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北美的蚂蚁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正文

颇感意外的艰难之旅

(2019-10-13 18:11:26) 下一个

北欧旅游边走边记之四

我们9月15日上午11点钟退房, 匆忙赶往乘坐邮轮的东部码头(Ost Port). 

去东码头有两种方法, 一是乘坐出租车,大约要270丹麦克郎; 二是乘公交车辆, 仅需要量100丹麦克朗左右. 为了省钱,  我们自然选择了后者. 

哪里知道, 今天是周日, 市区举办马拉松比赛活动, 部分公交线路受到影响, 我们乘坐的第25路车也在其中, 等了半天也不见来车, 我们不得不转乘其他线路绕道而行. 当我们乘S线快车到达一个车站后, 那个站台上的唯一一台升降机坏了. 这对于轻身旅客来说并没什么, 可对象我们这样携带着大包小包, 还有一个宝宝和婴儿车, 好象逃荒避难似的一家人来说却是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此时还下起了雨, 站台上也没个遮雨的地方, 真的是怨声载道, 叫苦不迭! 我们三个大人,分三批上下几十级楼梯, 才把所有的物品和宝宝搬运完毕. 很难想象, 在一个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会发生这等冏事! 

后面的事情倒是比较顺利, 登船后我们就直奔邮轮的大餐厅, 海吃猛塞了一顿, 这一路把我们累坏了, 也饿急了! 

我们的房间比较宽敞, 还带有一个圆形的舷窗. 宝宝见状乐不可支, 先是在舷窗台上利用窗帘表演了一场上场和谢幕的游戏,然后又发现了房间灯光控制按钮的奥秘, 把玩了一遍又一遍, 闹的舱室里一会儿天昏, 一会儿地暗. 好不容易把着淘气的孩子按倒在床上, 甜言蜜语满嘴跑火车地把他hong睡了, 大家才算缓了一口气. 

趁宝宝睡了, 我才抽身去上层甲板观察了一番这艘邮轮及周围的环境. 该邮轮停靠在哥本哈根港口的最东面, 从甲板上可以看到矗立在港口东面海上的十几左巨大的风力发电机站塔. 再往东, 可以看到一座长长的大桥, 隐隐约约地呈现在蒙蒙大雾之中, 那就是横跨海峡连接瑞典马尔默和丹埋哥本哈根的一座斜拉桥 ( Oresund Bridge). 

傍晚6时, 邮轮准时鸣笛启航 开始了它的七天七夜之旅. 海面上起风了, 海风掀起阵阵涌浪,永无止歇的样子. 入夜, 邮轮在北海上航行, 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钻出来, 在海面上撒下一片银光.  邮轮激起的海浪小山似的, 一波消失,一波又来, 发出震天的轰鸣. 

我疲惫地倒在摇篮一般的床上, 始终难以入睡. 

2019年9月15 日,  草于MSC 邮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