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人

直性直情直白天下,
求真求善求美人间。
个人资料
正文

药品副作用和潜在风险需要历史实践来检验

(2021-05-25 08:01:20) 下一个

美国前国防部长、军事战略思想家朗斯菲尔德,曾经提出一个战略风险分类 risk classification,实际上也是人类认知的三大组成部分的概念。第一是已知的已知部分;第二次是已知的未知部分。第三个是未知的未知部分。当然,这和早前已经存在在于人类认知和信息处理领域里存在的黑箱、灰箱和白箱三大概念及理论相互印证、相映生辉。以下就是人类认知和知识建构的过程结构图,根据元知识(演绎推理为主or Theory-Driven)和知识 (归纳推理为主or Data-Driven) 的关系而推演出的2×2的分类表。

从人类认识的历史,包括人类医学科学,生物科学等等对人类自身的认识过程来看,是一个不断的,由浅入深,有片面到全面,屡战屡败, 屡败屡战不断挣扎又不断地进取的过程。比如,NPR曾经报道,美国这几十年来投入了上百个亿的研究经费进行对阿氏海默症的研究和药物开发,仅NIH近年每年平均三亿的研究经费投入。但目前的现状和结果却让人失望,因为99%以上的关于阿氏海默症治疗的理论和实验结果都是失败的。但对于人类医学科学的研究的发展来看,失败是成功之母,虽败犹荣,所有付出的努力和失败都是将来人类将最终攻克阿氏海默症进程中的必然的一部分。

哲学认识论一直认为,历史的实践的结果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医学科学院,生物科学等新领域也是如此。任何的新药,即使是成功的,也不是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了。尤其是新药物的中长期效果和副作用, 它们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科学实验和研究来发现和证明,同时需要广大人民的历史实践和时间来证明。其实这个道理并没有那么高深和形而上。一个触类旁通的,最浅显的例子就是转基因产品和食品。

2013年转基因技术又一次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尤其是在中国,对转基因食品有着两个截然相反的阵营,方舟子和崔永元亊吵得不可开交。一个是认为转基因食品很安全,跟非转基因食品在安全方面没有任何差别,推广转基因作物的种植, 可以减少农药、杀虫剂、化肥的使用, 降低对环境的污染,同时解决工业生产所带来的众多环境问题。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人认为转基因食品可能会造成食品的安全问题。他们担心转基因食品会造成人体健康的问题,也可能造成环境方面的问题,一些极端的反对者的言论几乎把转基因食品妖魔化了,认为转基因“灭族灭种”。20多年过去了,针对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歇过。至今日为止, 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能够证明转基因食品会影响人的身体健康。也就是说, 转基因产品是否有害至今是一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命题。

转基因食品解决了人类的难题,例如粮食危机,它在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但目前大部分人还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但转基因食品已无处不在。欧洲、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也一直强烈反对种植转基因植物。美国不仅是最早种植转基因植物也是转基因植物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例如中国每年从美国进口几千万吨大豆,占中国大豆市场的大部分,但是美国市场上销售的大豆制品却大多是非转基因的。他们自己研发的高科技产品自己不吃,却用来喂养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这其中的利害还需进一步证实。至今为止,世界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及经济合作组织等国际权威机构依旧表示,转基因物种可能令生物产生“非预期后果”,正是这种“非预期后果”说明目前对这种产品的安全性并无定论,国际消费者联会也表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虽然,No news is good news,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能够证明转基因食品不会影响人的身体健康。但是,科学界公认: 人类对转基因食品植物和食品的认识, 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科学实验和研究来发现和证明, 仍然需要人类历史实践和时间的检验。

美国媒体5月20日报道了一个综合的研究,其结果对非处方以及处方的一些经常普遍使用的止痛药进行了实验性的前因后果和整体性的研究。仅仅对这类用了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止痛药片的不断地研究,以及对人类使用这些止痛药片的实践结果的总结,可以看出来人们对自身的医疗科学和医药科学的研究,一直处于一个不断地由浅入深有片面到全面的过程。更多的 Unknowns and Unknown Unknowns 被逐渐认识。

现在有三项研究将普通止痛药—括非处方药和处方药—与心脏病发作、中风、肾脏问题、睡眠障碍、肥胖以及心脏和肾脏的一般炎症风险的长期增加联系起来。该报告收集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研究,应该认真对待,特别是如果你发现自己经常使用非甾体抗炎药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并关心你的整体健康。

这些研究集中在非甾体抗炎药的非处方药版本和同一类别的处方药强度的止痛药。所有这些药物都是为了减少炎症和减轻疼痛,但尽管它们可能在短期内有所帮助,但它们显然对至少相当一部分服用这些药物的人产生了长期影响。

在阿拉巴马大学的一项研究中,NSAID卡洛芬与包括心脏和肾脏在内的器官炎症有关。这项研究是在动物身上进行的,但很可能对人类也是如此,因为这样的止痛药对非人类动物和人类的作用不会产生显着差异。第二项研究表明,与包括布洛芬(Advil)和萘普生(Aleve)在内的非甾体抗炎药相比,非甾体抗炎药(NSAID)双氯芬酸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与较高的心脏病发作和中风风险有明显的联系。这种风险也比服用扑热息痛(对乙酰氨基酚或泰诺)的人要高。同时,第三项单独的研究将更强大的止痛药如加巴喷丁和阿片类药物与肥胖的风险急剧增加联系起来。这些药物还与睡眠问题和睡眠障碍的增加有关,这可能会放大现有的情绪障碍或其他精神状况。

简单地说,仅仅因为这些药物在柜台上可以买到,或者很容易通过处方获得,并不意味着它们可以被肆无忌惮地服用。任何时候你把药物放进你的身体,你都在以一种在人类生存的绝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的方式改变事物。服用任何药物,无论看起来多么良性,仍然存在很大的风险。

文章最后指出, 地球上有许多人在处理慢性疼痛和其他情况,使这些药物成为绝对必要,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但是,如果您发现自己服用这些止痛药实际上从整体上看是弊大于利的时候,那么寻找其他形式的缓解疼痛方法可能是一个好主意。 

Article Link:
https://www.yahoo.com/entertainment/one-common-pain-medications-read-193225485.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ahhhh 回复 悄悄话 题目说的很对。很多民科一下就出结论,比如疫苗才出不到一年,就说对疫苗存疑是反科学。当然,有疑问也要有数据支持。但是占个科学的制高点就可笑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