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马克谈天下(196) 谷歌微软和甲骨文LG

(2021-04-07 19:21:48) 下一个

最近的科技界有点忙,而很多的新闻可能是超越了新闻本身,有点预示未来的前景,今天就来梳理一下,发表一点自己的感想。

第一条引起广泛关注的科技新闻是,谷歌和甲骨文对Java  API版权纠纷的史诗级诉讼,在缠讼了11年后,终于落幕。美国最高法院以6比2的投票裁定,谷歌在Android操作系统中对甲骨文Java API的有限复制构成合理使用。此案的里程碑意义重大,解决了涉及计算机代码类型受美国版权法包含的问题:对API的合理使用,并不构成侵权。

谷歌与甲骨文版权纠纷案大翻盘谷歌反败为胜- YouTube

对于非软件专业人士,可能不太懂得什么是API,更加搞不清楚,这个判决对于整个电子行业,乃至于整个高科技行业会有什么影响,那我就来做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来设法解释一下什么是API,然后这个判决的重要性就一目了然了。

API就是接口或是通道,负责一个程序和其他软件的沟通,本质是预先定义的函数,让多个软件模块可以方便沟通。让我们用一个生活中的小例子来给非软件人士解释一下什么是API。如果你去KTV唱歌,我们都会用一个点歌机点歌,而被点好的歌曲会依照顺序被播放出来,但是KTV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点好的歌曲通常是有个DJ专门找好DVD,然后播放出来,换一首歌就很有可能要换一个DVD的,现代版的KTV中的点歌系统就是用到了API,通过API把用触摸屏点好的歌送给后台系统,后台系统就会把歌曲找好,生成播放曲目并自动播放。API可以说是现代软件行业的一个创举,极大的方便了软件的通用性和可用性,而且大大减少了重复开发,降低了软件的开放成本。

Getting Started with the NSX SD-WAN by VeloCloud API - Lostdomain

如果这个案件的结局是甲骨文胜诉的话,那么全球各地的软件开发人员,尤其是开源开发人员,都将遭受打击,影响的绝不仅是Google而已。

甲骨文对Google的诉讼,皆与其并购Sun Microsystems所的继承Java资产有关。在Java的早期,即1990年代,Sun面对的市场是Microsoft巨兽,因此本能地抓住任何有前景/钱景和可标准化的东西,积极发展,以便在Microsoft为大的市场中受益。Sun也明智地预见了对Java的威胁,并围绕Java建立了一个复杂的版权,专利和商标壁垒系统。

后来,微软也确实试图“拥抱和扩展” Java时, Sun成功地起诉了微软,要求其支付巨款并停止。把时间快调10年,市场已经完全改变。微软的人设是一个垄断者,走上了由IBM反托拉斯解决方案之后的道路 — 高层的过时官僚体制,市场的法律行动风险,曾几何时,微软已经不是丛林中最大的猛兽了,而被快速发展的谷歌所取代。谷歌有系统地开辟一条生财新道路,其中最重要的就建立安卓系统。移动设备平台,其核心是Linux,但以Java为神经系统。

Google策略的关键部分,是让Android可免于阻碍地在世界各地使用。谷歌对每况愈下的Sun Microsystems的任何紧密关系都保持警惕,避从Sun获得Java许可。因为这样做的话,几乎肯定需要付出某种形式的每台设备使用费,这表示采用Android的设备需要追踪并付费使用。如果不用许可的话,谷歌就可以绕过陷阱。

为了做到这一点,Google从Sun的Java团队聘请了许多关键人员,并投入了大量精力。由于Java使用“虚拟CPU”运行程序,因此Google为Android购买了虚拟机,目的是避免获得Sun的所有JVM专利。 Google对实际的Java语言和编程接口感到更加放松,因为软件行业公认,编程语言和接口不能享有版权。 Google使用独立实现的代码来支持这些编程接口,也避免使用任何Java商标,从未将Android推广为Java平台。

事实上,Sun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欢迎Android将Java推广为开发平台的新工具。但是,Oracle的文化有所不同。在收购Sun之后, Oracle律师就开始忙碌了。寻找诉讼的接口。

Google诞生于一个将软件专利视为社会病态的世代,但Google收购防御性专利组合的步伐很慢,按照同行标准来看,防御力不佳。而甲骨文拥有大量的软件专利,都是通过自行开发和收购获取的,其中包括Sun,而Sun本身也拥有很好的防御性专利组合。当甲骨文对谷歌提起诉讼时,可以说是倾巢而出,指控谷歌侵犯了专利和版权,而其诉诸多项专利中的多项权利要求,给案件造成了沉重的负担,以至于法官称之犯规,并限制了可提出诉讼的专利数量和这些专利权的索赔要求数量。Google则拿着专利清单,一一挑战挑有效性及索赔无效。随着专利有效性的取消,此案的潜在损失越来越小,对Google来说只是零头。虽然法官下令两家公司的高管出席和解听证会,但是破局了。

而甲骨文仍然保有一些专利权利要求,希望藉此让法院下令禁止发布安卓系统,迫使谷歌支付权利金。这对Android不利。如果甲骨文获胜的话,将树立法律先例,使平台供应商的控制行为合法化,并在软件开发中引入复杂且不受欢迎的法制。头文件和功能原型将需要版权声明和相应的版权许可。开源开发人员需要检查他们使用的头文件上的开源许可证是否与其软件上的开源许可证兼容。整个科技开发将回到复杂和混乱将的世界,这将恐惧,开源软件开发不再自由。

MediaTek Bug Actively Exploited, Affects Millions of Android Devices |  Threatpost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的独有现象。在欧洲大陆的法律断定,编程语言和接口不太可能具有版权,即使有版权保护,但如果法律的侵权目的是为了互操作性,则写入法律的例外情况也会使版权被忽略。甲骨文获胜的话,有可能损害美国的整个技术行业。这就是为什么此案引起人们极大兴趣的原因。在Android上支付使用费的需求将改变移动市场的整个特征。但这不仅关系到相关的公司和技术。编程语言和编程接口确实具有版权的先例,将影响几乎所有的人。

第二个新闻就是上面提到的和甲骨文也有过恩怨情仇的微软,世界第一大的软件公司,当然现在也是软硬云兼施。

3月31日,美国陆军宣布,授予科技巨头——微软公司一份高达219亿美元(约合1437亿元人民币)的合同,该公司将为军方提供至少12万套增强现实,也就是AR设备。这份价值219亿美元的合同是微软上一次所得美国陆军增强现实合同的续篇。2018年,微软得到美国陆军价值4.79亿美元的合同,为军用AR设备制造原型机(军用版HoloLens 2)。美国陆军在声明中表示,该头戴设备使士兵能够在统一系统中战斗、排练和训练。当时军方发言人透露,该合同期限分为两段,分别为5年的基准期限和5年的可选期限。

从外观上看,微软为军方定制的这套设备类似连接了护目镜的头盔,实际上就是一种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或集成视觉增强系统(IVAS):通过增强现实和机器学习技术,将图像叠加于士兵的现实视野,可帮助士兵找准目标,甚至无需移动就能看见拐角的情况。

在模拟攻占房间的训练中,士兵们可以看到敌方目标的全息影像;还可以观看训练过程重放,寻找其中的错误。此外,这套设备可通过网络相互连接,坐镇基地的指挥官能够实时地看到士兵们看到的情况,士兵们也可以接收无人机等拍摄的实时画面;设备内安装了人工智能芯片,能实时追踪士兵眼睛和手的动作;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研发人员还利用护目镜测量士兵体温。

微软拿下美国军方大合同,员工却不满:工作不是为了研发武器|美国陆军|武器|微软_新浪科技_新浪网

美国陆军副参谋长约瑟夫·马丁曾表示:“我们将所有配备IVAS的士兵都纳入到传感器数据采集系统,以便与更大的网络共享信息。”美媒表示,新型头显设备与美军现役型号相比,性能提升了一大截:从夜视系统中看出去的景象不再是圆圈状,而是完整的180度视野。只需转动一个旋钮,热成像技术就能完成目前的夜视镜无法完成的工作。如果再给步枪装上观察镜,士兵们的安全性将得到更大幅度的提升。

对于微软此次与美国军方在AR设备上的合作,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目前AR设备在消费级市场中并未引起浪潮,就算是微软这类巨头公司,订单量也不容乐观。通过两次与军方的合作,共签订价值近230亿的长期合同,对微软来说,除了有稳定的资金来源外,还可获得在消费级市场中无法得到的数据资源。”

微软近年来与美国军方合作密切。除了为军方开发VR设备外,在2019年,微软还赢得了美国国防部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服务合同。微软正在成为美军武器装备领域的一个重要玩家。《华盛顿邮报》认为,微软正在成为美军武器装备领域的一个重要玩家。

不过,与军方的频繁合作却在这家科技巨头内部引发了不小的分歧。在2018年签订那份价值4.79亿美元的AR设备开发合同时,就曾引发了部分微软员工的强烈不满,请愿要求微软取消合作,并停止开发与武器相关的技术。而在赢得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云计算服务合同之后,一些微软员工要求微软推迟履行该合同。这些员工在公开请愿书中表示:“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研发武器,我们要求在如何利用我们的工作成果方面拥有发言权。”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曾为陆军AR项目辩护,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做出的决定是基于原则性的,我们不会阻止我们民主选择的机构使用科技来保护我们所享有的自由。”与此同时,美国陆军表示,AR技术可以帮助士兵瞄准敌人,防止平民被杀害。

第三个重要的科技新闻就和美国没有直接关系了,而是来自南韩的LG。

韩国LG电子株式会社5日宣布,因其手机业务持续亏损,企业决定缩减手机生产和销售规模,7月底彻底停产。这意味着LG在经营26年手机业务后,最终放弃了这块市场。

据路透社报道,LG将成为第一个决定完全退出手机市场的大品牌。其他风行一时的国际知名手机品牌如诺基亚、HTC、黑莓等虽然风光不再,但没有一家计划完全撤出这一市场。

商業熱話】LG即將退出手機市場,回顧8款經典LG手機| 新聞- Yahoo雅虎香港

韩联社报道,LG在发给韩国监管部门的声明中说,其智能手机业务自2015年二季度以来连续亏损,去年累计损失达5万亿韩元(约合44亿美元)。退出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后,LG希望集中资源开发其他新兴增长领域,比如电动汽车零配件、物联网设备和智能家居用品。智能手机业务目前是LG五大业务板块中最小的一块,仅占企业收入来源的约7%,预期到7月31日实现停产。关于手机业务部门员工去向,在韩国的员工将转移至其他业务部门和下属分支部门,其他地区的分流安排将由当地分公司决定。

LG留它在4G和5G领域的核心技术专利与核心研发团队,也会继续研发6G通信技术。就今后是否会对外授权使用其专利,LG说尚未决定。韩联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LG曾与越南温纳集团、德国大众集团商谈出售手机业务,但条件谈不拢。

LG1995年成立手机研发部门,曾经也以超大广角摄像头等创新设计引领市场。2013年,LG曾成为世界第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仅次于三星和苹果。但在那之后,LG旗舰产品系列出现软件和硬件故障,加上系统软件更新慢等弊端,使LG手机逐渐失去消费者青睐。分析人士还说,LG在营销方面水准欠佳,竞争不过同类品牌。按照美国康特波因特研究公司的估算,LG智能手机销售量目前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左右,排第九位。LG去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为2000多万部,而同样出身韩国的三星出货量达到2.56亿部,排名首位。

LG手机目前在北美市场占有率为10%,是这一地区的第三大品牌。撤出后,这块“蛋糕”估计将被美国苹果和韩国三星“吞食”。韩国现代重工投资证券公司分析师高义永(音译)说,由于LG在美国主打中端产品,而三星中端产品线比苹果丰富,可能在吸纳LG用户方面相对有优势。另外,LG当前在拉丁美洲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五。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LG退出拉美可能使三星和中国品牌受益。

我也算是IT的专业人士了,所以有资格做一点专业的评论。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和传统产业不同,高科技行业的公司,不论规模大小,市场占有率多寡,都有一个18个月生存定律,那就是只要18个月,一个高科技公司就可以从行业翘楚沦为关门破产,而历史上的王安电脑,诺基亚,黑莓等等当年如日中天的公司都会因为一个或几个错误,而葬送了整个公司。其中的原因当然很多,除了行业壁垒高,投资巨大,而且技术发展面临不断的选择,市场变化莫测等等,即便是今天苹果公司,当年在90年代中期也是有一段苟延残喘的阶段,几乎破产。

那这个就可以很好的解释最近的这几个科技新闻,甲骨文就像一个曾经富甲一方,家财万贯的老财主,当互联网开始革命时,它还躺在过去的巨大市场份额上打瞌睡,直到谷歌,亚马逊等一大批新生的互联网公司跨界颠覆了以前的软件霸主,甲骨文才如梦初醒,可惜的是,甲骨文并没有在开发上加大力度,而是大批的雇佣律师,希望弯道劫车,从谷歌微软等企业开始下手,但是十几年后,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甲骨文败诉。基于这个判决,可以预见开源软件会继续蓬勃发展,甚至可能迎来更大的春天。

甲骨文凭借低估值走高,增长前景仍可期- 华尔街日报

对比甲骨文,另外一个软件行业的老大,也是老财主微软,在印度裔CEO纳德拉的带领下,突出重围,先后在云服务,VR,Surface等多个方面赢得的巨大的市场,可见,巨无霸并不都是行动迟缓的恐龙,也可以成为创新科技的温床,关键还在于公司的发展思路和决策。

在微软的美国国防部合约中,我们也再次看到了DOD(美国国防部)对于科技发展的巨大推动力量,稍微了解一点互联网历史的可能也会记得互联网的由来,互联网的主要前身为阿帕网。1974年美国国防部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ARPA)的罗伯特·卡恩和斯坦福大学的文頓·瑟夫开发了TCP/IP协议,定义了在电脑网络之间传送信息的方法。1983年1月1日,ARPA网将其网络核心协议由网络控制程序改变为TCP/IP协议。ARPA网使用的技术(如TCP/IP协议)成为了以后互联网的核心。其它的包括GPS在内的很多现在民用化的技术,也都是最初从DOD的项目衍生而来,基于DOD长期采用的模式都是和大学,企业紧密联系,共同研发的模式,让DOD的很多项目都是前缘的黑科技,而VR技术也有可能因此出现技术上的突破。

最后还要提到LG,从LG的公告可以看到,尽管LG智能手机的名气不小,但是可以看到它始终无法成为LG的主要利润来源,甚至因为投入研发的费用高企,而成为赔钱的包袱。手机和汽车一样,属于一种刚需很大,市场竞争激烈,产品更新换代很快速的产业,对于企业的研发能力,供应链管理,市场推广,资金配置等等都有极高的要求,而且很容易形成赢者通吃,规模效应非常明显。以现在LG手机的市场规模和研发能力,包括LG的整体盈利能力,如果要维持手机部门估计还是有可能,但是壮士断腕也是一个企业在必要的时刻做出的艰难选择。

最前线|市场机构:2020Q4苹果手机出货量重返全球第一,华为首次跌出前五|智能手机|oppo|三星|vivo_网易订阅

抛开技术层面,LG手机的关门还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美韩的夹击,中高端市场传统上是苹果,三星的主战场,而最近几年,华为也加大力度,后面的OPPO,VIVO,小米也在中端手机市场发力,LG手机的消失可以说是中国制造业从低端向中端上移,从而占领更多市场的一个标志性记录。

最后,在本文就要完成时,看到另外一个科技新闻,东芝公司7日表示,已收到私募股权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的收购要约,涉及金额预计超过2万亿日元,这成为近期海外机构对日本企业收购风潮的最新案例。

公开资料显示,在东芝的核电子公司西屋电气公司破产后,这家日本企业集团于2017年筹资数十亿美元以加强资产负债表,自那以来,外国股东在该公司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为了缓解财务压力,近年来东芝瘦身不断,已经将NAND Flash业务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交易价格180亿美元,后续又将笔记本业务出售。

此次东芝收购案正逢另一家美国投资机构KKR加大布局亚洲项目,其意向也显示出对日本企业的兴趣。据日经新闻社报道,KKR于6日宣布,以总额150亿美元设立以亚太地区企业为投资对象的基金,在以亚太地区为对象的基金中创出历史最大规模。基金的部分资金将投向日本,围绕日本企业的收购竞争将更加活跃。据悉,这是KKR第4只投资亚洲的基金,金额与2017年设立的基金(93亿美元)相比增加6成,募集金额超过了当初的目标。

海信129亿日元收购东芝电视中国公司吞噬日本电子业

还记得八十年代,日本企业在家用电器,汽车,工业设备等等很多行业都做到了世界领先,而过了不到三十年,曾经世人皆知的日本名牌,比如夏普已经被电子代工的龙头鸿海收购,三洋已经并入松下,现在东芝也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对比中国制造的大踏步向前,向上,日本制造更多的是整合和向下。

总结一下,甲骨文代表的老式软件巨人正在逐渐让位给谷歌为代表的新型互联网巨头,而微软进行的自我革新算是一个老树新枝的例子,开源软件在案例法的保护下可以更加高速发展,LG为代表的中端制造业正在被中国的一大批企业超越和替代,而以东芝为代表的老式日本企业会成为以美国为代表的金融巨鳄的目标,但是需要明白的是,美国的金融巨鳄并不是代表美国政府的意志,来实现美国制造的复兴,而只是利用美国大规模低息债务的流动性,进行全球布局谋取利益而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有人问为什么美国金融私募对一家有些日暮西山的日本企业更加感兴趣,而不是新兴国家,比如中国的科技企业。我想在里面有些误解,一是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仍然是被关注的目标,但是因为中国的STARTUP泡沫虚高,甚至是最有钱的私募都觉得太贵,无法下手,二是,最近十年左右,大批的外资投入中国高科技企业,或是做竞争性投资,输得屁滚尿流,所以现在也会更加谨慎,三是,中美关系紧张,让投资高科技成为一个大国博弈得战场,双方投资都会有限制,属于高风险标的,不如投入一些民用民生安全(比如什么食品,饮料等等)。
Timberwolf 回复 悄悄话 不错的文章。
想当年,WALKMAN在世界上特别是年轻人群体中受欢迎程度不亚于今日的苹果手机。科技发展大浪淘沙,诚如是也。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