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博客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正文

我在此要求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向我公开道歉

(2019-09-28 19:23:15) 下一个

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在玩完了车震后,又去坟墓里见鲁迅。这还不算完,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又搞起了梦游的把戏,让鲁迅托梦给他,然后,写出博文《从鲁迅到李时章》,以诬告的形式,告诉大家那篇《我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感受》是我的抄袭之作,因为他在博讯发现了同一篇文章,但,文章的署名是另一人的名字。烦人是穷途末路,以为捞着一棵最后的救命稻草。不想,在第一时间里,包括假巴在内的一些人都告诉烦人,那另一人的名字和鲁迅九是同一人。在有力的证据面前,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丢人现眼了,不知其脸面何处可容?难道他从此要破帽遮颜过闹市了?

我在此要求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为此向我公开道歉,以获其品德上的重生。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这一行为如同民主党抹黑川普一样,下作。

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替颜宁和阎润涛打所谓的剽窃的官司,其结果是剪不断理还乱,乱上添乱,甚至,在其没办法的情况下,请两个农民工帮他把问题说清楚,越说越让人糊涂,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这样幼稚的举动都是当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结果,其教育的结果就是使人变得更无知了。恩将仇报,把剽窃的恶名扣在了曾帮助他弄清事实的恩人的头上。

我曾有意和假巴反复提出万维的某人。每次提起,假巴出于他的好奇本质都要去万维找那个人打听我的情况,那个人先是拒绝回答,装作没听见。我很失望,不得不再次用更刺激对方的手段向假巴提及那个人,最后,那个人愤怒,向假巴交代我用过的网名,这就是假巴为什么能在第一时间里出面澄清事实,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事先布的局,因为我早就预感到我当初用另一个笔名刊出的文章可能会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文章。现在看,果真如此。

我为我布的这局的成功而骄傲,这就是看问题的前瞻性,“料事如神”。

以下是那个被拔掉热门博主的人的原文和读者揭穿他谎言的留言:

《从鲁迅到李时章》
鲁迅一生写过很多文章,其中不乏宣传科普的,不过他在这方面的作品不是很多,所以今天当我看到他写的一篇相对论的文章的时候,我不禁想上网去查查他以前对对相对论的看法,结果没有查到。

如果我就托梦见了一下鲁迅先生,问他最近为什么老在墓里turning himself around,他说生前觉得科学领域很好,只是做文学去了,无法顾及,功底有限,以至死后谈科学常常闹出一些笑话。

我说此话怎讲,他说你应该知道的,首先我最近出了一篇转运体的文,说辅助扩散的转运体是要耗能的,闹出了个笑话,我说这算什么,小小笑话而已。他说:哎,可是你这个烦人却写了一首打油诗,说我那话就像是说下雨要靠电带动一样,把那弄成天大笑话,真是。希望你以后高抬贵手。

我连忙说好好,不过你别谈自己一知半解的东西不就是了。鲁迅说我可是鲁迅,不说何以树立和保持自己的威信和形象呢?
我说那到也是,那你最近准备写什么?
他说在写一篇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感想。
我看着他,说:老鲁呀,我可真没有听说过你对相对论有研究呀。
鲁迅说:现在有网了,研究起来很方便的,不信你看看,这里就有一篇文叫《李时章:我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感受》,我就拿这篇发过去,把题目上的李时章改为鲁迅X就可以了。

我看着他,说老鲁呀,你不能这样呀,这可是剽窃呀。
鲁迅看着我说:我这怎么叫剽窃,如果说剽窃,是他,谁叫他剽窃了我的idea,把我想写的东西先写了。

我没有办法,看着鲁迅,说:你这个人真让我失望,你忘了你当年写《中国小说史略》引起的风波吗,而且你那个时候,你只是拿人家日本人的东西做样板,这次,只是把人家题目里的名字改成自己的了,其余全部照抄,你不能这样的。
可是,鲁迅说:你不懂,现在网上大家都这样,这叫与时俱进。

我看着他直摇头,说如果真的这样,你在这城里如果你不把自己改头换面,变成白人,就真的要破帽遮颜过闹市了。

这个时候,梦醒了,原来那个鲁迅是假的,是个鲁冒,那这个鲁冒是不是李时章呢?也许是,也许不是。
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8/05/201805291829.shtml
我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感受?
哈哈,不仅假,还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假巴还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按照你布下的套路走,就连对你的恨都暂时忘却了。。。
老九先生因为挺川普现在发科普系列也要被破帽遮颜的人小算计,还好你大度,居然只写了这么一篇轻松搞笑的文章怼回去,哈哈哈~~
SCNC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笑死了。还好老爱没发明光速飞船。否则鲁迅要复活的话。第一个看到的是烦人。那不要急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