了解的宗教艺术。它们独特的表现手法,自我地觉悟和精神的感悟力,加之唯心的想象力空间和强大的虚构体糸,让我们从中找到解脱和对物质世界的过度依赖。超越现今社会所弥漫的无边骚动及困惑,也期望它能缓解多年来,自身业已略显倦意的实用主义作风,并为此刻激荡在心中的神秘和浪漫情结之间找到更好地平衡点。

 

 

80年代,第一次到甘丹寺,看到那庞大废墟中偶然冒出的幽灵般的身著土红色迦衣的僧人们所产生的强烈震撼. 初见萨迦寺二楼那组巨型的庄严的的曼达拉图像所带来的惊叹.在大召寺内昏喑的灯光下修复唐代壁画时的日日夜夜升腾来神圣责任感,以及在江孜——曾经交二十元人民币,即可自由拍照白居塔中十万精美佛像,使人久久难以忘怀。

 

今天龙王潭壁画戏剧般地的出现;新一轮诱惑来临时,那些不可思议地意念构成了的二维空间里,所赋予的种种形式和潜在的魄力。这一切又到底是什么呢?我当然不会了解也不再需要了解其背后蕴含的真正意义……也更没有任何理由去妨碍我聆听这或许永远不会明了的圣咏和先贤们的低吟浅唱。

 

 

 

1971年我在西藏昌都做汽车修理工的时候,随车队第一次到拉萨,就去过龙王潭。仅仅记得当时交了五毛钱划了大约半小时的木船.,大学毕业回到拉萨,在位于布达拉宫正面脚下的西藏革命展览馆上班。从那绕到布达拉宫后面的龙王潭,只有200公尺距离。经常在那里散步、玩耍、写生等,也见到坐落在湖中岛上不起眼的小宫殿,倒是对湖畔那些巨大而古老的左旋柳树林印象更深更感兴趣,至今仍念念不忘。曾试想画一幅自己穿着手工编织的深红迦裟,躺在树干上发呆或练习飞翔起落的梦景。

 

 

飞翔的梦想

 

深夜. 在3月的寒风中.在北美黝黑而透明的星空下,清晰如同记忆里藏北草原广阔的天穹。隐隐可见忙碌而闪烁着红绿灯的航空飞行器飞过匆匆滑向天际。我回忆着那些寄存在晶片储存器中神灵和庄重的佛龛,虚拟世界里隐藏的天界次序森严。忽然间这个沉寂世界仅剩下了我,加上过去了的半个世纪仍还来不及整理的欣欢!梦寐中祈祷所求得地许许多多幸运和狂喜!我把手上剩下的香烟头抛甩向顶空,并开始相信带着速度的那道微弱火光线并没有撕裂和谐宇宙中任何东西。

 

 

龙王潭雪景 油画 1983年

 

 

我离开西藏己几十年,还记得2007年最后一次到龙王潭时,周围己经成为用水泥装修出耒有电动架子喷水设备,晚上还有霓虹彩灯的游乐场。

 

——2010年 春 新泽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裴庄欣zxp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所以我非常小心,只说自己经历 不谈宗教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好多的画其实都是有关藏传佛教的修行法门。
裴庄欣zxp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anjuez' 的评论 : 不开放 画也是用玻璃隔着,
aranjuez 回复 悄悄话 神秘的壁画,还有点儿童不宜。请问鲁康殿的这些壁画现在对游客开放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