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人

直性直情直白天下,
求真求善求美人间。
个人资料
正文

与病毒共存?新研究证据指后果可悲

(2021-09-25 12:39:57) 下一个

新研究指轻微冠状病毒感染也会在大脑中留下印记

美国媒体9月24日头版报道,德克萨斯A&M大学教授杰西卡-伯纳德(Jessica Bernard)的研究团队新的发现,引起了人们对COVID-19潜在长期影响的担忧,尽管这只是初步的研究结果。研究报告指出,随着大流行病的18个多月过去了,研究人员一直在稳步收集关于COVID-19对身体和大脑影响的新的重要见解。这些发现正在引起人们对冠状病毒可能对生物过程(如衰老)产生的长期影响的关注。伯纳德作为一名认知神经科学家,过去的研究重点是了解与衰老有关的正常大脑变化如何影响人们的思考和行动能力--特别是在中年及以后。但是,随着更多的证据显示COVID-19可以在感染后数月或更长时间内影响身体和大脑,伯纳德的研究团队开始对探索新冠病毒如何可能影响自然的衰老过程感兴趣。

大脑对COVID-19的反应

2021年8月,一项初步但大规模的研究调查了经历过COVID-19的人的大脑变化,在神经科学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依靠一个名为英国生物银行的现有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了英国超过45000人的大脑成像数据,可以追溯到2014年。这意味着--至关重要的是--在大流行之前,所有这些人都有基线数据和大脑成像。研究小组分析了脑成像数据,然后将那些被诊断为COVID-19的人带回来进行额外的脑扫描。然后,他们将那些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与没有经历过的人进行了比较,根据年龄、性别、基线测试日期和研究地点,以及常见的疾病风险因素,如健康变量和社会经济地位,仔细匹配了这两组人。研究小组发现,感染过COVID-19的人和没有感染过的人之间的灰质(由处理大脑信息的神经元细胞体组成)存在明显差异

具体来说,被称为额叶和颞叶的大脑区域的灰质组织的厚度在COVID-19组中有所减少,与没有经历过COVID-19的组别中的典型模式不同。在普通人群中,随着年龄的增长,灰质体积或厚度发生一些变化是正常的,但在那些感染了COVID-19的人身上,这种变化比正常情况下更大。有趣的是,当研究人员把那些病情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分开时,其结果与那些经历过较轻的COVID-19的人相同。也就是说,感染了COVID-19的人即使在疾病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的情况下,也显示出脑容量的损失

最后,伯纳德团队研究人员还调查了认知任务表现的变化,发现那些感染过COVID-19的人相对于没有感染过的人,处理信息的速度更慢。虽然伯纳德的研究人员必须谨慎地解释这些发现,因为它们正在等待正式的同行审查,但大样本、同一人患病前后的数据以及与没有感染过COVID-19的人的仔细匹配,使这项初步工作特别有价值。

这些脑容量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在这一流行病的早期,那些感染了COVID-19的人最常见的报告之一是失去了味觉和嗅觉。令人震惊的是,英国研究人员发现受COVID-19影响的大脑区域都与嗅球有关,嗅球是靠近大脑前部的一个结构,将有关气味的信号从鼻子传递到其他大脑区域。嗅球与颞叶的区域有联系。研究人员经常在衰老和阿尔茨海默病的背景下谈论颞叶,因为它是海马体的所在地。鉴于海马体参与记忆和认知过程,它可能在衰老中发挥关键作用。

嗅觉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也很重要,因为一些数据表明,那些有患病风险的人的嗅觉会降低。虽然现在对这些与COVID有关的变化的长期影响得出任何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调查与COVID-19有关的大脑变化和记忆之间的可能联系是非常有意义的--特别是考虑到所涉及的区域以及它们在记忆和阿尔茨海默病中的重要性。

展望未来

这些新发现带来了一些重要的但尚未回答的问题。COVID-19之后的这些大脑变化对衰老的过程和速度意味着什么?还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脑是否在一定程度上从病毒感染中恢复?这些都是积极和开放的研究领域,其中一些是伯纳德的研究团队在自己的实验室开始做的,与正在进行的调查大脑老化的工作相结合。

上面是一个30多岁的人和一个80多岁的人的大脑扫描图,显示出老年人大脑体积的减少。当涉及到大脑结构时,研究人员通常看到65岁以上的成年人的大脑大小减少。这种减少不仅仅是在一个区域内。在大脑的许多区域都可以看到差异。由于脑组织的损失,填充空间的脑脊液通常也会增加。此外,白质,即轴突上的绝缘层--在神经细胞之间传输电脉冲的长电缆--在老年人身上也不那么完整。

实验室的研究表明,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大脑思考和处理信息的方式不同。此外,伯纳德的研究团队已经观察到人们的身体如何移动以及人们如何学习新的运动技能方面的变化。几十年的工作表明,老年人在处理和操作信息方面更加困难--例如更新头脑中的杂货清单--但他们通常会保持对事实和词汇的了解。在运动技能方面,我们知道老年人仍然在学习,但他们的学习速度比年轻人要慢。

随着过去几十年来预期寿命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老年。虽然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人都健康长寿,但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一个人在没有疾病或残疾的情况下老去,成年后也会给我们的思维和行动带来变化。学习所有这些拼图如何组合在一起,将帮助我们揭开衰老的神秘面纱,以便我们能够帮助改善老龄人的生活质量和功能。而现在,在COVID-19的背景下,它将帮助我们了解大脑在病后可能恢复的程度。

Note: Jessica Bernard receives funding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 and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Original Article Link:
https://www.yahoo.com/news/preliminary-research-finds-even-mild-123713400.html

Prolonged brain dysfunction in COVID-19 survivors: A pandemic in its own right?
https://theconversation.com/prolonged-brain-dysfunction-in-covid-19-survivors-a-pandemic-in-its-own-right-158743?utm_source=Yahoo&utm_medium=related-link&utm_campaign=related-link-1&utm_content=article-16614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不见不怪 回复 悄悄话 应该让张文宏看下
houtou72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坚持认为这些病毒是人造的。mRNA疫苗是一种最简单的病毒。加强了病毒长期副作用。
山花浪漫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疫毒会改变人体免疫系统的功能,英国最近发现,染头发过敏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得了新冠的,对原来一直用的品牌突然开始过敏。这个病毒实在可恶
cn_abcd 回复 悄悄话 就像文章说的,“在COVID-19的背景下,它将帮助我们了解大脑在病后可能恢复的程度。”说不定倒是能够找到一条治好阿兹海默症的路径,只是全人类的平均智商会有下降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信息分享!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不成熟的疫苗加速了病毒的变异传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