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博客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正文

反驳《可惜了大名鼎鼎》

(2019-09-14 21:30:54) 下一个

在我刊出博文《鲁迅批判作文《月亮女士》》后,有个愤青一般的人要为《月亮女士》的作者打抱不平,刊出博文《可惜了大名鼎鼎》,在这个博文中,说我不该拿非政治性的东西做文章,并说我是恶霸的行为。那好,就将“恶霸”的名声先搁置于此,分析一下谁就先应该有资格获得这恶霸的荣誉。

在《轻轻的, 如鹅毛》中,作者拿川普的天气预报和发错邮件说事,蒙混众人的眼睛,以达到贬损川普的目的。天气预报和发错邮件这两件事都和政治无关,其中的天气预报的问题还显示了川普对民众生命安全的关注,而《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却以此大做文章。那好,既然《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可以用非政治性的东西说事,那我也可以这么做,让你也体验一下感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能拿川普的天气预报说事,我就能拿你的刮风下雨的故事评论。

这时,《轻轻的, 如鹅毛》的作者又刊出博文《月亮女士》,讲述中秋的风雨天气。我就有了相应的博文《鲁迅批判作文《月亮女士》。

现在看,是博文《轻轻的, 如鹅毛》在先,然后,作者又刊出和政治无关的《月亮女士》,我相应的博文随后。所以,如果说有“恶霸”的头衔,那这个头衔归属优先权非《月亮女士》的作者莫属,本人绝对地赞成。

按照这愤青的逻辑,《月亮女士》的作者是真正的恶霸。这愤青,即,《可惜了大名鼎鼎》的作者是这恶霸的贴身助理,小安子,看看他的头像就清楚了。

既然你先开了头,那有没有结束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说别人“骚扰”和“霸凌”的目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想诉诸于公共舆论甚至是公权力的介入,以达到让对方受到压力而收声的目的嘛,如果这件事真的如他们所愿发生了,他们以后想说什么都可以了,一旦遭到别人反对,立刻躺在地上打滚就行了。”

回复:以后,川黑就会有所收敛。我这几篇博文刊出,我等着她们川黑上门来要说法,可来人就那么两三个,大有川黑要绝迹的迹象。面对我这样的文章,川黑们都不敢来,那么以后我们的门前都会和平很多,因为川黑们已无颜再来。如果来了,那就是来撒泼打滚的,掉价。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他的口水文很多都是编排城里的博主,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就被他损了,”

回复:他骂来骂去,骂到他了自己的头上。他骂的东西和他自己完全能对上号。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才看明白,原来上一篇那个风水纵横说的是这篇怼你的文章,专程跑来通风报信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黑暗小心思。
先生来文学城的时间不长,对这个博主还不是很了解,他的口水文很多都是编排城里的博主,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就被他损了,没想到他这回又发了一张阴损的图片,上一次我见过他发了一张烤全牛图是针对城里的名博mychina(大家称他牛哥),相信很多人看过那张图会留下了心理阴影。他的苗大哥说事系列基本都是这类文,我觉得这才是城里的恶霸,小编慧眼,把他的热博取消了,为小编点赞,至于什么人会把他抬上热博,我看这人的三观也很有问题。你跟踪评判莲盆籽的文章,是因为莲盆籽总在诋毁川普总统,所以理由充分,他为了什么呢?纯粹搅是非,一个事儿妈!我真没想到他竟然跳出来发了这么一篇阴森森的文章。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按照川黑的逻辑,他们无论怎样“骚扰”和“霸凌”川普都不是问题,当别人对他们的言辞表示反对并表达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骚扰”和“霸凌”。

说别人“骚扰”和“霸凌”的目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想诉诸于公共舆论甚至是公权力的介入,以达到让对方受到压力而收声的目的嘛,如果这件事真的如他们所愿发生了,他们以后想说什么都可以了,一旦遭到别人反对,立刻躺在地上打滚就行了。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issArmy' 的评论 : 莲盆籽这些人只有个人恩怨的利益,而没有公正的品德。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莲蓬籽博主在拿政治话题以外的事情诟病川普的时候,fanreninus博主有没有义愤填膺地发文反驳呢? 怎么现在这么充满正义感了?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