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应茶轩征文(续)

(2020-09-24 04:43:04) 下一个

应茶轩征文(续)

 

十九

 

当一个女生说,我没事就是有事,没关系就是有关系。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当一个女生说,她再也不理你了,不是真的讨厌你,而是她很在乎你,非常非常在乎你。

 

议:这里面有有意无意的对女生的类似“不屑”之意。

 

“不爱红装爱武装”,是领导检阅,角度:俯视。倒是不“不屑”,可细了看,有“女人是衣裳”的帝性:翻牌子。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欣赏,心朗,意朗。

 

女,尊。其美,亦然。维那斯的美,可以占有吗?征服吗?

 

若,你尚在摩尔根(猿类人社会研究专家)研究室里。

 

她不理你,起码是不高兴。

 

“这可是另一种高兴”。这已然不是恋,是算了。

 

情,怕算,怕秤。

 

若,你进超市了。

 

 

二十

 

【《我的少女时代》】再如何对你细述心事呢,你就是心事。

 

议: 这是心里最当有的事。

 

憾人憾己,心里不当有的事太多。

 

二十一

 

【叶三】生为冰山,就该淡淡地爱海流、爱风,并且在偶然接触时,全心全意地爱另一块冰山。

 

议:爱斯基摩人说这话,信。去坐了趟游轮说的,只信他看过冰山。

 

少年海盟山誓,海不觉枉,山不嫌装。都大人了,还.... 山在说:我哪是这样?海在说:这玩笑开大了。

 

大人们听到了吗?

 

“握住你冰凉的小手”,才是啊!

 

 

二十二

 

【王小波】如果打算爱一个人,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议:这想,还是挺“算”。

 

王小波怎么会有“上帝”?这代人,“万寿无疆”喊惯的喉,念“阿迷陀佛”都溜不起来。

 

这里,见识到灌输的力量。“傻x”以为骂得很原创,却和“他妈的”一列,都是“卑劣的创造”的队伍。

 

即如“改革开放”,就是个“无为而治”“康乾盛世”,还缺文采。原地踏步,还踉跄。

 

这代人无语,该多好!

 

 

二十三

 

【菲茨杰拉德】如果你真的非常喜欢过一个人,就会知道,要真心祝福她跟别人永远幸福快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议: 真的。“只要你活得比我好”,是装到无情了,还在唱情歌。

 

怕死,却必死无疑。转而“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鲁迅称为阿Q精神。

 

万万不要让它溜进“我和你”里。

 

 

二十四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我们共同经历过的每一件小事,在当时看来也许毫无意义,但注定会成为彼此毕生的秘密,因为在未来的日子里,哪怕各自努力想要诉说给任何一个外人听,都必然无法还原当时的景状,即使能说得清眼里曾看到的,也说不清心里曾掠过的。

 

议: 几十年过后,聚了。“我喜欢过你”。听的,说的,无语。

 

这不是爱情?

 

搞清眼前的多好!如是,也对得起“曾看到的”和“说不清的”。就觉得。

 

二十五

 

【郑执】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议:“可爱”,未除尽“算”。总是“可爱”,爱不起来。比如“可爱的祖国”。

 

来不及想里,已然有可与不可;换成“思索”,再觉得出什么,还有意思吗?

 

当然当古文读,例外,那“可”是可心,不是可以。

 

二十六

 

【普希金】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每次想起他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点心痛。 但我们依然愿意把他放在心底。就算今天,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在做些什么。 但至少知道,是他让我了解,什么是初恋这件小事。

 

议: 一定是“她”。天下的他,当致以敬。不然,活着,啥劲?

 

 

二十七

 

【《初恋这件小事》】我不知道有多喜欢你,但如果是去见你,我一定用跑的。

 

议:鲜活,真好!这个跑,就是。

 

换成“奔”,矫情了。“泪飞顿作倾盆雨”,逾“矫”,成狂想,在看的,是雨景。

 

二十八

 

【宫崎骏《悬崖上的金鱼姬》】喜欢是藏不住的,捂住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若有重要的人,就把握机会好好在一起,慢慢吃,慢慢爱。即使与同一个人多次相见,每一次都不会一样,所以,一定要抱持一生只遇见一次的心情。我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很好。我并不想要拥有你,除非你比我的独处更加宜人。真正好的爱情,就是"不费力"。不需要刻意讨好、努力经营,两个人已是顺其自然的舒服。如果一段情、一个人,得让你耗费巨大精力来取悦,这已注定不是能陪你到最后的缘分了。最爱你的人,不会舍得你如此辛苦。我一直觉得,伴侣的好决不在于他在普世价值中表现出来的那些,让女生走马路内侧,说话轻声,制造浪漫之类。我喜欢的,是一个正常人灵魂里躲着的神经病,是一个智者脑子中存在的白痴,是一朵玫瑰脚下的泥土,是宇宙里最特别的那颗星,只被我看见的那部分天真。互补的人容易一见钟情,相似的人适合一起变老。我终究还是不喜欢百忍成双的感情。爱不是忍出来的,它是两个人把最轻松的自己交付彼此,无需多言,已然明了。不论哪个年代,这样的感情都是最好。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遇见,除了爱一无所知,所以弄丢了对方。不要太早遇到对的人,人生遇到的每个人,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认识,就会有不同的结局。你和一个优秀卓越的人相爱,但时间久了你却只能看到他的平凡。年轻的女子,总盼望着遇见个温雅的男子,雨夜里他频频为他添香,年轻的男子,总希望有个良善的女子,清寒渐重的暮光重她悄悄为他添茶。最后,执手的却总是那大大咧咧为他添衣的男人,那骂骂咧咧为他添饭的女人,时间并不残忍,只是美与真若只能二选一的话,总是留下真。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再见之后,各自安静生活数年。然后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我想叫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想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我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我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得快哭了。而事实总是,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安静的看你远去。你的脸,从开始到现在,我原来从未曾看清楚过。

 

议:男女事儿!

 

不事儿,就坏了。

 

不设计,不算计,来了就来了,去了就去了。如此,事儿不断,祝你,好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