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 zhuangxin

裴庄欣 ,中国美术家协会、 [1] 西藏自治区美术家、摄影家协会会员。西藏美术馆筹建委员会特聘外籍专家。 1956年四川成都出生 ,1971年下乡到西藏昌都,1978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重返西藏工作,1989年获 “美中文化教育交流基金会”
正文

西藏昌都七十年代的往事

(2020-05-30 22:57:46) 下一个


                                           西藏昌都七十年代的往事

补发:

       五四。 车库信号仍较差,麻木中断断续续听完视频“后浪”. 可归类为propaganda方式来影响众生。写几行应个前浪的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个人还算幸运,但从去西藏工作到大学毕业整整十余年中,最大烦恼是来自我妈,她总当面和来信提到我应该积极向组织靠拢。特别在我调地委画画后,每月信中甚至许诺如能入伙共青团将赞助一点钱供我提前买相机。

1976年,我20岁。 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一位金老师赴边疆招生,到昌都时还来我住处看画和聊了一阵,据说对我专业水准非常满意,在离开之前他又专门来告诉还查到了我家因有人身份属于朝鲜国民,可准备收拾行李了。记得金老师也是鲜族。?惊喜之中赶快把储存多年的二斤装军用红烧肉罐头打开请金老师享用,但过了一阵此事就再无消息。

后有人告知因家庭背景审核查发现我上上辈有一在1949年被镇压,文革期间上辈两人自杀的记录,包括个人政治表现等均不符合工农兵学员标准而被拒。

忘了当时把这事转告妈没有,我出现了应有的悲哀否,也忘了是否为此己近超龄阶段,在梦里或实际上还偷偷写过一份入团申请书,托人到隔壁组织部小楼里,递给那位地委团支部书记,与我在牧区同吃同住近一年的小梁同志。

老妈今年94,常常隔三岔五与她视频通话,每次都反复问有钱没有,孙儿在学校还好吗。不知是彻底糊塗了还是太清醒,也终于不再提要我入团入党了。

上图为1974年,也就是46年前,我与昌都地委宣传部同事兼职摄影的唐中庭一起,带队参观地区农机厂所拍,我身上的相机是临时借来挂着显摆…现称为装X。

       青春快乐哈!






以下为新浪微博原文中网友部分转评;

@非于KAKA:作为后浪其实好羡慕裴老师那个年代的前浪呀,物资匮乏但精神纯净。也恰恰是一无所有百业待兴才成就了人们最纯粹最原始的激情、动力与幸福感。现在我们什么都拥有了,反而离那种欣喜越来越远……

哇!受宠若惊 老师的文章每篇都写的好好,那种真实的体验和自然流淌的词句,都好好请原谅我的词穷

@龚剑--真是不可不戒 :裴叔青春快乐!@裴庄欣: 谢谢你!我应该把这微博保存到博客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裴庄欣zxp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rkforwal' 的评论 : 你肯定也在藏区呆过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当时的民族关系多好。蔵汉一家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