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伊的博客

欣赏生命之河的每一滴浪花
正文

强奸犯还是受害者?

(2021-01-13 14:42:11) 下一个

强奸犯还是受害者?

 

南伊,2021年1月12日,周二

 

四年前的一个夜晚,两个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一男一女,在一起喝酒调情,导致了一场联邦官司。女生控告男生强奸,男生被判有罪,他被学校开除,学位也被取消。男生不服判决,于2019年5月对哥伦比亚大学提起了联邦诉讼。三周前,这场官司结束,哥大赔了一大笔钱,还发还了男生的毕业文凭。

 

这名男生名叫本·费伯里曼(Ben Feibleman),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士,去过伊拉克,应该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伙儿。哥伦比亚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与费伯里曼达成和解,但并没有撤回对费伯里曼最初的调查结果。哥大的声明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费伯里曼无罪,就应该取消最初的结论和判决;如果费伯里曼有罪,为什么要向他付巨款赔偿,补发毕业证,还要向他的雇主发送一份声明,称他是信誉良好的校友?到底费伯里曼是强奸犯,还是被诬陷的受害者?

 

此案之所以与众不同,有多重因素。第一是因为它经历了两届美国政府,受到了政治形势的影响。针对费伯里曼的起诉是在2016年秋季奥巴马政府期间开始的,那时的校园性侵政策普遍主张相信原告,而原告通常是女性。这些政策导致调查组未经详细调查,就采信原告的申诉,进而法庭裁决费伯里曼有罪。2017年1月川普上台后通过一项法规,对校园性侵的被告(通常是男生)提供更多的程序保护。这是费伯里曼反诉哥大并获胜的政治背景,当然还有许多其它影响因素。一周后就要上台的拜登政府会不会取消川普的校园性侵法规,重新回到奥巴马的政策,萧规曹随?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此案的另一个特点是这个男生费伯里曼颇有心计,他敢于用自己的真名实姓起诉哥大,因为他把当时他与女生独处的关键时刻拍照并留下了30分钟的手机录音。这一对男女玩得够野够火,二人酒后爬到曼哈顿公寓大楼的屋顶,那可是13层楼顶水塔,而且表面倾斜。女孩先爬到梯子的顶端,男生不敢再往上爬,于是她嘲笑男生说:“哈哈,海军陆战队员感到害怕了!”费伯里曼在法庭上说,该女生跨过他,坐在梯子顶端,然后在水塔边上做了个后滚翻,再抓住梯子。费伯里曼用这个陈述来证明当时该女生并没有喝醉,试想,烂醉如泥的人怎么能在这么危险的楼顶翻跟斗?而且她还能在高空后滚翻以后稳稳地站住,并抓住梯子。

 

然后二人进入了女生的卧室,费伯里曼在凌晨1:37分按下了手机上的录音按钮。他的专业是新闻记者,他说现场录音“只是一种职业本能”。下面录音中的对话有些肉麻露骨,少儿不宜。

“你觉得我美吗?吸引人吗?”女生问。

“你很漂亮。”男生说。

“那你来吧。”女生说。

“今晚不行,”男生说,“明天早上你会感谢我的离开。”

几分钟后,录音中有许多模糊不清的声音。

女生说:“耶稣基督,好的,等等。”

男生说:“嗯,你要我和你做爱。”

女生说她对自己没有穿裤子感到困惑,问男生:“这很奇怪吗?”

他说她自己把裤子脱了。

她说:“这听起来像是在说谎,”接着说,“我需要更多的信息。”

费伯里曼告诉女生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她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录音结束时,费伯里曼终于要离开了,女生说:“拜托你,本,我要你。”

他问她要一个吻别,她却说“不,不。”

他说了声“晚安”就出门走了。

女生第二天早上就控告男生强奸。

 

这段录音能证明费伯里曼清白吗?可能这件事外人真的无从知晓,只有这两个当事人知道真相。不过从2020年12月23日法庭和解的报道来看,似乎费伯里曼赢了,因为他不仅拿到了金钱补偿,还拿到了学位,并且拿到学校的推荐信说他是“有良好信誉的校友”。但另一方面,哥伦比亚大学并没有撤销最初对费伯里曼调查的结论,即仍然相信他强奸了那位女生。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让局外人真是弄不清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也许财大气粗的哥伦比亚大学只是想破财免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在1972年通过,它禁止教育机构有任何性别歧视行为,只要接受了联邦资助,就必须受到这个条款的约束。如果某个教育机构被发现违反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那么它的联邦经费就会被取消。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的通过和实施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据有关专家估计,1972 年女运动员只能得到体育运作总经费的 2%,而且几乎拿不到任何体育奖学金,担任体育教练和在大学体育系担任行政职务的女性寥寥无几。参加大学正式体育队的妇女也不到三万人,如今却超过了 15 万人。参与体育运动的高中女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不到 30 万人,如今却有 300 多万人。一些人士认为,美国女性在 2004 年夏季奥运会上之所以表现杰出,要归功于为女性提供了和男性同等竞争机会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

 

2011年4月4日,奥巴马总统宣布竞选连任,他的教育部在同一天通过民权办公室发布一封“亲爱的同事”信,告诉七千多所高校的领导,要允许性侵原告可以对无罪调查结果提出上诉,不建议对被告进行交叉盘问调查。这个指导方针使得对校园性侵案件的处理过程和方式明显偏向原告,不利于被告。于是,校园性侵诉讼案件骤然增加。根据布鲁克林学院历史学教授约翰逊·约翰逊(KC Johnson)汇总的数据,自2011年4月奥巴马政府制定新政策以来,已有 600 多项联邦和州性侵诉讼案件。这并不意味着校园性侵比以前更多了,而是更多的受害者勇于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这应该说是一件好事,防止女生因为有羞辱感而不报告性侵的行为,也避免那些施暴的性侵者逃避法律的制裁。

 

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个适当的度,超出了这个度,走得太远,就会出现另一个极端,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比如受到陷害的人难以受到应有的保护,因为新的性侵指导方针没有给被告提供机会通过交叉盘问等基本权利为自己辩护。

 

一周后,拜登新政府就要登台开张了。拜登的教育部会如何对待经过川普政府修订的校园性侵政策?他会重返奥巴马时期的政策吗?他会把 LGBTQ 学生明确纳入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款的保护之下吗?咱们拭目以待。

 

南伊,2021年1月12日,周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