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自语

半路出家,不要嫌我老矣,但愿还有余热发光,秋末凉意已去,寒冬悄悄走来,我喜欢梅花的骨气,不媚,不艳,不俗,不娇,一片白雪几点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闽江记忆》

(2018-12-12 10:28:41) 下一个

今天写一点轻松的内容,献上一首诗与大家分享。我是地道的福州人,我与福州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结下不解的情缘。闽江孕育着福州,陪伴着福州走过千百年历史,而《闽江记忆》伴我走过遥远的昨天。

《闽江记忆》

原创:楠木

于洛杉矶

12/12/2018

闽江是我故乡的记号,

在搜肠刮肚中,

寻找故乡的影子。

戏水的童趣,

龙舟的鼓声,

福橘的嫣红,

芦苇的青翠。

呛几口水,权当解渴。

耙几颗蚬,聊补家中小菜。

夏日夜宿江中,

微风拂过水面都是甜的。

 

我迷念童悠,

近乎忘却一切。

拎着书包不进学校,

却在原野中逛荡。

闽江成为我心中的乐园,

啃几本禁书,自鸣得意,

殊不知,

生命在游荡中流逝。

学业荒废于斗私批修。

抱负在追寻理想彼岸中沉沦。

 

我曾在古老万寿桥上,

目视滚滚闽江水,

浑浊而欢腾,

疾驰而轰鸣。

宽阔的闽江流淌着闽人的血,

承载了八闽的文化,

埋藏着三山的历史。

 

历史的轮回

在不断唱着同一首歌。

昨天的你,就是今天的我,

今天的我,或许是明天的他。

 

抹着淡淡的泪花,

收拾忧伤的心情。

挥别了闽江,

开始了独闯天涯的旅途。

那是一次旅行,

一段没有尽头的旅程。

用沧桑已经无法形容,

这趟旅途的艰辛。

我更喜欢流浪的字眼,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

每一个人都是流浪者。

我们不能自由呼吸,

生命中每一口空气。

我们也无力改变命运捉弄,

更因为无力握紧最亲爱人的手,

而躲在被窝里哭泣。

 

多年以后,

再一次站在故乡榕树下,

熟悉的石板码头旁,

再也见不到鱼儿了,

披着满头银发的我,

静静地与榕树一同流泪。

 

再一次来到万寿桥上,

古老斑驳的栏杆不见了。

我凝视着闽江,

滔滔闽江水,

浑浊而奔腾,

疾驰而喧嚣。

它不断地冲刷着历史记忆,

是幸福吗?还是痛苦,

是欢乐吗?还是哭泣,

不管历史如何轮回,

闽江都承载着闽人的嘱托川流不息,

闽江带着历史使命永远流淌。

 

再一次抹着泪水,

离开了闽江。

记忆留在苦涩的嘴唇中,

欲言又止。

无奈中,

我咽下了这份酸楚的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OldJohn_02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您也是福建老鄉。握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