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人

直性直情直白天下,
求真求善求美人间。
个人资料
正文

中情局证人,与石正丽工作过的美国人开口了

(2020-05-02 14:44:52) 下一个

4月27日,美国的确诊数字突破了百万大关,死亡人数也突破了5万大关。面临着抗疫节节失败,失业率接近3千万,经济不断衰落和民主党政治对手步步紧逼的竞选战的重重压力,特朗普又撑不住了。百端无奈中,他选择了继续打摔锅中国牌,虽然违反国际通行的刑事诉讼的无罪推定的基本准则,尤其是在世界两个大国之间搞有罪推定,最后极有可能弄巧成拙,搬石头砸自己脚,但特朗普作为一个公关舆论宣传大师,他的险棋的确是有可能达到一石三鸟的部分效果。

第一就是继续的打压中国。尤其是中国取得了抗疫胜利的重大成果,并且在国际上不断担当起帮助援助其他国家抗疫的作用,国内经济生产已经恢复,消费也正在开始向上攀升,显出一副赢者通吃的架势。对比自己国内的惨况,特朗普就气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不打你还打谁。第二就是继续表演给自己基本盘的选民和美国人民看,他对中国是多么的强硬。三个就是继续他的贸易战中所惯用的空手套白狼的办法,争取能够通过有罪推定,先下手为强, 为他可能继续增加对中国产品增加关税或者捞其他的油水增加一点筹码。

特朗普4月30日说他看到了将武汉一家实验室与传染病联系在一起的证据。当被问及是否看到任何让他高度相信武汉市病毒学研究所是疫情爆发的源头时,特朗普回答说:"是的,我看到了。" 在白宫的记者问及是什么让他如此自信的细节时,特朗普回答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他接着威胁要用对中国继续地增加关税的手段来报复。

然而就在特朗普4月30日发表摔锅中国的讲话之前,美国媒体报道了一则重要的来自美国情报界的消息。一贯秉持着比较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美国情报界显然与自己的总统有着很大的差别。美国情报界表示,同意 “广泛的科学共识”,即冠状病毒不是 “人造或转基因的"。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情报界同意 "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型冠状病毒不是 "人造的或转基因的"。该声明继续说:"国家情报局将继续严格按照 "科学共识",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调查。"国家情报局将继续严格审查新出现的信息和情报,以确定疫情的爆发是通过接触受感染的动物开始的,还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里发生的意外事故造成的。"

 

5月2日,美国《商业内幕》杂志专栏报导,曾与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合作过的美国研究人员,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约谈过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流行病学家乔纳 马泽特 Jonna Mazet,给出了冠状病毒泄露的可能性极小 Extremely unlikely 的4个原因如下:

原因一:实验室的样本与新的冠状病毒不匹配。
原因二: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
‘原因三:冠状病毒是一长串人畜共患疾病爆发的最新案例
原因四:普通人比穿戴防护用品的研究人员更容易被感染

具体的原因原文翻译如下:
原因一:The lab’s samples don’t match the new coronavirus

马泽特通过PREDICT(美国国际开发署启动的大流行病早期预警项目--PREDICT)认识并与石正丽合作。自2014年以来,石正丽所在的WIV小组已经从美国国家过敏性疾病和传染病研究所资助的一项为期5年的数百万美元的拨款中获得了近60万美元,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外溢性研究。这笔赠款由生态健康联盟管理,2019年又续签了5年。然而,在4月17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质疑这项资助后表示,他的政府将 "非常迅速地结束这项资助"。一周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取消了这项资助。

该项目已经在包括WIV在内的30个国家培训了工作人员并资助了实验。马哲特说她最近和石正丽聊过,说起石正丽她绝对肯定地说,在疫情发生之前,她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病毒。" Mazet补充说,"石正丽建立了一个安全的、共享的数据库,PREDICT成员可以将他们的工作上传到这个数据库中,以便公开发布。"

原因二: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病毒学研究所的P4实验室(WIV)是中国唯一的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也是世界上仅有的十几个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之一。科学家们在这类设施中研究人类已知的最危险、最具传染性的微生物。该研究所的一些研究人员,包括病毒学家石正丽在内,已经收集、采样、研究了中国蝙蝠的冠状病毒,并对其进行了循环传播。2013年,石正丽和她的合作者们在昆明附近的石首山洞里找到了最有可能导致SARS传播的蝙蝠群。在她的团队对COVID-19病毒进行测序后,石正丽曾告诉《科学美国人》记者,她迅速查看了实验室过去几年的记录,检查是否有意外,尤其是在处置过程中的意外。然后,她将新的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与她的团队收集到的其他蝙蝠冠状病毒的遗传信息进行了交叉比对。它们并不匹配。"这真的让我放下了心事,"史正丽补充说。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8年,美国官员对WIV的安全问题提出了担忧。但马泽特说石正丽在实验室和野外的工作都是无可指责的。"在野外工作时,他们穿上了极端的个人防护装备,包括多层手套、护眼、全身防护服和口罩等。"  Mazet 补充说,从蝙蝠身上收集的样品会被立即分割成一些小瓶,其中含有使病毒失活的化学物质,和其他容器,离开病毒活着的容器。然后,所有的样品都被当场浸入液氮中,在液氮中冷冻,然后将小瓶消毒后运往实验室。在那里,科学家们穿着个人防护设备(PPE)将样品卸入设置为零下80摄氏度的冷冻室。当这些小瓶被冷冻起来后,科学家们就会把它们卸入设置为零下80摄氏度的冷冻室。Mazet说,在以后研究这些样本时,研究人员只使用那些已灭活的、无感染性的样本,并补充说,带病毒的小瓶被锁在一个特殊区域。

原因三:冠状病毒是一长串人畜共患疾病爆发的最新案例
专家说,与其说是泄漏,不如说是冠状病毒更有可能是从动物宿主跳到人类身上的最新疾病。这种类型的跨物种跳,称为溢出事件,也导致了埃博拉和非典的爆发。这两种病毒都起源于蝙蝠,而遗传学研究也都证实了新的冠状病毒--2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它与中国蝙蝠群体中流通的冠状病毒共享96%的遗传密码。每四种新出现的传染病中,就有三种来自其他物种;这些病原体被称为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是上个世纪第七种人畜共患的人畜共患病毒。

原因四:普通人比穿戴防护用品的研究人员更容易被感染
马哲特说,从蝙蝠身上采集样本的洞穴和野生栖息地对人来说是危险的地方,因为人类可能会接触到动物体内循环的活病毒。研究人员穿着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在这些洞穴中航行;但游客、猎人、偷猎者和其他以某种方式依赖动物为食物或贸易的人,则会徘徊到这些地方,而这些地方的保护较少。 生态健康联盟(负责管理PREDICT与WIV关系的EcoHealth Alliance总裁Peter Daszak上周告诉NPR,他的同事们在东南亚每年 "发现有100万到700万人接触到 "人畜共患病病毒。"这就是途径。对我们所有在该领域工作的人来说,这一点是如此明显"。2019年3月发表的一项研究甚至预测,蝙蝠将成为中国新的冠状病毒爆发的源头。这是因为大多数冠状病毒--那些影响人类和动物的冠状病毒--都可以在中国找到,而且许多蝙蝠 "在中国生活在人类附近,有可能将病毒传播给人类和牲畜。"

结论:溢出效应将不断发生
马哲特认为,随着人类进一步蚕食野生栖息地,而这些栖息地里有我们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携带疾病的物种,外溢事件的频率将会增加。研究过去的外溢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哪些生境对此类事件的风险最大,有助于科学家预测下一次大流行。

马泽特认为,实验室泄漏论的持续流传可能会侵蚀中美研究人员之间的信任,影响到中美两国未来的科学合作和信息共享。"现在发生的社会学上的事情是我们最大的风险---如果是他们被置于显微镜下,谁会愿意去研究这个问题?" 马泽特说。"我认为现在发生的事情的真正危险是,像我和石正丽这样的专家可能会因为政府的压力而无法继续合作鉴定这些病毒。" 马泽特说。这将使我们更难发现COVID-19病毒的来源,也更难预测和准备下一次的外溢。

马泽特最后补充说,她担心指责游戏甚至会在短期内危及生命安全。"如果我们把矛头指向其他有最佳机会开发疫苗的国家,我们为什么要指望他们自由地与我们分享呢?" 马泽特说。"现在合作是关键,否则你有国家在平行开发的东西,你不能假设美国在所有事情上都是最好的。"

商业周刊文章出处:
https://www.yahoo.com/news/us-researcher-worked-wuhan-virology-121100299.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花生炖 回复 悄悄话 搞清楚病毒的起源是非常必要的,但全球历史上还没有追责一说。美国CDC报导,2009年的H1N1在美国产生后爆发,最后传遍了世界导致有6800万人感染,30多万人死亡。HIV也是在美国爆发传遍世界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是由美国的华尔街金融界直接导致的,如果要追责的话,美国应该赔偿全球各国!
NJM 回复 悄悄话 Trump is just a joke.
lhy86 回复 悄悄话 寒碜!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2020-05-03 09:05:58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人们一直说石正丽或者病毒所有养活蝙蝠的报道,我总找不到这方面的报道,如果谁有,我到想看看。

我看到的资料,石的团队是捕获蝙蝠,当场取样,然后放走蝙蝠。他们取的是肛试子,血液,粪便等,一般不杀死蝙蝠,也没看到把活蝙蝠带回研究所的报道。然而武汉疾控中心的做法不一样,他们解剖蝙蝠,取各器官组织作样品。但不清楚他们是在捕获蝙蝠的当地进行这些取样,还是带回研究所进行。
orchid 回复 悄悄话 实验室样本是什么时候的又是谁提供的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垒的。实践和实践的结果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提出的人民第一,生命第一已经得到了鲜活的验证。比如,数据 表明70岁以上老人的治愈率达到了70%。好多的省份,如江苏省死亡率为零。我们老家城市的也是一线城市,一共才35个确诊0死亡,现在都在享受五一小长假了。而纽约市上个月每天拉出600到700具尸体。将来数据出来的话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急救的?上个星期纽约一个医院的护士还在电视上抱怨两个U-haul卡车装了六十多句尸体,已经发臭了还没有人认领和拉走。 近三个月来,特朗普心中一直想的是政治竞选第一,经济,股市第一,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大部分都是少数族裔和老人,在他心里肯定不会是第一。 上星期4特朗普具然丧事当作喜事办,巳经开始庆祝他的胜利了。特朗普说:"我们的死亡总数,我们的数字,每百万人的死亡人数,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强大。我们为我们所做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
oceanblue2 回复 悄悄话 纸面上的东西总是可以做到很完美,操作起来可以完全相反。共产党号称为人民服务,民主自由。操作起来是欺压人民,极权霸道,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人们一直说石正丽或者病毒所有养活蝙蝠的报道,我总找不到这方面的报道,如果谁有,我到想看看。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723' 的评论 : 重大成果之一就是国家在抗击病毒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被证明有效的强大的管理治理能力,这种能力是由具体的结构和功能组成的。包括了从测试到追踪跟踪排查,再到救治隔离,等等。还包括了大数据的应用健康卡等等,在中国不少城市已经在充分的使用。中国在疫情中用生命换来的成功经验就是(1)战略层面的四全:全共识,全政府,全社会,全投入(2)战术层面的五尽:尽查,尽收,尽治,尽控,尽封。任何国家和政府少了上面哪一条都很难控制疫情,更别想蒙混过关。尤其是第一步就是尽查:Test,test,test。已经二多月过去了,美国就是测试这个瓶颈已经直接导致全美的病例目前突破了一百一十六万大关,死亡人数67,000人。
X723 回复 悄悄话 真不知道作者的中國大陸抗疫重大成果從何說起?是不是把病毒擴散到全地界也是中國大陸抗疫的重大成果?這樣的話存心放毒毒害世界是中國大陸的國策了?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媒体今天早上的报导,美国经济正陷入困境,因为全州范围内的封锁令3000万美国人失业,并引发了一场关于限制措施能维持多久的激烈争论。一些州,如佐治亚州,选择部分重新开放,允许餐馆、美发店、按摩店等企业重新开业。不过,大学的数据发现,部分重开也会导致死亡人数上升。根据沃顿的预算模型,将额外损失4.5万5千条生命,使美国的死亡人数从COVID-19达到22.2万人。

https://www.yahoo.com/finance/news/reopening-states-will-cause-233000-more-people-to-die-from-coronavirus-according-to-wharton-model-120049573.html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搞清楚病毒的起源是非常必要的,但全球历史上还没有追责一说。美国CDC报导,2009年的H1N1在美国产生后爆发,最后传遍了世界导致有6800万人感染,30多万人死亡。HIV也是在美国爆发传遍世界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是由美国的华尔街金融界直接导致的,如果要追责的话,这些都应该追吗?
jw2009 回复 悄悄话 当疫情爆发之初,习近平开会强调要加强生物管理法。这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这和实验室可能有关。他们能这样间接的承认是因为这时的疫情还未在境外大规模传播,他们还没意识有被追责的风险,一旦境外大规模传播他们再也不提和实验室相关的可能性了。。
jw2009 回复 悄悄话 湖南实验室的动物能被贩卖,武汉实验室为什么不会?
这种天真的美国人十分可爱。。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石一直处在风口浪尖。 这次川总停了美方科研基金, 有美国人开口了。
Moon_cake 回复 悄悄话 Trump谈不上甩锅, 因为病毒不是在美国爆发的, 如果是在美国爆发, 才能甩锅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ar_bear' 的评论 :
没有三千万,至少在美国的 telemundo 电视台就播出了两千六百万人失业的数字,那还是上个月的播报。
美国有六千多万讲西语的人士,而失业大军中他们的人数最多,也最为关心失业的人。
danjuan 回复 悄悄话 赏七毛。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常态 发表评论于 2020-05-02 19:44:37

我想她的解释可能是,这种机会非常小,因为蝙蝠病毒很少直接传染人,更何况进一步再传给其他人或动物,尽管不是完全不可能。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石正丽的演讲中也指出可能病毒从蝙蝠到传人中间在宿主中间经过了一系列的进化变为能致病的病毒。同时她也说了,他们在处理蝙蝠和在蝙蝠生活环境调查时并不是每次都做好了防护。不能排除病毒可能因此被病毒所的人员传给其他人或动物,进化后造成疾病传播。
所以按石正丽的讲法,她也需要给予解释,为什么她自己给出的可能性不会是武汉病毒源头。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2020-05-02 18:35:54
关于采集样品时的防护,石正丽解释过,并不是所有时候都“穿着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而是根据情况,危险性较低的时候就只采用基本的防护。但是有时由于环境限制,即使需要全套防护,但穿上可能就无法到达目的地,就只好从权。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这个人的话,按他所说,石的团队并不保存有活性的病毒,更别说活的蝙蝠。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是不是该认真考虑,消灭那些蝙蝠了?不然早晚还会再发生。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关于采集样品时的防护,石正丽解释过,并不是所有时候都“穿着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而是根据情况,危险性较低的时候就只采用基本的防护。但是有时由于环境限制,即使需要全套防护,但穿上可能就无法到达目的地,就只好从权。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人太过聪慧就是危险啊!祝世界安和太平。谢谢分享啦,祝健康快乐,吉祥如意!!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石正丽抓蝙蝠的照片,她根本没穿防护衣,徒手抓的,这个美国人,就是利用石正丽,让中国人担风险,他们出成果。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蝙蝠在深山里,为什么要把它请到城市里,还是人口稠密地区?不和人接触,能感染吗?
小龙娃 回复 悄悄话 又是为厉害国洗地的文章!
devil_boston 回复 悄悄话 Since 2003 till 2020, how many wild type virus has been isolated from Bat feces in Shi's lab? Are these virus archived? who has access to these viruses? is there record to trace the fate of each vial of these viruses? This American nerd know nothing. Shi has isolated wild virus that can directly infect human cell line, and therefore, is capable of infecting human being. She never mentioned that. The PPE showed in the picture is not enough to protect human from a P3 pathogen as SARS-COV or SARS-COV2. Unless WIV opens its door for a thorough international investigation, it will be regarded as a cover up.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面临着抗疫节节失败,失业率接近3千万”---------------------你能否专业一点儿呢?3千万的失业率,你是怎么算出来的呢???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舞矛等真相吧。有点耐心哈
iced91030 回复 悄悄话 你还真在意真相。现在谁还管这些,大橘子必须坚持责怪别人,最好的选择是中国。

中国能熬过去就看愿意出多少血拉美国经济一把。只有这样才能堵住别人的嘴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