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欲乘风归去

(2019-12-17 04:30:23) 下一个

学脉诊学到“洪脉”的时候,方知诊脉不仅要知道脉是如何来的,也要知道脉是如何去的:

“拍拍而浮是洪脉,来时虽盛去悠悠。”

这个脉,像是海浪拍在礁石上,来的时候“啪”的一生脆响,像是礼花光荣绽放的一瞬,走的时候却如使女般谦卑地转身缓缓离去。

我这几年一直喜欢研究养生,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这样。直至此时,我明白了,虽然我的思想,还是迷在滚滚红尘里,追逐名利,可是心已确知,人生已是归途。

人喜欢说“赤条条的来,赤条条地走”,以示洒脱。“赤条条的来”我同意,不过能“赤条条地走”的人,在现代社会却是少之又少。

曾有几次,探望过满身插满管子的临终朋友。站在病床前,我描述不出我的心情。

人不应当是这样的走法。

我希望我可以知道自己的死期;

我希望在死前,我自己可以从容安排好后事。

我来的时候,是流火的七月。

我走的时候,却不希望在火中离去。

“我欲乘风归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