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歪君好逑厄尔女

(2019-09-09 20:10:10) 下一个

歪君好逑厄尔女 - 微小说 (draft)

Y君是做制药这一行的,一天在朋友家认识了一个中年女子L女,那是一次过节,朋友请大家一起聚聚。Y君携太太同行。一进门,看到来客,大多认识,只有一位女子以前从未见过,朋友介绍说是L女。

L女长得不错,虽然和Y君年龄不相上下,却显得很年轻,和她那姣好的样貌和身材有关,让Y君一见就颇有好感,但因为不认识和周围又有很多人,Y君也只能心里痒痒,眼睛不时的望过去,希望能够遇上L女的眼光,好四目对射,让眼光在空中交接起来,兴许可以借机送上好感。可是,L女却一直不看他,这个让他很感沮丧。

过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一个机会来了,L女起身去厨房干什么,当时那里正好没有其他人,Y太太和朋友,朋友太太及其他来客们在客厅里聊得正欢,Y君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起身走了过去,原来L女是在那里倒水。听到身后的声音,她转身查看,见了Y君,礼貌地一笑。这本来没有什么,可Y君见了L女那甜蜜的酒窝更是喜欢,马上说了声你好,一个人来的。 L女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是呀。Y君还想讲什么,可没等他说出来,L女就朝客厅方向走去了,显然没有给他机会,这个让Y君心里很有点失落,也没有办法。只好装着也到了些水,回到座位上,可是那里已经有杯水了,好在没有人在意,只是L女朝他看了一眼,眼神中似乎有点蔑视。不过,Y君也不是很在乎,这个时候,他在乎的不是被她蔑视,而是有没有人看到他和她之间的那点微妙互动,他确定是没有的。

很快吃完了饭,主人说玩牌吧,一听这个,Y君太太连忙赞同,最后愿意玩牌的在饭桌上就坐,剩下的只有Y君,L女和朋友的太太。其实,Y君也喜欢玩牌,只是不愿意或者是不敢和太太一起玩,两个人一旦一起玩牌,肯定会吵起来,斗不过太太,Y君只好选择回避。看到L女也没有参加,Y君心中暗喜,觉得可能还会有再次接近L女的机会。

不一会机会来了,在大家都忙着打牌的时候,L女到后院的阳台去了,Y君见状,一直在想怎么去那里又不打眼。一直没有机会,这个时候,L女已经一个人拿着茶杯坐在那里了,此时朋友的太太跑过来,对Y君说:你不打牌,陪我们到阳台上坐吧。Y君一听,马上说好,趁太太没有注意之机,跑到阳台上去了。

一到阳台,L女只是勉强地笑了笑,Y君一见,虽然觉得那笑中有几分凉意,但也不是非常的受打击。Y君知道,想亲近喜欢的女人,还是要付出一定的努力的。于是,坐在那里等着说话的机会,在那里乖乖地听着两个女人聊,谈的都是各自孩子的事情,最后谈到将来读大学的事情,谈着谈着,自然谈到专业。

这个时候,L女说儿子想学生物,Y君一听说生物好,自己就是学生物的,并主动说出自己所做的行业,这个时候,朋友的太太说是要去帮打牌的人倒杯茶,结果一去就没有马上出来了,这让Y君有更好的机会了。于是Y君对L女展开了一定的攻势,用自己多年的经验,试着让L女open up。哪知L女不冷不热地,一问一答,直到最后,L女说想进去了,他仍没有得逞。

眼看这个大好的机会就要没有了,Y君怎生甘心。没等L女起身,Y君鼓起勇气向L女索要微信。L女犹豫了一下,说:好吧。就把手机递过来,让Y君加了。

回到家里,Y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L女的微信,想研究一下L女的朋友圈,可惜已经被她关了。Y君见此,心想关就关了吧,重要的是把她的微信给弄得手了,可惜太晚了,不然现在就会微她。

无奈的Y君,只好宽衣就寝了。没想到,一睡着,在梦乡里和L女微信起来了。两人寒暄一会后,L女问你说是研发药的吗?

Y君:是的。

L女:能不能帮我搞点药。

Y君:什么药?

L女:男人吃了就成太监的药。

Y君:啊?

L女:有没有?

Y君:谁有那种药?

L女:你有,求药!

Y君:给谁吃?

L女:负心男。

Y君:哈哈,开玩笑吧?

L女:不是,让他吃了见了七仙女都不好使。

看到这里,Y君觉得L女不是好惹的,就说自己有事以后再聊,可是女人却还在一直打求药,求药,弄得他不得安宁,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被手机的震动吵醒了,打开一看,是L女在不停地转发东西。

正想把L女给打哑时,Y太太醒了,说:你这么晚怎么还不睡,还在看什么?Y君说没有看什么,边说边把L女从微信中给删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