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博客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正文

评注:《流沙河上:要现实的、全面、客观地看政权、政治的运行》

(2019-07-19 23:28:03) 下一个

文革是有它的错误与伤害面。但要现实地看政权、政治的运行,不能脱离实际。用大家都知道的英国羊吃人的那一段历史,来说明这个观点。英国政府当然有责任,也绝对能做的更好,但有钱人控制的政府根本不在乎这些。尽管如此,历史发展的原因,即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有必然性但以偶然性面目出现的过程,是不能不强调的。也就是说英国工业化的成功(即整个人类开始了进入工业化的大时代)是羊吃人真正的、很难避免的原因。欧洲就有实例:有国家进入了工业化,但因为工业化占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全国的农业不能支撑工业化后的社会的衣食需要,而被逼退回到以前的农业国家。社会又倒退到以前的农业社会。

评注:工业化革命只会让社会进步,而不是倒退。这一点连马克思都认同。而这篇文章作者却说什么,工业化导致社会倒退。按他的逻辑,当年全民下乡接受穷鬼的再教育,让举国贫穷,就是一种进步。换句话说,作者认为贫穷是进步;富裕是堕落。这完全是邪教的思想。这再一次证明了,毛泽东思想的确是邪教思想。

这段历史说明,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是艰难困苦的,一个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应该在历史发展的大背景下客观地认识。就像南来北往的大雁,当他们选择飞越喜马拉雅山时,他们一定会面临巨大的艰难困苦的,就一定会有伤害。像通向险峻高山的车道,就必然是蜿蜒曲折地向前;至于是多少道湾,在那里曲折,那里直行,却是有偶然性的。

文革是新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的一段艰难的探索。新中国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是开天辟地的一个全新的政权,人民的政权。它的目标是广大人民群众在政治生活﹑文化生活﹑生产劳动生活﹑和经济生活的每个方面都能平等、公正地生活。人类的理论大师们都坚信这种社会只能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之上,然而如何现实有效地进行生产,如何管理公有制,如何保卫人民的政权,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文革是一个崭新的制度在全面的实践中,在前所未有的探索中有必然性但以偶然性面目出现的艰难与曲折。

评注:
文中说:“文革是新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的一段艰难的探索。”

请问,探索什么了?是积极发展生产?还是引进先进技术?当时,连陈景润证明了举世瞩目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都是陈景润战战兢兢地向上汇报至毛泽东那里,请求批准发表,以防自己被打成白专道路。那时的人们想要搞研究都要面临政治迫害。搞生产更是会扣上右派和走资本主义的帽子。发家致富当时是反动口号。最后,没人再敢搞生产、搞科研。

如果不搞生产、搞科研,那经济和科技能上去吗?当然不能。最后,大家都去喝西北风,用粮票、油票、布票等过日子。甚至,在农村,村支书亲自开证明,让村民去逃荒要饭,求生路。那个日子太苦了。

面对这样的苦日子,我们宁愿要西方的“烂”民主,也不要这万恶的毛泽东思想妖孽。
 

这段文字是在告诉人们,文革就是要使中国社会回到原始社会去。这是历史的大倒退,是极其反动的。任何拥护文革和毛泽东思想者都是想要历史车轮倒转的反动分子,是中华民族的祸害和败类。未来对中华的威胁不是外敌,不是贸易战,而是这些让历史车轮倒转的败类分子。

如果用同样的标准,我们看看西方历史上的问题,那么西方的文明、文化和西方民主制度在发展过程中的错误与伤害更多,更深重。
(1)美国人在“人生而平等”,“不自由宁死”的口号下立国,同时高高举起“圣经”和“自由人权”的两大旗帜。还能腾出一只手屠杀了一亿多印第安人,贩卖了四千多万黑人奴隶。法国人托克维尔在那个时候到美国考察,竟然得出结论:美国是人类“民主自由人权”的楷模。今天那些宣扬普世价值的人们竟然还将托克维尔捧成普世价值的最伟大的旗手。
(2)1845年至1852爱尔兰马铃薯大饥荒,四分之一的爱尔兰人饿死或被逼离乡背井逃到外地,却每年要向英格兰出口30万吨谷物。英国政府饥荒救济的负责人Trerelyan却公开说:饥荒是遏制爱尔兰人口增长的最直接、最仁慈的办法。他的救济工作能做的好吗?但是他就在爱尔兰大饥荒期间获得英王骑士勋章。这是发生在大英帝国最辉煌、最富裕、最自豪的维克多利亚女王时代。
(3)日本经济出现问题,二三十年过去了,人民选举的政府不能解决问题。自从1979年起,连续12届被人民选为议员的日本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多次建議:日本的老年人应该赶紧去死,因為他们花了政府的錢。日本的GDP是世界第三,人均GDP是3万4千美元,是中国的3.6倍。如果你了解一下日本没有工作,无家可归,退休金不足人的生活,那些会被麻生态度与政策影响的老人们,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维持生存一点点食物与一片栖息处而已

评注:本文对历史断章取义,别有用心。既然要和西方比,那就用1949年到1976年这段期间来比。而本文却用一百多年前的英国来比。如果按这个比法,毛泽东的饥饿时代或许还可以比两万年前的人类社会要好一些。这不是邪教的理念吗?
 

麻生太郎多次建議:日本的老年人应该赶紧去死,因為他们花了政府的錢。但是,毛泽东说过:“中国七亿人口,用三亿人去消灭美帝,剩下的来建设国家。”这毛泽东比麻生太郎还狠。日本现在总共才两亿多人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刘国文' 的评论 : 【一方面骂毛贼洞,一方面为毛贼洞的罪恶辩护。真是一个精神病人!】

》老刘啊,我觉得我现在只需要过来读读你的跟帖了解一点情况就够啦。什么时候你的跟帖有正面的反应了,我再考虑读他的原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