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剑客

来就不是客,全凭晒文章;相逢开口笑,过后多思量
正文

我的第一次:初尝酒心巧克力

(2021-03-05 06:05:26) 下一个
我的第一次:初尝酒心巧克力
 
 
 
活动ID:酒心巧克力
 
 
 
 
 
 
1974年的夏天,于中国于我们家都是那几年难得能稍稍舒心过日子的季节。
 
老人家的亲密战友接班人林副主席折戟沉沙外蒙的温都尔汗已两年多,而文革初期被当作刘邓资本主义路线的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也于前一年春天复出。历史象一个爱捣蛋的精灵,那几年给中央大国的"革命"事业开了一个大玩笑。"革命"路线的二号人物乘机出逃自绝于大业,而对立的走资路线二号人物却复出了,而且明显大权在握。
 
于我们家来说,五十年代末结婚后十几年一直分居在外地单位的父亲也于72年调到镇粮站,仍是财会职位。当时母亲还在乡下工作,只有星期天才回来一次,但一周其它几天至少有父亲当头,家里不再像以前那样几兄妹自行其事乱成一团了。当时我在上初中二年级,还有一年毕业才能升到镇中学上高中,但心里早有些等不及了。池塘对面的中学有读小学时朝夕相处了六年的街坊伙伴们,升初中时都去了对面的中学,只有我这个没去打点关节的留在了本校"戴帽子"初中班。好在还有一年就熬过去了,人年轻时日子好像过得很快。
 
端午节后的一个星期天,母亲从乡下回镇上家里休息,父亲也在家里。其实他也无处可去,满口的广东口音几十年沒变多少,再加上性格内向,来镇上两年多了沒交上一个朋友。印象中那是一个晴天,阳光从大门照进来落到地上,映得家里那间既用作会客又放着一张八仙桌吃饭的堂屋亮堂堂的。那天我也在家里,对着八仙桌上铺开的画报临摹水彩画。升初中时留在原校的我孤家寡人,只好找到学校语文江老师家老三学绘画,有事忙着时间过得快些。
 
正当我忙着在纸上横竖乱抹之时,大门进来一个中等个子的中年人,叫着父亲的名字说要见他。来人穿着蓝色四个口袋当年算是干部服装的中山装,脚下黑色皮鞋,一看就是有一官半职的。但不是镇上当官的,那些人我都认识,而且说话口吻也不同,他们官位不大但总喜欢板着脸摆着一副当官的架式。来人明显发福了,圆胖的脸上眼睛笑眯眯的,说话慢条斯理。他沒说自己是谁,但一口省城口音透露了他的来处。眼见稀客上门,我赶快跑到后面卧室兼书房里找到父亲,告诉他前面有人找。
 
两人一见就直呼对方的名字,看来是老熟人了。父亲问他啥事需要到我们这个偏避的小镇来,又是咋打听到我们家地址的。客人说他大女儿前两年省城高中毕业后,和几个同厂子弟分配到我们镇乡下插队落户,一晃近两年了。他在省城肉联厂大小是个干部,这次代表厂领导来这边看望插队落户的知青子弟们,当然更关心的是自己女儿了。更重要的他没说,女儿下乡快两年,到了可以招工推荐上大学的年限,上下几级政府的关节该打点的打点该润滑的就抹点油了。说话间隙,他从拎着的黑色手提包里拿出一个扁扁的包装精美的纸盒,递给母亲说是送给我们的礼物。盒子有一尺大小,外面套着一层亮闪闪透明的胶纸,里面棕色纸盒上烫着大大小小的金字。时间过去几十年了,金字写的啥大多都沒了印象,残留的记忆中只有酒心巧克力五个大字。
 
感觉在家里说话不方便,父亲俩人聊了一阵就出门去了镇上的餐馆。具体他们在餐馆聊了多久又说了些啥,都是那个年龄的我不大关心的。当时更感兴趣的是那个漂亮盒子里以前从没听说过的,称之为酒心巧克力的新奇玩意儿。所以等半下午父亲一回家,我们兄妹几人就吵着母亲打开盒子,开眼福的同时也饱一饱口福。母亲找来小刀拆开透明胶纸后,揭开盒盖一看里面也很出预料,甚至当时的我觉得太高级,豪奢得有些可惜。盒子里是几十个正正方方塑胶压出的格子,每个格子里放着一个精致的指头大小的小玩意,外面还包着一层晶亮的锡薄。母亲分给我们每人一个,拆开锡薄后里面是一个小酒瓶样的棕色物体,发出浓浓的糖果甜香。曾经当过林场大少爷的父亲一生不多几次展示了他的见识,说棕色是一种叫巧克力的糖,里面还包西洋的酒威士忌白兰地。吃时要注意,小块小块的咬,不然里面的酒液会漏出来。
 
母亲问父亲上午家里的来客是谁,父亲说是五十年代初在省军区后勤部工作时的同事,山东人,姓罗。那时父亲是一个文职小参谋,罗叔是后勤管纸张笔墨供应的,所以两人有些一面之交。五十年代中期部队对家庭背景收严,两人都因家庭的问题剔出了省军区。父亲家里替国民政府管理过林场,这种历史背景的当然不能再重用了。重新分配时到了我们县武装部,下乡支农遇到我母亲,并于58年秋天成婚。同年"大跃进"全国大办钢铁,父亲安排去了地区钢铁厂,说是协助工作但实际上是清除出武装队伍。"大跃进"失败后钢铁厂破产,父亲进一步下放到地方基层,到一个镇上粮站当了会计。罗叔家庭问题没父亲严重,遭遇要好得多。清理出省军区后分配到省城肉联厂,让在老本行后勤科工作,最后成了科里管事的。他明显比父亲会来事,待人说话很得体,让人舒服。那时沒很深的体会,几十年后才知道这是生活顺畅的一种特质。
 
巧克力初吃有一种苦味,但在嘴里化了甜味上来后苦中有甜然后甜中有苦,是喜爱的复杂味型。里面的酒液咬开后黄澄澄像蜂蜜,闻起来有一股好酒那种浓浓的醇香。进到嘴里,很重的酒味,但不像家乡高梁酿成的白酒那样烧喉咙。一生不胜酒力,不太能喝酒但喜欢酒的气味特别是某些酒的芬香,所以只在特定状态下才喝。有好菜时喝一点,有朋来访时喝一杯。高兴时来两口,郁闷时只沾一点,当然摆弄笔墨之时必须要喝。说起来喝酒的理由好像还不少,但从沒想过喝醉,觉得豪饮是对美酒这种人类杰作的一种亵渎。
 
越来越觉得基因决定命运。有一种感觉,好像当年酒心巧克力的那几滴威士忌白兰地唤醒了基因里深藏的记忆,多年后寻踪而去,漂洋过海到了远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7)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谢谢。也好也不好,开始几位猜中的砸得痛快,后面的觉得不过瘾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谢谢。也好也不好,开始几位猜中的碰得痛快,后面的觉得不过瘾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然后过了十几年才有第二次机会,所以那个年代几块巧克力就记一辈子
mxhy 回复 悄悄话 甜蜜的巧克力,厚重的历史感,原来是五湖才子为这次活动带来了开门红,祝福祝福!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1974年吃酒心巧克力! 确实应当记忆深刻!
我第一次吃酒心巧克力应当是1983年吧!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握手,才知道你也在加拿大,加国华人人才济济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忘了给五湖兄点赞.不魁老派文人, 描写细腻.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小树啊,我就是在瞎说八道,这篇已经水落石出了,是五湖兄,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很好玩,文章是暖冬的,这不是自己讲的么,我没有上当吧?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高手!猜可能是杜鹃!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声音已经像是久经沙场了。握手握手。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wow,高楼入云天啊!今天长见识了,也提高认识了,哈哈:))
什么是竞猜,就是要捣浆糊,鱼目混珠,死不认账,死磕到底!
五湖兄过早“牺牲”了,不过,教育了我们一大批新来者,谢谢啊!:))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博主评价我喜欢,王府要成为城中城....村儿也行:)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千万别谢我,都是燕剑客喜剑客组织的,我出个“场地”!这主意不错,以后改租王府为生得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吴兄的点评。。。)
...................................
到这里来才知道很多高手,平时都没有看他们的博文,都写得很有水准,这里是文学城中的“文学城”,学到很多东西。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是我的,漏字了,关键词,我:)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所以啊,五湖兄太实诚了,想不起第一次,生搬硬套啊,就像当年谈恋爱时跟对方说的,你是我的唯一,这里省去500字:)
这篇是的,加上省略的500字,已经达到长度要求了:)
大家开心就好!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过奖了。初次参加活动,别人一闹腾就稳不住了,下次菲儿办活动,我一定和对方死磕 :))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来晚了,好高的楼呀!一层一层地往上爬,跟着大家一起欢笑。这次来了几个大才子,第一篇就是别样的风格,只可惜一下就被众姐妹们识破了。五湖兄,一回生二回熟,下一次就知道怎样跟这帮才女玩深沉了,谢谢好文!
谢谢迪儿的辛勤付出!原来生活在美国的网友发文还要起早床,所以还是每个马甲自己发文好。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呀杜鹃!求你暂时忍住笑,不然我也会跟着你笑,那就藏不住了 ^_^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感谢清静拉我参加这次活动,很好玩。也感谢迪儿的信任让打头阵,虽然过早暴露没完成任务,但为后来者积累了经验,活动会越来越成功。加油!!!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是你写得太好了!你参加优秀博文选拔赛来了:)你得改变,伪装,潜伏。
哎呀,我自己还没伪装好呢!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感谢王妃组织这次活动,太有意思了。这次暴露过早,一是自己无能,二是清静,暖冬,无法弄,晓青这些"共军"侦察太聪明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总是把我想的但写起来特费劲的给准确表达出来了,谢谢你。其实上周五清静发了悄悄话邀请参加,但苦于沒啥有意思的"第一次",拖到这周三想起酒心巧克力的故事,才答应清静和迪儿参加,所以真的难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那就太好了!在此也请王妃暗助,多谢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刚才去五月花家里溜达一趟,大宝藏啊,笑到肚子痛:)))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看到了,千万憋着不要说,还请把水搅得浑不见底:)先谢了哈^_^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对我们都得分了,麦禾儿这回不用担心猜不到了!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荷塘微漾”请注意:

明天3月6号,请“荷塘微漾”在美东时间12点之前发文,谢谢!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娘娘,请查悄悄话,谢谢。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喜儿是主持人,会替你打掩护的,放心吧五月花:)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是啊,花儿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看过了。不过我会帮你搅浑水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意外发现来晚了也有好处,猜完了就可以马上对答案:)
五湖好文笔,女侠们好厉害,一猜即中。这篇巧克力大家都得分了:)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哈哈哈!禾儿,这回我保证藏得严严实实的。
就只怕喜清静,她太了解我了 ^_^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欢迎大家来王府,首发就好开心,好热闹! 剑客们,组委会和迪儿,辛苦了!好久没这么闹,请大家一定尽兴,当是自己家哈!五湖这篇乔老爷给个啥奖呢?最快卸甲奖?不打自招奖?...建议给一大盒乔府酒心巧克力!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周末一大早就让我爬这么高楼,不敢坐电梯怕错过风景,结果爬了一半就碰到了“裸奔”的“五湖以北”,美女们刚动动嘴就让你招了,缺乏革命信仰啊!:)记住:在王府是宁死不招的,哈哈,很高兴认识酒心五湖!
这单子上只有5位是没来王府玩过的,这篇读过就觉得是生人,比我大一两岁,父亲广东人,住镇上,有兄弟姐妹....一下子扣除所有我熟悉的博主,但以为文字有女性的温婉,有许地山的淳朴,所以怎么也不会猜到的。。。

我迷迷瞪瞪把这评论贴到前面的博客里了:)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五月花要藏好了呀,别让我又抓到你。:)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兄的点评很专业!:)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给思韵的点评加100,完美!:)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最喜欢看喜儿和乔兄碰剑,说不出的洒脱之美!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红米,是一群人披着马甲来王府发文章,然后大家开始互相剥马甲猜博主真ID。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喜欢读思韵的评论,有滋有味甜蜜蜜。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老师,下次你也要来参加噢。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没搞懂这是在干吗,但是,好想吃酒心巧克力啊。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波顺利通过,等着第二波的开场锣,噼里啪啦紧着上,拿好放大镜????,戴上黑手套,到TA家淘证据去:)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波顺利通过,等着第二波的开场锣,噼里啪啦紧着上,拿好放大镜????,戴上黑手套,到TA家淘证据去:)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现在的茅台有问题。我朋友在五粮液公司搞销售的,送我一瓶五粮液,应该是正宗吧,可我喝着就是不如以前的酒好。过去的名酒是真的好。现在吗,价格往上,质量往下。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又细细读了一遍文章,才理解了五湖兄之所以裸泳的别无选择。文章里所有让人回味无穷的细节,无不包含着最沉甸甸的时代沧桑:父母婚后十几年分居,家庭成分对个人的压制,官与民的差别,还有大炼钢铁类似的各样运动带来的生不由己…写实,只有写实,才能带出与这些无奈心酸相匹配的震撼,也才能让读者真正理解最后一段话里的“奔向远方”所包含的欣慰。

我们猜谜固然欢乐喜庆,但是一篇好文章的风采远远重过仅仅是娱乐。从这个意义上,五湖兄的开篇是我们这次活动的巨大成功,把我们的活动一下子就带到了新的高度。Cheers,朋友们,继续加油!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不错,尤其是下半部分。
这一篇我开始以为是大马,因为她以前在广东,但是详细一看,不是!大马的文章语速更快,像演讲!接着以为是牟兄,但是和他风格不一样,牟兄的文笔不喜欢长句,他的文一出来可能马上会把认出来。有意思!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谢谢了,主要是活动命题好,也就好写了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有道理,哈哈。王府的剑客,公主个个都是冰雪聪明的,也都挺会闹,搞活动就应该这样,挺好的,祝禾儿周末愉快。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感动人的甜蜜故事,写得非常好!猜不透,只好看精彩的评论。原来是五湖的文章,了不起!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哈哈,喜欢这个名字的似乎很多,我注册的时候说栀子花开这个ID已经有了,可我实在喜欢就加了个2020,也是意义很特别的一年,疫情让我们聚在这里。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行家啊,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大街小巷清香四溢啊,得谢谢你的好文,把大家都聚在这里,今天很开心,认识很多新朋友。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艾玛今儿啥日子啊?一个两个的都替我要奖,奖不奖的不重要,就喜欢这个人情味儿。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两月前喝了一瓶茅台,身体差点出问题,以后写一篇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四川栀子花也多,插女子头上,堪比迷魂香呐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小不用急,有你抓耳挠腮的时候。:)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请什么罪啊,应该请乔兄给迪儿发大奖。:)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不用具体说明,就说”我父亲原来的工作单位“,越模糊越好。:)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依旧兄,四大才子就是四大才子啊,王府有四剑客,四大花旦,不能有四大才子?:)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少碰碰剑。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我喜欢叫栀子花的人:)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兄终于来了!好高兴!栀子花为王府开门第一天,写了一篇新闻报导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967/202103/4759.html

王府特邀记者非栀子花莫属!乔兄颁奖的时候,一定给栀子花发个大奖啊。:)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写得真好。还记得那时的酒心巧克力。说起喝酒,像你们不胜酒力的人要喝特别贵的好酒。不容易醉。真正好的茅台香醇润口,比用高粱做的白酒好喝多了。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哈哈,我也是看前面喜清净提供的线索找过去的,太兴奋了就留了一爪
不是江南的,正宗北方人,小时候我外爷家院子就有一棵,这些年一直对栀子花情有独钟,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单纯喜欢那花儿?还是种花的人?亦或只是追忆逝去的青春?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真有意思,有人缘啊!
对了,碰一下剑!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小仙,好久没见!快乐不能少了你!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好!还说呢,都是人精。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先生好!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好期待啊,得不了就是看一眼宝贝上上见识也是好的,只能说城里才子才女太多了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听起来,我们的父辈都有类似的经历,很无奈。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好,记得有一次也是一诈就交代了:)))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拜见圣母,好久没进城了,问好!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马哈,一见你就笑!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好!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兄好,还礼还礼,都是老乡。父亲是地地道道的老广,母亲是几百年前湖广填四川来的客家人,所以说起来话长呀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五郎,好文!原来你也是老广,这边有礼了!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好!牛年快乐!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您内个入党介绍人,用力过度,心是好心!^_^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王府好久没这么热闹啦!欢迎这么多新朋友加入!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各位朋友大家好,久违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谢谢大魚帮忙搅浑水,虽然技术差了一点,谁叫咱都是新人呢。以后往最相像的方向带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是我把五湖请来的,又糊里糊涂地把他暴露了。玩儿的太认真了,我回家面壁思过去了。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弟,喜儿根本没挖坑啊。只是十分温和地轻轻推了一小下儿,就把你从幕后推到前台了。五湖兄弟太诚实了,下次要说什么都不承认。

欢迎五湖兄弟把我也猜出来报仇啊。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褒奖,愧不敢当呀。还是能力有限,能把事情抖清楚句子弄顺就很费力,哪里还有余力放烟幕弹呀。换了你,清静一凡,能模仿别人的笔划,弄得对方有口难辩,"打死也不能说"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哈歌杜鹃,的确好久不见,一直瞎忙,前几次王府活动都正好出差在外,这次巧了,刚从外面回来,赶紧来跟大腕高手们学习:))
期待杜鹃精彩好文:))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我是第一时间服了妳!把人家粮站都捅出来了^_^喜孩儿起得早,记性还好,大把前途!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抱抱小小,好久不见。我们集体得一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说得有道理,国共谍战剧很少看,觉得同民族内斗难受,但型侦剧看得多,前一阵追三叉戟,这两天在看暴风眼。谍战双方都是高智商,多看确实可以学几手 :))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说的是呢,不过五湖的这篇写的实在是好,温馨的故事,感人,满满的回忆。金句太多,容易暴露,应该学领导屏蔽金句:)))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东部的朋友要手下留情啊,我们西部的网友还在梦乡,你们就已经真相大白啦:))
不过,文字一看就是五湖的风格,细腻、真诚、朴实,温馨怀旧,亲情满满,好文!

没想到一觉醒来,王府已是热闹非凡,俺是新人,只有挤在人群后面跟着大家长见识啦:))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是啊,杜鹃,我也在想呢,五湖兄为啥一下子就承认了呢?咱王府不是无理也要辩三分吗?也是啊,才子就是才子!五湖兄太温文尔雅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另外要严正抗议喜儿,人说防火防盗防友人,此话千真万确。前几天悄悄话拖我进活动先挖坑,等我一出来就率先爆光,按四川来话就叫"点水",再一脚踹到坑里。太悲惨了,建议活动增设苦情悲惨和挖坑泄密两个奖项。前者安慰受伤的心灵,奖杯先放我这儿,后者惩罚泄密者,以警效尤 :))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笑得肚子疼。五湖兄,你咋地一下子就承认了呢。王府传统是,打死也不承认,男扮女装,把水搅浑,指鹿为马:)))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大伙们玩得真欢乐呀。感觉这个活动就是文学城今年的第一出大戏"文学城乘风破浪的姐姐",我就是那个不会说话的黄兄,第一个出场脑袋快碰扁了,但姐妹们高兴我也就高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嘛 :))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来五湖家负荆请罪。
为了公平起见,发文基本是按照报名先后安排的。但是第一位报名者,因为无法回避的原因,几乎处在暴露状态。等我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前三天的发文者已经相互确认,失去了前移的可能。因为时间紧迫,我只能求助于私交深厚的网友,于是宅心仁厚的五湖兄被我拉来救场。
一早起来看到这幅场面,我真是又喜又愧。喜的是五湖兄不负众望,为这次活动赢得了开门红。愧得是我考虑不周,低估了大伙的聪明才智,害的五湖提前牺牲。
王府真是人才济济啊,一个个福尔摩斯猜想,一串串妙语连珠,让人欲罢不能。谢谢大伙捧场,是你们,带来了王府的星光灿烂。同时感谢活动主办:王妃,喜清静,燕麦禾儿,谢谢你们在幕后的鼎力支持。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我没看后面留言,读着开始想到的是王妃娘娘,后来读到父亲是广东人,就想不是王妃,她家是北京人,一下子想到五湖以北。再看留言觉得同学们的眼光还是很亮的:)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五湖实诚呗,他如果说个供销合作社就能把水搅浑,是不是啊禾儿?^_^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喜儿也就是大清早,脑子灵!hehehehe 溪姐姐罚她晚睡,看她能爬起来不?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栀子花儿,赢了四大才子之一的乔宁,乔姥爷发大奖。那叫一个玲珑剔透,金碧辉煌,五花八门,全是宝贝。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耶,好禾儿,击掌叫好!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弟,我猜到你是因为读过你很多文章啊。所以不能怪罪我噢。不但不能怪罪还要当我是知己哦。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查悄悄话。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溪姐姐来了!抱抱!:)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威武!:)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这是我们的传统,封官封名可着劲儿地高大上。瞧瞧我们当家的就知道了:)
这是王府,想封啥封啥:)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鱼的大马哈鱼尾巴搅浑水很给力!晓青领导的妈妈和外婆是上海人,没听说她父亲是广东人。其实要是鱼鱼的父母在小镇工作过,怀疑对像很可能就是鱼鱼,鱼鱼的妈妈是南京人。文里的父母明显的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不管是谁写的,酒心巧克力的文笔真实,生动传神,大赞!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五湖兄好可怜啊,谍战剧看得太少了,替新人们挡子弹,最先光荣牺牲了!:)完全赞同一凡的建议,亲爱的新童鞋们,赶快回去改你们的文章,不然就“裸奔‘了。王府没有那么多大浴巾。:)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老溪先用排除法,鱼鱼的父亲是广东人,家里60年代在广州用侨汇卷买了房子,应该没有住在乡镇,排除鱼鱼。读过五湖兄从小镇考上大学的大作,但也不知是否家里父母被下到镇上,于是去到五湖兄家,刚一进门,就闻到淡雅的栀子花香,Bingo,线索来了“父亲在永川一个镇粮站工作”。握爪博主栀子花开2020,喜欢栀子花,是江南美女?栀子花还是福尔摩斯的女学生啊!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鱼儿,不是我吹,我肯定是第一个读到文章的。你一批驳,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我应该在赶回家之前先投几发烟雾弹的。不声不响地跑,太耽误时间。
其实我跟五湖兄一样,文章太裸,鱼鱼到时候一定要使劲儿地帮我搅合啊,拜托先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看来是五湖兄没悬念了,集体得一分!:)建议以后发文的童鞋们要尽量保护好自己。多设埋伏,多打掩护,多福水东引,多借笔与人,还有,就是多写金句,多猜自己是别人,多猜别人是自己,然后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等等,等等!我抛砖引玉啊!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算了吧思韵,八点多才到,人清静六点多就堵在门口啦!谁家还没几条大浴巾?切
zhshqg 回复 悄悄话 酒心巧克力那个时候只有哈尔滨秋林才有。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别,逗死我了,还有这么个封法,自封"闲人""坐家",祝清静周末快乐!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五湖兄啊,这里都是小精豆,小顽主,小坏坏,你怎么不遮不掩地就扑通来了个裸泳呢?!我急得赶紧回家想拽两条浴巾,可还是太晚了……回来看到鱼鱼都说,这水没法搅浑了,我只好放弃!
不过兄莫懊恼,这说明你的文字早就留在人们心里啦,细腻隽永,丹青水墨。一眼就能分辨认出的,那是只有名牌才有如此效应啊,祝贺五湖兄!
这篇散文就是一首抒情诗……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谢谢依旧兄弟鼓励。你们被封为四大才子了。祝贺。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亲,悄悄话回复了,谢谢亲!:)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思韵快来呀,再不来,酒心巧克力都要被抢光了!:)))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猜的很好,有点福尔莫斯的意思+1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俺斗胆来猜一猜:文中高粱酒引起了我的好奇。猜一定是喜欢喝酒的人。应该是男士。顺着楼下大家的线索,去了五湖的博客,发现了黄凉粉博文。那是重庆的小吃。博主是重庆人。重庆的高梁酒也叫白酒。所以答案是“五湖”兄了。:)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开篇高、大、深,文字夺眼,味道酒深,回味无穷,有读范文的标志。迪儿妹子的按排果然出手不凡,第一篇大篇保证上了首页。

这是一个出自男性的手笔,生活阅历可见一斑。对政治敏感,会喝酒,50年代后期的产物,会讲广东话,来自农村的干部家庭,家中兄弟姐妹不少,父亲能干,母亲慈祥,还有很多很多的线索。同意一凡,锁定四大才子,根据大家挖坑,五湖其一;牟山雁其二;画押几率,五湖兄八成以上,牟山雁兄二成;江湖常有颠覆。

思韵妹子必须大义凛然,先出来指证,再听你夜半歌声。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看出来了,江湖经验太少了,还需要继续历练,还挺好玩的,边猜边熟悉下人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没看过五湖的文,按你给的线索我去五湖博文里找到了答案,文风也像,跟你押五湖,哈哈。以前没参加过,赢了有啥奖励?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1

五湖兄,为了你这篇,特意又去你家看了你别的博文,“印记”很深啊,哈哈哈。清静说得对,写得非常细腻,有历史的大背景,又有生活的小细节,就像禾儿说的娓娓道来,一幅幅生动鲜活的画面在眼前徐徐展开。。。

哈哈哈,马哈为五湖打掩护。五湖兄沉不住气自辩。

禾儿回复你了,请查看。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栀子花儿,这些人都是人精。不定取个什么马甲装神扮仙儿呢。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思韵快粗来,我们等着你来鉴定呢。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哈哈,我不给自己打埋伏,只给我五湖兄弟挖坑。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大鱼你这是帮五湖呢还是坑五湖呢?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下次轮到我了,我三更半夜来贴:))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这么一大早贴出来的,只有东部时区的,排除晓青:))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低估了王府活动的难度,开门第一篇就颠覆了我的认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看来要想猜出来我还得去补很多课,掌握的线索太少,单从文风看有两个疑似人选,但感觉又不会起这个网名。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五湖!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喜儿不要混淆视听,为自己打埋伏哟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等思韵妹妹来鉴赏,是不是五湖兄的?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 跟着大家猜,押宝五湖兄!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水沒搅混,我尽力了五湖!^_^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友情胜过亲情啊!好文,赞,赞!!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一群福尔摩斯!应该是四大才子之一!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对了,是五湖,他好像爸爸在粮站工作。清净提醒了我:)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猜这是牟山雁的笔法,看过几篇他的东西,就是这样的风格,具体内容忘了,笔法老练:)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细腻的文笔,温文尔雅。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想起来了,五湖兄弟的爸爸在粮站工作。这个是五湖写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记得看过有人的爸爸在粮站工作。是谁啊,想不起来了……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娓娓道来,一幅幅生动鲜活的画面在眼前徐徐展开。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我猜她是领导: 晓青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3]
[4]
[5]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