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年代的北京和少年的我-吃

(2020-11-24 09:15:27) 下一个

八十年代,北京,少年的我。当然是通过回忆的滤镜。

吃的东西有几种记忆犹新。

过春节,爸妈单位发瓜子,花生和带鱼票,25分一斤小带鱼,37分一斤宽带鱼。到现在,我仍最喜欢吃红烧带鱼。

小时候吃糖葫芦,只吃一毛钱最便宜的。有一次四爷爷来看我爷爷,买了两毛钱那种特别大的山楂的,高兴坏了。

还喜欢吃好烤红薯,姥姥还在世的时候,会偷偷买烤红薯给我们吃,特别的香。

那时的冰棍儿有3分的红果,4分小豆,5分巧克力的,一毛就是雪糕了,一毛二,双棒的。有一种雪糕叫雪人儿,弄的像一个熊猫似的,特别好吃。小学校门口,有慈祥的老奶奶,推着木头做的白色的小推车,车里的冰棍盖着厚厚的白棉被,等着被开心的孩子的小手拿着,听他们的欢声笑语。

还有空心豆和鱼皮花生豆。空心豆,就是鱼皮里面没有花生,咯嘣咯嘣的,有一次因为去买空心豆还被我爸爸训了一顿。

果丹皮和山楂片,几分钱,吃的时候,高兴得象过节。

无花果,小的,白色塑料袋包装,几分钱。

面包,果味,维生素,花花绿绿的包装。

早饭在街边买,有油条,油炸糕,我记得炸糕是有两种的,有一种是颜色比较深,中间比较鼓的,另外一种是金黄色的,中间是松软的,陷下去的,用糯米做,里面包着香甜的豆沙。当然还有豆浆,油饼,甜油饼,豆腐脑。

牛奶是要每月定的,有一个日历卡,在楼下一个小房间里,拿着日历卡去取牛奶,先是瓶装的,然后是袋装的。取牛奶就是我每天的责任,如果忘了妈妈就会很生气,因为发牛奶的大爷一般不会把牛奶给我了。通常我们要煮沸,纯白的牛奶在锅里,充满日常的温暖。

五道口附近的小摊上,有美国炸鸡,那是一个封闭的,明亮的玻璃容器里面,用灯熏着的炸鸡。铁板鱿鱼一毛钱一串儿很香。还有一种北京的素丸子,是用胡萝卜和面裹起来的,炸了以后用一塑料袋包着卖。有一次我记得我竟然吃了一塑料袋儿,我妈说那是一斤素丸子。

那时候刚刚开始有可乐,如果能在热天的时候喝上一杯可乐就觉得很幸福了。

有卖朝鲜小菜的,推着一个用三轮车改装的,带着玻璃罩面的车叫卖着。老公说他最喜欢吃海白菜。

爆米花是全院小孩的节日,在院门口那棵大的树底下,爆米花的叔叔像一个英雄,全院的小孩都拿着米和玉米和盆儿在那儿排队等着。米花快出锅的时候,大家都尖叫着,女孩们捂起了耳朵,男孩子们鼓起勇气往前凑着。只见叔叔把米花炉,从炉火中拿出来,然后狠的踩上一脚砰,这样米花就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袋子里。小孩们一阵欢呼,队伍又缩短了一点,因为有好些小孩已经拿到自己的米花了,在一旁开心的吃着。爆米花之后的一周,每次我去上小学的路上都会拿着米花吃着。

白瓷瓶的酸奶,小学课间加餐也是。

北京的铁月饼就甭提了。我第一次吃南方月饼时,才知道月饼这么软,这么好吃。

以下是网友们的评论,多谢!欢迎继续补充。留住北京以前的回忆。

--

还有橄榄和哈密杏儿。
稻香村还有一种蝴蝶酥,椒盐味儿的,两个圈儿象字母B。
还有大米花和小米花。

小时候吃的最多的是动物饼干,6分钱一两。

稻香村的橄榄果铺挺好的,不特甜,各种味道的,甘草的、巧克力的、辣的。

还有魏公村附近新疆人买的用自行车车条串的羊肉串,两毛钱。地坛庙会,大铁锅上的灌肠,蘸蒜汁吃。冬天餐馆里冒着热气的黄铜火锅里的涮羊肉。零食有锅巴,杏话梅,长条形的牛舌饼,干吃的麦乳精...

有没有人记得有一种零食叫作“话李”?可能就是李子做的蜜饯类?我记得包装是桔红色的,上面的图案是图像化的李子。

我吃白瓷瓶的酸奶呀,眼泪哗哗滴。必须是白瓷瓶口蒙着那层纸、纸上是淡蓝色字的——而且纸是用细红猴皮筋绷着的——然后吃的时候是把吸管直接戳透那层纸、戳进酸奶瓶的。

也没有人爱吃酸枣面儿?我也喜欢那种小黑粒儿。话梅糖也好吃。

那双棒和熊猫雪糕都是文革后的产品。原来雪糕是一毛钱,小碗冰淇淋是一毛五,是黄色的。黄绿色的北冰洋汽水也是一毛五一瓶。零食还有一种黄条状的叫条脯,甜微酸不知用什么做的。还有一种像老鼠屎一样的小袋黑粒,忘了叫什么名字了。还有大概有20厘米长蛋卷放在瓶子了的,五分一个,售货员从瓶子里取出来给你。想起来很美好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https://bbs.wenxuecity.com/myhouse/9979750.html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还有‘桃酥’。比砖头还硬。记得当年有个相声。说一个人买了桃酥过马路不小心掉路上了,当时是夏天柏油路晒得软了,车子一过把桃酥压到柏油路里嵌进去了,居然完整无损。正不知如何是好呢,一个过路的看到了说‘看我的’, 拿出刚买的江米条,一下子就撬出来了
4657238 回复 悄悄话 我胖我的,
记得记得。
还有橄榄和哈密杏儿。
稻香村还有一种蝴蝶酥,椒盐味儿的,两个圈儿象字母B。
还有大米花和小米花。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吃的最多的是动物饼干,6分钱一两。等我给我儿子买德国动物饼干时,那一袋好几刀,也就2两。稻香村的橄榄果铺挺好的,不特甜,各种味道的,甘草的、巧克力的、辣的。现在都没了,不过现在新出的果铺很好吃。去年我买了柠檬、泥猴桃果铺,味道很好,果味足,甜味正好
halifax_ns 回复 悄悄话 joyjoy1 发表评论于 2020-11-24 16:00:59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你吃白瓷瓶的酸奶么?小学课间加餐也是。北京的铁月饼就甭提了。我第一次吃南方月饼时,才知道月饼这么软,这么好吃。

+1,北京的月饼怎么会比南方月饼差这么多。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还有魏公村附近新疆人买的用自行车车条串的羊肉串,两毛钱。地坛庙会,大铁锅上的灌肠,蘸蒜汁吃。冬天餐馆里冒着热气的黄铜火锅里的涮羊肉。零食有锅巴,杏话梅,长条形的牛舌饼,干吃的麦乳精...记忆中的北京和我们的青春统统 Gone with the wind (文艺青年们最爱去白石桥的北京图书馆去看没有翻译,只有字幕的美国大片,其实听不懂几句,生怕被同学发现自己的英文听力不行。)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4657238' 的评论 :
有没有人记得有一种零食叫作“话李”?可能就是李子做的蜜饯类?我记得包装是桔红色的,上面的图案是图像化的李子。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joyjoy1 发表评论于 2020-11-24 16:00:59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你吃白瓷瓶的酸奶么?小学课间加餐也是。北京的铁月饼就甭提了。我第一次吃南方月饼时,才知道月饼这么软,这么好吃。

我吃白瓷瓶的酸奶呀,眼泪哗哗滴。必须是白瓷瓶口蒙着那层纸、纸上是淡蓝色字的——而且纸是用细红猴皮筋绷着的——然后吃的时候是把吸管直接戳透那层纸、戳进酸奶瓶的。哎哟,我怀念北京。我爱北京。
4657238 回复 悄悄话 也没有人爱吃酸枣面儿?我也喜欢那种小黑粒儿。话梅糖也好吃。前年回国买了话梅糖,完全不是一个味儿了。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你吃白瓷瓶的酸奶么?小学课间加餐也是。北京的铁月饼就甭提了。我第一次吃南方月饼时,才知道月饼这么软,这么好吃。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李卫民' 的评论 : 对。付钱是走铁丝轨的。还吃了很多种的话梅。
李卫民 回复 悄悄话 看这篇文章猜作者应该是75后。那双棒和熊猫雪糕都是文革后的产品。原来雪糕是一毛钱,小碗冰淇淋是一毛五,是黄色的。黄绿色的北冰洋汽水也是一毛五一瓶。零食还有一种黄条状的叫条脯,甜微酸不知用什么做的。还有一种像老鼠屎一样的小袋黑粒,忘了叫什么名字了。还有大概有20厘米长蛋卷放在瓶子了的,五分一个,售货员从瓶子里取出来给你。想起来很美好啦!
有一次在佛罗里达一个酒吧喝的晕晕乎乎,结账是侍者把钱和账单夹在一个木片张,沿着一个头顶上的铁丝哗啦地一声滑倒另一端收费,我当时感觉那种奇妙的déjà vu,想了半天才记起小时候北京百货大楼都那么付钱。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嗯,我也是这样吃着长大的。我记得的还有两种冰激凌:一种就是普通的装在挺小的纸碗里,我们都叫它“小碗儿”,还有一种是两种颜色的,我们叫它“双色”。还喜欢喝北冰洋汽水,特别喜欢商标里那只大白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