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院菜市口 ,今儿咔嚓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赵忠祥去世了

(2020-01-17 06:18:48) 下一个

赵忠祥去世。

 

假正经的一代终于到了谢幕时刻。

 

刘晓庆自诩:“许多人是看着她的电影长大的”。其实是,直到她逃税坐了牢,她和看她电影的人才“长大”的。她长大后很快出书,其中一句显示她的长大:“再不干没名没利的事了”。

 

坐怀,乱了。见到了总是在朗诵之外的赵忠祥。退休后,那穴走得,那古董集的,那银子挣的。挺赵忠祥。他不装了。据说因为不肯做穿刺,发现癌时,也病入膏肓。临终不忘把钱财留给自已最喜欢的还不知道钱是好东西还是王八蛋的小孙子。挺不错的老者赵忠祥。他的遗愿:在他的葬礼上,就播他的《动物世界》的解说。挺有水平。

 

《动物世界》前,他代表着全国人民装“今年将召开”的隆重,装“美帝悍然侵入柬埔寨”的愤慨,装“巨巨大重大不可弥补的”悲痛,装“我们的生活比蜜甜”的幸福。

 

那张国字脸堆着笑,端着严肃,充着“喉舌”。

 

一开放,乍地松下来。《动物世界》里,他和他的听众都在找不装的自己。至此,大家都还是有点装。

 

他退休,挣外快了,大家下海的下海下岗的下岗了,于是他也真了,见到漂亮的女人,不自禁了,住了豪宅。被采访时的样,也不“中央的人”那般端了。

 

赵忠祥去世了。不装的时代当开启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