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失望即成长

(2020-01-12 04:43:28) 下一个

四岁的时候,我去农村大姑家呆了几个月。

那时候,最好玩的地方,是村口的大石砬子;最好玩的游戏,是和农村的小伙伴一起,带着草帽,背着树枝做的“枪”,去“占领”石砬子。石砬子太高、太陡了,险峻如华山,爬起来很费劲。我还记得爬的时候,我一抬眼,视野满是小伙伴们的一溜小屁股,在认真而吃力地扭动着、攀登着。以至于很多年后看到珠峰登顶人满为患、排长队的照片,我居然会回想起这一溜小屁股。

每次都费点时间和力气,才可以爬上去。站在石砬子顶上,觉得可以看得好远,真是有点“登东山而小鲁”的感觉。

最幸福的事,是村子里的一个总是穿着花衣服的漂亮大姑娘,很喜欢我。她是独生女,彼时尚未婚嫁。那年头,独生子女跟大熊猫一样少,所以她的家境显得比别人家好不少。每次见到我,都是满面春风,总是“恶狠狠地”掐一下我的胖脸蛋子,然后牵上我的小手,带我去她家。

到她家,她就让我唱样板戏。什么杨子荣、郭建光、雷刚,我都会唱,并且自带音效和造型。每次都把她乐得面如桃花。唱戏的时候,她总会赏我糖吃。那时候,糖可是稀罕物。

时光荏苒。大概四年后,“齿更发长“,我个子长了一大块。那年寒假,我再次来到大姑家。来之前,心里充满了想象和期待,迫不及待想爬那个高高的石砬子,和给那个穿花衣服的大姑娘唱戏。

我第一次的失望,发生在村口:当年看起来像华山一样险峻的石砬子,怎么会这么矮?这么平缓?后来我又再登上过一次石砬子,失望地发现,站在顶上其实看不了太远。

我第二次的失望,是再见到大姑娘的时候。那天在路边终于看到她。已经嫁人的她依然穿着花衣服,不过脸上却多了一丝成熟的风韵;她不再是一个人独行,而是手里牵着自己孩子的小手。她依然满面春风,但只是很礼节性地和我打了个招呼,再没有掐我不再那么胖的脸蛋子,再也没有牵我不再那么小的小手,就径直回了娘家。自然,我再也不需要唱戏,再也没有了糖吃。

对石砬子的失望,是因为我的成长;对大姑娘的失望,是因为别人的成长。

勿因失望而失望,因为失望即成长。

图片来自 banbaowang.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回复 悄悄话 Per aspera ad astr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