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活里的太阳和黑洞

(2019-02-11 11:29:00) 下一个

我平时坐通勤火车。每天来来往往就那么几班。乘客大部分是持月票的上班一族。

时间长了, 都和列车员大叔们混个脸熟,成了朋友。大家每天一早一晚互致问候,亲切又客气。

大叔们都是好心肠。平时,眼看着站台上乘客上完了,在火车启动之前,他们都还会最后四下张望一回。如果这时候,你大老远气喘吁吁地飞奔而来,他就会好心地等你几秒钟。这份体贴, 叫你忍不住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如果你晚得有点儿过分,他也会发点儿牢骚。一次,我就晚得过分了。 那回,列车员都已经上了火车,而且放下了梯子的盖板儿,等他要关车门的时候,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脸儿才突然出现在车门口,并且用最可怜巴巴的眼神儿祈求地仰望着他。“我的个上帝呀!!”列车员不由恼怒地喊了出来。一边儿感叹我把时间把握得这么极致, 一边还是不情愿地重新掀起梯子盖板,放我上去了。 火车随即开动。我当然是满心的感激涕零,只有一个劲儿说谢谢的份儿。脾气每个人都有。 能迁就,就是一份善良。

赶上有孕妇,盲人,或者是腿脚不灵便的,大部分列车员还会很细心地在上下车的时候站在门口,不失时机地扶上一把。遇到带大件行李的乘客,他们也会主动帮你提上提下。

人心都是肉长的。去年圣诞节之前,一个爱心满溢的年轻姑娘,把一大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送给当班的列车员,并号召全车厢的人一起大声说“感谢你的辛勤工作!祝你圣诞快乐!”那温馨的场面,能叫泪点低的人哭。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列车员队伍里,有个另类中年老大妈,五短身材,没有脖子。脑袋就这样,毫无过渡地架在肩膀上。花白的头发蓬蓬松松地编了一大堆小辩儿,乱糟糟地披在脑后。那样子,俨然像头愤怒的长毛狮。按说我们不应该以貌取人,可事实是她的脾气比她的长相还要嚣张跋扈。

如果赶上她当班儿。 你最好规规矩矩的听话,不然,她就会特别斗志昂扬地和你干上一架,让你一天,甚至几天都不好过。

一次,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大叔,可能没注意标识,浑然不觉地在静音车厢用手机打电话, 被大妈抓到。 她一手叉腰,一手直指他的鼻尖喊道:“不知道这里不让打电话吗?马上挂了,不然下一站,就是你的下车站!”文质彬彬的大叔哪里见过这么彪悍的泼妇气势,吓得诚惶诚恐。二话没说,马上乖乖关了手机。连一点儿要分辨的意思也没敢有。

还有一回,一个坐在我旁边的倒霉女士,在大妈查票的时候找不到自己的票了。 她手忙脚乱,一遍又一遍地翻找着自己提包的各各角落,最后急得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也没看到车票的影子,急得满头大汗。要是换了别的列车员, 都会先略过这个人,给点儿时间,回头再查。 不过大妈可不是一般人,整个过程,她非常坚决地站在这个女人跟前,用秃鹫一般的目光盯着她,嘴角上还挂着讥讽的笑容,好像特别享受这带给别人尴尬的快感。开始,车厢里还有悉悉索索的说话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紧张的气氛如涟漪般慢慢蔓延开,周围静了下来。 大家屏息静观事态。车厢里紧张得好像有颗随时要炸的雷。“你不用瞎找了,没票付罚款!”大妈等不及了,怒吼一声。“我当然有票!”女士这时候也被 激怒了,涨红了脸,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时候大家才看到她的票乖乖躺在刚刚坐着的座位上。也不知道是怎么掉到那里的。一场眼看不可避免的战争登时戏剧性地偃旗息鼓了。大妈本来憋了一肚子的能量要发泄,这下被生生堵了回去,简直如鲠在喉。她气急败坏地冲着后面的乘客咆哮“都把票拿出来,把票拿出来!”那架势,完全就是狱警训斥犯人。乘客们都赶紧老老实实找出车票,还不忘正面朝上。以免被她鸡蛋里挑骨头地刁难。

及她走远,人们才忍不住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这人怎么了?”

“一定是被男朋友甩了。”

“她这样的,会有男朋友么?”

大家禁不住哄笑。

有的人,心如太阳,带给你温暖,有的人心如黑洞, 耗尽周围的 能量。

愿生活里,有太阳的日子多些再多些, 有黑洞的日子少些再少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冷月皎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Thank you for the compliment! To satisfy your curiosity , my train is in DC.:)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Hahahaa, nice essay. Is this the Metro North line between NYC and Connecticut?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