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用进退废文摘(2)

(2021-05-10 07:31:30) 下一个

 

慢性损伤不仅让疼痛系统的细胞更容易启动放电,还能让我们的疼痛脑图扩大“感受域”(也就是它们映射的身体表面区域),叫我们感到身体表面更大的区域都出现疼痛。。。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颈部疼痛蔓延到了脖子两侧。

如果脑图放大,一幅脑图里的疼痛信号会“溢出”到邻近的疼痛脑图。接着,我们会出现转移痛(referred pain),身体的这一部分受伤,却会在隔着一定距离的另一部分感到疼痛。最终,疼痛脑图的启动放电变得极为轻易,最小的神经刺激,就会令人在身体的一大片区域都出现难以忍受、无休无止的疼痛。

因此,越是经常觉得脖子刺痛,他大脑的神经元就越是容易意识到,痛感也就越强烈。这种证据充分的神经塑造过程叫作发条拧紧(wind-up),因为疼痛系统中的受体启动放电得越多,就变得越敏感。

他意识到,他逐渐陷入了慢性疼痛综合征,而且这是个恶性循环,就像大脑上戴了紧箍咒:每次他经历疼痛发作,意味着下一轮发作会更痛更糟糕。他的疼痛信号的强度、持续时间的长度,还有它在身体上“霸占”的空间量,都在增加。

这就是神经可塑性发狂的情况。

《影响疼痛的主要因素》(Central Influences on Pain),开始调整强调的重点。慢性疼痛定义为“习得性疼痛”。慢性疼痛不仅预示疾病;它本身就是一种疾病。人体的报警系统卡在了“开”的位置,因为人无法救治急性疼痛的成因,中枢神经系统遭到损坏。“一旦设置到了慢性档,疼痛就更加难以治疗了。”

急性疼痛是我们感受到的一种感觉,一种从下(我们的感觉接收器)往上进入大脑的“输入”。但慢性疼痛更复杂,更偏向于自上而下的过程。疼痛神经矩阵理论的实质是,慢性疼痛主要是知觉(perception),而非未加工的感觉(sensation),因为大脑考虑了多种因素来判断其对身体组织的危险程度。大量的研究已经表明,在评估损害时,大脑不光发展出了对疼痛知觉的主观体验,也在评估是否可以采取行动来减少疼痛,它对损害是会改善还是会恶化产生了期待。这些评估的总和决定了我们对未来的期待,而这些期待又在我们感受到的疼痛水平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为大脑深刻地影响了我们对慢性疼痛的感知,他提出了一个概念,认为慢性疼痛更多的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输出”。

因此,疼痛回路不是从身体到大脑的单向回路;它不断地循环信号,从身体到大脑,从大脑又到身体。完整的疼痛反应并不随疼痛信号进入大脑而停止。它开启了无数进化而来的自动响应,以求避免进一步的伤害,促进痊愈。我们蜷起身子;我们保护自己受伤的肢体,不让它们活动;我们呻吟,我们大喊求救;如果可行,我们会再三评估自己伤口的严重程度;研究表明,基于自己最新的评估,我们搭乘着跌宕起伏的情绪过山车。如果一个人胸骨背后的胸口疼痛向下延伸到了左胳膊,并认为这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他会体验到比医生诊断的肌肉拉伤所致的更为剧烈的疼痛。

“大脑调低过度活动,对传入的活动给予了反击。”他详细介绍所有能够这么做的痛苦调制通路,从源自大脑皮层(人进行推理的地方)的最高级别通路,到脊髓这个较低级别的输入区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