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翻书的东风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正文

“你有没有立遗嘱?”

(2019-12-14 12:05:24) 下一个

 

“你有没有立遗嘱?”

护士Rachel一边用手指轻快地敲点着她面前的屏幕,一边问着。

她似乎察觉我在这个问题面前楞住了,转过头来看见我的表情,绽出笑容说:“这只是个对急症室所有病人的例行公事的问题,跟你的病情无关。”

我缓过神来,也笑着说:“我还从没想过要立遗嘱。不过这个问题很好也很及时。我打算只要能从这里出去,我就去立一个。”

Rachel 笑出声来,说:“这样的态度不错。保持乐观对病情有利。” 又去看后面的例行公事。

她不知道,我是认真的。

我愣住的那个当口,是想起了以前看过的《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中,Violet, Klaus, Sunny, 姐弟妹三个孩子,因为父母不幸葬身火海,而被法院判给一个邪恶的远方叔叔Count Olaf 抚养。Klaus 在被 Olaf 虐待后,含着眼泪责怪父母生前没有立个遗嘱给孩子们一个保障。Violet 不理解 Klaus 一时委屈的抱怨,我却突然觉得 Klaus 是对的。

天有不测风云。若是在世上还有什么未了的牵挂,立一个遗嘱至少提供一点对不可知的未来的一点保障,就算是心理上的。年事已高的父母,有姐姐照顾着,比我自己更让人放心。儿子那么单纯可爱,不论是爷爷奶奶还是他妈妈,都不会太亏待他才对。

想到此,虽然还不知道要怎样立,但觉得身后已是安详和睦了。不禁又想我究竟对这个世界本身有什么留恋。究竟有没有什么还未了的心愿。前半生的努力,想要弄明白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到这一刻回首,发现我在失去了对它的期望的同时,也形成了对它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依然继续稳定运行的信心。

“看起来血检的结果出来了,” Rachel 翻了几页,盯着屏幕说。

“只管告诉我吧。我能接受。” 我又拾起方才乐观的笑。心里却真的有种坦然。

Rachel 看了一遍,说:“应该不是心脏的问题。这些数据显示心脏功能很好。你的心口疼有可能是虚惊一场,估计和胃有关。呆会儿医生来了会仔细说的。”

“哦,” 我答应一声。Rachel 听我似乎没有想象的开心,有些诧异地转过头,半开玩笑地问:“你难道希望是心脏的问题?”

“当然不是,” 我赶紧答道,“我只是突然想到《Two and a Half Men》里有一节Charlie Harper似乎有过类似的经历,胸口痛以为是心脏病突发跑到急诊室,经历了最后一分钟和上帝谈条件的狼狈和尴尬,结果发现只是有团气堵住了。我这,岂不是成了一个Charlie Harper moment?”

“Charlie Harper虽然很荒唐,但是尴尬一下,总比真的心脏出毛病要好得多吧?” Rachel 显然是觉得我的迂腐有些可笑,说话间多带了一点调侃,而不是专业护士恰如其分的友好。但是两个小时后当她给我签字出院,祝愿 “Good Luck” 的时候,笑容和眼神里却是真诚更多。

回到家,我抱住儿子,问:“如果爸爸哪天不在了,你是愿意让爷爷奶奶照顾你,还是到妈妈那里去?” 

儿子想了一下,说:“妈妈。”

我想也对。就没再多说,让他去玩。他顿了顿,转过身又到我怀里来,看着我说:“我不许你这样说。你这样说让我很难过。我要你照顾我。” 眼睛里闪着泪花。

我一把抱住他:“爸爸会一直照顾你。我保证。”

2019.1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谢谢宝贵信息!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有孩子的人都应该做一个living trust,根据律师不同,一般一千刀就能做下来。
这东西的好处是本身是个逃遗产税的方式(如果你的钱达到了交遗产税的水平),同时也是方便继承。假设你死了,只剩下孩子,正常的遗产继承手续需要在法院走程序,付手续费,这个过程大致在半年左右(设想你孩子在这半年中的生活费用问题),可能数万的费用。如果有这种trust,一般就是一周,不需要手续费。
living trust在你死之前对你没有任何影响,仅仅是把财产全部放入trust。尤其是假如你希望捐赠一部分钱给什么机构,对他们来说是不需要交税的。
这东西最初的目的其实是富人逃税的一种方式。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小娃总是一副好心肠。我要在遗瞩里加一条让老天多给小娃一些眷顾。:)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祝我认识不认识的人健康平安。算是我的遗嘱。:))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立遗嘱?我没有遗产。没有债务。如果我不在了,就像从未来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