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部落

海外陪读爸爸妈妈在旅途中的聚集地
正文

在香港的日子里(四)与我的“贵人”结下解不开的怨结

(2020-07-02 07:56:22) 下一个

作者:Stanley

三个“臭皮匠”把一家山寨工场开了出来。人生第一回自己出来做生意,本来只以为投了一点点钱进去而已,开始运作之后才发现做生意真的不简单,我的搭档以前是样板房的管理,所以对车间管理不熟,样板房是一件样板一个师傅搞定,成衣生产却是流水线分科作业,所以每一个位置都需要配齐工人,虽然是山寨,但一样需要五脏齐备......

 

开始筹备时说过不需要我参与管理,但真的遇上了问题我也不可能不插手,比如有些部门人手不够,直接影响了下一部分的运作,会直接影响了交货期......

 

而我毕竟对流水式生产线比较熟悉,加上人际关系也比较多,於是我需要帮她们找些晚间的工人,自己晚上也要去当班,让她早点休息........

 

之前曾承诺过老板,我不会分心去照顾自己的小生意,所以我表面上必须做到上班时间非常专心,甚至一样要参加晚上的额外加班;但一放工,我就会扑去山寨工场,所以那段时间里为了顾两头,天天晚上都要12点之后才能回家.......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个月,情形就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理想了;由于山寨的搭档,自从读完书出来做工,一直是打一份早九晚五的工,完全不习惯山寨工场这么长时间的管理工作。也许由于疲劳,情绪也显得急躁起来,我们之间也开始有了争论,她希望我能辞去手上的工作去全心投入山寨,但这恰恰违背了我当初的意愿,无论从规模或者前景来说,我是真心不想放弃自己的那份工作,更不想辜负老板对我的培养。

 

终于我们提出了结束山寨........

 

偏偏在交接的过程里,我的工作上遇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当时我工作的工厂有一个奖励制度,为了提高产量,每一季度如果生产量超过一个数字,所有职工都会获得一个月薪金的奖励,当然这个目标不是很容易达到,需要经常加班,最后一个星期需甚至需要通宵加班,才能达标。

 

话说那个季度的最后一天晚上,虽然已是半夜,但是工厂还是灯火通明,以为完成一个很小数目就能达标了,老板沈女士虽然没有与我们一起加班,但所有的产量数字统计都是她在负责;记得那晚11点左右,她打电话给我,说她计算过了,我们已经达标了,可以放大家下班回家,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员工,大家都欢天喜地的收拾回家.......

 

但是第二天公司早会上,沈女士突然宣布我们这个月的产量原来没有达标,(数字差很少)公司不能给我们多一个月奖金,这个消息当然打击了全体职工;散会之后,很多职工都来问我,不是你叫我们提早下班的吗,这个产量数字究竟是谁搞错了?

 

其实,这一大家族生意,表面上很成功,家族也处的很和谐,但越在公司干得久,越会发现几个兄弟姐妹经常暗地勾心斗角,所以那天早上,当沈女士重新计算产量时发现数目算错,但是如果这样糊里糊涂的报上去,一定会被发现,到时就会大失面子.........

 

那天上班的时间觉得非常难熬。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下班了,我去找她,与她发生了一场争吵,其实为了补救这个错误,白天我已经想好方法,提议把我们的一批布料有瑕疵的次货也一起算进去,这样就可以达标,毕竟次货也是一件产品,也是工人辛苦生产出来的,我说员工的士气是需要鼓励的,不能因为自己的计算错误而打击了员工的辛苦劳动;而沈女士提出了公司管理上存在很多问题,经常有前松后紧的现象,如果平时抓紧的话,有稳定的产量,也不会发生临时抱佛脚的现象,说这件事就是给大家的一个深刻的教训。

 

当时很多人都会想到,这是否是老板剥削工人的一个伎俩。但我心里知道她不会,她从来不会吝惜金钱,只是她不想在几个兄弟面前失去面子.......

 

但面对辛苦了三个月没有得到任何奖励的全体员工来说,这个计算错误的黑锅究竟谁该来背?

 

显然她希望是我........

 

回想起这件事,我到现在一直很纠结,如果现在的我,经过这么人生道路上的磨练,也许我会忍声吐气的把这个锅背下来,因为这是职场的需要,我应该帮她背这个锅,来报答她多年来对我的培养,也可以令她不会在兄弟前面失去面子......

 

但是当时一个没有多少职场经验的我,吞不了这口气,洽谈了数次,当她还是坚持不给全体员工一个月奖金时,我非常“江湖义气”’的选择了辞职,我当时的行动虽然表面是赢得了全体职工的赞赏,但我绝对相信,事后直至到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还会记得我这个辞职的目的了,但是这个冲动却从此为我与我的“贵人”“恩人”之间结下了一个解不开的怨结.........

 

由于当年香港劳工法规定,员工辞工必须有提早一个月的通知;所以我必须在公司做多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日子显得特別长,本来我一直以为等她冷静之后会挽留我,说心里话我是真不舍得离开的,我不但在那里成长,而且前途似锦......

 

可惜虽然我跟了她好多年,最后始终没读懂她的心,我怀疑我那个未成功的山寨生意,会否给我添多了一条罪状。

 

一个月后,我黯然的离开了这家公司........

 

 

相关文章:

父亲节说父亲(上)4岁时第一次见到父亲,第二次团聚我已经26岁了

父亲节说父亲(下)经历百般坎坷,带着父母踏上移民路

过关记(1976年的罗湖海关)

一场大火,结束了我香港的“幸福生活”

在香港的日子里(一)找工作

在香港的日子里(二)遇到我的第一位贵人

在香港的日子里(三)又一次遇见,为我的创业埋下伏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Brucekuo 回复 悄悄话 合夥生意不容易. 最好是獨立做老闆, 自己負擔成功或失敗!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两个人没有缘分,很正常啊。不必勉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