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城看客

抛砖引玉,把知道的科技新动态告诉大家。科普是一项公益事业,盼更多的仁人加入
正文

与武汉病毒相关的事儿

(2020-01-27 16:08:11) 下一个

生物战与专利战

法新社1月24日刊登了一篇文章“困扰中国的冠状病毒不是由美国政府机构创造的”。本城一些网友也发过博文称国内有人说是美国施放的,当然也有网友说是中国南京军方或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施放或泄漏的。

法新社的报道说:Facebook 上有文章称,在中国传播的冠状病毒是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2015年研制的,提供了实际的专利作为证据。这是错误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实注册了一项专利,但它的基因序列是与导致武汉市爆发的基因序列不同。详见:https://factcheck.afp.com/coronavirus-plaguing-china-was-not-created-us-government-agency

报道说:“1月21日在Facebook上发布的一篇文章称,最近在中国发现的冠状病毒是美国领先的公共卫生机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于2015年创建于实验室并申请了专利’。原始帖子转发了四千多次,并通过模仿帖子进一步传播,该帖子提到了 CDC 拥有的一种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的专利,以证明它正试图从这种流行病中获利。”

我们查看了这篇Facebook文章所提到的 US 7,220,852B1,是一篇美国 CDC 于2004年申请的美国专利,优先权日是当年的4月12日。专利的“声称”(Claim)只有一条:保护我们发现的这个病毒序列。实际上,这个专利已经失效了。可能没交保护费,更可能的是:

当年SARS流行时许多研究单位对不同患者所携带的病毒进行了基因测序,然后就注册专利。同时,本世纪初更多的研究单位对其所发现的人体基因也申请了专利保护。当时就有一些非政府组织强力反对。

2003年factcheck.org的一篇文章指出:“CDC 声称已拥有病毒及其全部遗传成分的所有权,它的申请不是在试图用专利来获利,而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垄断该领域”。文章接着说:“无论动机如何,SARS病毒的专利竞赛都使人们对1980年美国最高法院一项关键裁决的道德规范的争论重新燃起,该裁决为美国专利与商标局为生物(尤其是单个人类基因)授予专利扫清了道路。”

但是,2013年6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的对 Myriad Genetics 公司的一项判决裁定,人类基因不能在美国获得专利,因为 DNA 是“大自然的产物”。法院裁定,由于发现基因时不会产生新的东西,因此没有任何知识产权可以保护,不能授予专利。这个判决时已生效的四千多个类似的美国专利随之失效。看来,美国最高法院也是“与时俱进”的。

昨天,我们从这项专利刊登的基因序列与GenBank中已有序列比较,发现就是美国 CDC 上传的AY278741.1序列。这个序列跟云南普洱蝙蝠的 RaTg13 基因序列比较,相似度是 82.12%;与复旦大学的武汉新病毒的相似度为 82.29%,“阴谋论不成立”。单凭一个专利就判定一个单位有嫌疑,有点...

我们也分析了文中提到了另一篇美国专利 US10,130,701B2 的基因序列,是一种γ冠状病毒M41,目的是改变基因,降低毒性,开发疫苗。

病毒的大小和重量

2004年的新闻报道说,科学家测出牛痘病毒重量:“美国普度大学医学工程系的雷士德·巴西尔博士最近发表了一粒天花疫苗里的牛痘病毒的重量数据,是9.5飞克(1飞克=千万亿分之一克)。也就是说,至少要堆积1万亿个牛痘病毒,才有一粒米那么大的分量。”

牛痘(cowpox)病毒(Vaccinia virus)比较大,有186,000碱基对。文献(10.1016/j.snb.2005.08.047)中说牛痘病毒尺寸约为 360×270×250 nm(纳米),重量约为 5 到 10 fg(飞克),飞克是 10-15克的意思。

冠状病毒约有 3 万个碱基对,是牛痘病毒的六分之一长,所以重量应该是 1 飞克左右。1月24日,国家病原微生物资源库发布了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成功分离的我国第一株病毒毒种信息和电镜照片,从中可以看出冠状病毒的尺寸约为80×100 nm。

让空气绝对干净是很困难的。空气洁净度等级是指空气中每立方米中有大于或等于某个数量级的数值来衡量的。举例来说:“食品生产为10万级,就是说每立方米空气中含有十万个微小颗粒;制药厂片剂车间为 1万级,针剂的局部或生物实验100级”。换句话说,空气中总是有微小的悬浮颗粒,地球的引力不会使所有微小颗粒都降下去。

病毒的传播方式中有一种叫做空气/飞沫传播。人在打喷嚏时,一个“啊切”会喷出数万粒飞沫,喷出的速度可高达每小时100英里。飞行的飞沫颗粒也会变得愈来愈小,“啊切”实验中10米外的培养皿会长出细菌。当然细菌和病毒也会随着中央空调或其它管道系统传播到其它的地方。2003年3月香港淘大花园事件是个典型案例。记得在“污染地区”出门带口罩、回家先洗手是最基本的防护。

科研新进展

在生物预印本网站(biorxiv.org)上新刊登了几篇文章:上海复旦大学张永振等人对武汉新病毒的分析()(10.1101/2020.01.24.919183v1),但分析还是参照舟山蝙蝠。希腊雅典的几位学者对新病毒的分析(10.1101/2020.01.26.920249),对比了云南普洱蝙蝠。

《柳叶刀》(thelancet.com)上这三天没有新论文。

本城新闻说:1月26日上海科技大学饶子和/杨海涛课题组测定的2019-nCoV冠状病毒3CL水解酶的高分率晶体结构,PDB ID: 6LU7。去查了,现在还未上网公开。

研究冠状病毒的主要水解酶(3CLpro)是设计抗新病毒药物的基础,因为这种水解酶是一种非常有吸引力的治疗靶标。我们希望他们有三者同源的人SARS、229E 冠状病毒和猪冠状病毒(可传播性胃肠炎病毒-TGEV)抑制剂化合物的研究基础,能尽快研制出新药。猪冠状病毒是指:2016年底在广东造成多个养猪场的猪仔出现严重急性腹泻并大量死亡,研究发现同样是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跨物种传播,简称SADS。

在我的博客《武汉新病毒的科研进展》中曾提到“S1相挂钩一样与人体细胞上的受体(ACE2)结合”,马上就有人提出可以开发人用ACE2受体抑制剂。想法很好也很直接,因为服用 ACE2 受体抑制剂让冠状病毒的 S1 刺突蛋白无法钩住服用者的呼吸道细胞,不能传染给服用者。

实际上研究人员对开发人体细胞受体抑制剂是“心有余悸”的。我在《阿兹海默症与药物》一文中说:β淀粉样蛋白在脑部聚集可能造成阿兹海默症,人体的γ分泌酶是产生β淀粉样蛋白的物质,γ分泌酶抑制剂可以减少β淀粉样蛋白的产生。但是,临床结果是这种化合物能抑制 γ分泌酶的产生,也可能还抑制了其它酶的产生,使得某些人得了皮肤癌,该种化合物便下架了。

不知道那位德国教授带来的“神药”如何?“根据 Nature 杂志对 Hilgenfeld 的采访,他带来的并不是“药”,能否有效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还需要进一步进行科学验证,因为这一正在试验中的抑制剂也不是针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研发的。”希望好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赌城看客 回复 悄悄话 是哈,“重大事件带来了重大机遇”。谢谢留言。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发现现在这出文的速度真是神速, 我是说那些关于WURS的科研论文!:)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