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史上最恶毒的骂人信件(慎入)

(2020-10-31 09:28:33) 下一个

史上最恶毒的骂人信件(慎入)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贴出来、还是不贴,我写写删删犹豫了良久;

最终,我人性中最邪恶而又神秘的部分射出一道狐光:贴!

(红色文字均请点击查对)

001 历史

争斗双方:

A 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在位于1648年至1687年,登基时年仅六岁。自1663年21岁亲自执政起,穆罕默德四世开始穷兵黩武,连年发动对欧洲基督教国家的战争,最终先后败于奥地利、俄罗斯、威尼斯等国,甚至还丧失了废立东欧各国君主的权利。1687年,四世自己也因(1683年的)維也納戰役等的失败而被廢黜。(这点还是不同于华夏君主的“寿终正寝、盖棺定论”文化)

B 伊万·希尔科(Ivan Sirko),一位札波羅結哥薩克(Zaporozhian Cossacks)的民选首领。札波羅結哥薩克是15世紀出現的一个哥薩克集團,主要地盘在现今的乌克兰南部第聂伯河流域一带,靠近克里米亚。(关于他们的首领产生制度可以查阅 Kish otaman

 VS 

2人照片

根据我对文学城众博主的认识,大家绝不会是冲着学历史才点击博文的,一定是对如何骂人兴趣盎然才来的。好吧,那就长话短说,前后1000字的历史咱就删了,直接进入骂人主题吧。

一次战役中,骁勇善战的伊万·希尔科带领札波羅結哥薩克击败了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但四世却向伊万捎去一封劝降信,要求哥萨克向自己臣服。

苏丹的来信內容為:

“身为苏丹;穆罕默德的子孙;日月的兄弟;上帝的亲孙和代言人;马其顿,巴比伦,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国的统治者;帝中之帝;万王之王;从未失败的超凡骑士;耶稣基督神墓的坚定守护者;真主亲选的笃信者;穆斯林们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的伟大守护者。—我命令你们,扎波罗热的哥萨克,自愿向我投降并不再反抗和以攻击来侵扰我了。

——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四世”

然后,这些大字不认一个的伊万·希尔科及其众兄弟们绞尽脑汁,请了一位文秘做记录,携手打造出一封充满下流侮辱与亵渎语言的回信,回复给了四世。(这里可以对比宋江同志领导的“梁山好汉”)

哥萨克的回信內容為:

“哦,苏丹,土耳其的恶魔,该死的魔鬼的狐朋狗友,路西法(七原罪中的傲慢之罪)他本人的走狗。你用光屁股都杀不死一只刺猬,算哪个恶鬼门子的骑士?魔鬼拉屎,你家军队吃。你这个婊子的杂种,不该来管基督子民的事;我们不怕你的军队,大海和这陆地作证我们会与你作战,幹你亲娘。

你这个巴比伦的贱货,马其顿修车的,耶路撒冷造马尿(即啤酒制造者)的,亚历山大肏山羊的,上下埃及的猪倌,亚美尼亚的蠢猪,波多里亚的小偷,劣等突厥猪,鞑靼的娈童,卡缅涅茨的刽子手;全世界和地下的傻瓜,真主面前的白痴,毒蛇的孙儿,老子鸡巴里的一根筋。你这公猪的鼻涕,母驴的屁股,待宰的野狗,没受过洗的脑门;幹你妈去吧!

那么我们扎波罗热人向你这贱种宣布,你连给基督徒养猪都不配。现在我们告诉你,我们就不知道时日也没有历法;如同当空日月与以往的神圣岁月,以后还会和从前一样!为了这个来舔我们的屁股吧!

——哥萨克首领伊万·希尔科,与全体扎波罗热哥萨克头目”

如何?爽不爽?过瘾吗?现在再回想一下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中的哥萨克语言,是不是有些太优雅了;至于那篇找不到的《ONE FINGER TWO WORDS》,则更是属于TOP 1%的金窝小鹦鹉过家家式的舞台亢奋而已。

话说回来,要用中文大声朗读这封回信是蛮有障碍的,何况城里聚集着的还都是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呢,那就用英语试试吧,用外语骂人心理会轻松很多,说不定还会带着一丝喜悦呢,原版我帮你找好了,在这儿:Reply of the Zaporozhian Cossacks;另外还有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等等,请随便选一个,11月4日晚上考口试。

002 考证

土耳其穆罕默德四世读完此信……会咋样?把此信妥善保管?

回信的原件已遗失,但在19世纪70年代,一个业余民族史研究者发现了一份来自18世纪的该信件的副本。他将副本交给了历史学家德米崔·亚沃尼特斯基(1855-1940),亚沃尼特斯基偶然间与画家列宾谈到此信,而列宾对此事异常着迷,并从1880年开始研究这事儿,同时着手油画创作,直至1891年完成。

此画作尺寸为2.03米×3.58米。当时的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以35,000卢布购得此画,使此画成为那时最高价的俄国画作;同时,这副油画也一直被陈列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里。

003 列宾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列夫·托尔斯泰系列

列宾,可以说是19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了吧,1844年8月5日-1930年9月29日的一生中,经历了俄罗斯帝政时期的亚历山大二世(在位时1861年改革、使俄羅斯帝國的農奴制度解體)、亚历山大三世、尼古拉二世(被列宁处决)、叶夫根耶维奇(1917年二月革命)、列宁(1917年10月布尔什维克政变),以及斯大林恐怖时期。生活在这段过山车式的历史洪流中,列宾怎么会想到研究那封回信的场景,他是如何看待这些“粗俗与野蛮”的?

中英文维基中都有这段话,蛮有意思的,我都贴过来吧:

在列宾的时代,哥萨克们的生活被认为是无拘无束的,列宾也同样仰慕他们:“果戈理所描写的一切都是真的!这群崇高的人!没人能如他们一样拥有如此自由,平等和友爱。”

During Repin's time, the Cossacks enjoyed great popular sympathy. Repin also admired them: "All that Gogol wrote about them is true! A holy people! No one in the world held so deeply freedom, equality, and fraternity."

004 我的错乱

对了,11月4日晚上的口试不是让你背诵一段骂人的脏话,而是看图回答。看下面几张图片,回答一下:放弃使用暴力野蛮手段是否代表人类的文明进步?曾经的“圣巴多罗买大屠杀”会不会再来一次?我们所希望的西式文明,会不会在追求“文明”的过程中走到尽头?

 VS 

            法国马克龙                    土耳其埃尔多安

S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

我对网络上的骂人,是无底线宽容并理解的,因为我意识到现实社会中有一种被动的、因长期的被压迫而导致的心理紊乱或错乱。我也是一名错乱者,你等着……

 VS 

公元2020年11月4日会发生什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4)
评论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我當是什麽呢,原來是我用的background picture背後的故事LOL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Zaporizhian Cossack和Don Cossack是兩個不同的民族,前者今天是烏克蘭人,後者今天是俄羅斯人。

Btw, 相對於我所了解的原文你這個翻譯可真文雅
hibiskus 回复 悄悄话 为了捍卫自己珍视的东西,坚决怼回去是应该的。执迷不悟面前,关键时刻棒喝是必要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 '侃-侃' 的评论 : 两位朋友,“我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红脖子,怎么着?!”,这句话不是土豆的原创,是思韵的,是思韵的,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说到鲁迅的骂人,就想起那个“乏走狗”;问题是现在城里稍微有些口角,大家就会互相指责对方是在“文革”……这点我真的很不认同啊,下面对Rosaline的评论回复中,我也讲了这点。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你这里太热闹了”,哈哈,吵架骂人的贴哪有不热闹的啊, :))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好一幅田园风光啊:)是呀,红脖子汗滴蛮靠勤劳吃饭,就像从前乡下的地主富农不少都是庄稼活好把式:)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这里太热闹了。城里有川粉川黑,还有左粉,我看大家就是一群永不求上进的左黑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早安!
红脖农民们一颗汗水甩八瓣,在田间地头吭哧吭哧刨食,闲下来拄着锄头柄呆呆的看金银百灵在枝头跳来蹦去、舌灿莲花、坐地放炮,不免迷糊--今夕何夕,此地何地?恍惚记得这些鸟们前日还在叽叽喳喳作鬼叫,如今却又为何装模作样学人话?怪哉!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我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红脖子,怎么着?!”

哈,土豆这里成了不求上进落后分子的集体户避风港,不讲政治正确跟着贫下中农红脖子老乡吃瓜起哄看热闹,自暴自弃,与跪地抬棺大爱无疆的华洋精英上等人渐行渐远 ......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禾苗 2020-11-01 16:28:4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红脖子,怎么着?!”

哈哈,这正是我最想在文学城喊的一句话啊。
————————————————————-
觉着可以在文学城里入乡随俗,改成“我们都不是热门博主”,就只怕冤屈了土豆咧!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没忍住下午又溜达回你家,看你说我什么了,没想到土豆这么爽,让我骂你,哈哈!可惜你想听带脏字的京骂,老实说我还真不会,难为本王妃,所幸就饶了你吧,今晚炖土豆吃解解气:)!其实不必有顾虑,我没有捡骂的习惯,所以你想骂该骂的谁谁就骂呗,管他哪儿人呢!骂北京人,我除外;骂澳洲人我除外,骂人,我也把自己除外,哈哈!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没刷新页面就发了第二个,没想到已被王妃看到了,哈哈哈,删了一个你重复的留言,另外还考虑一下换个题目,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啊约,有人悄悄话告诉我同意我的观点,还说王妃也是一个北京人,,,,,王妃,你就骂我一顿吧,让大家学习学习, :))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恰好进来看到你的三个“不同意”,哈哈,痛快淋漓!好像鲁迅是最会骂人的吧?他可不是北京人哟!我虽然是北京人,但深谙北京人的劣根,所以你尽管骂哈,我不会进去给自己找位子的,放心!等着你的下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觉得背后骂不如当面骂痛快,满嘴脏字大骂不如损骂(不带脏字)高明,借别人的嘴骂比自己开口更佳……!”

和王妃唱反调,很多地方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经常听到很多北京佬自吹他们“骂人不带脏字”的“优秀文化”,还借机贬低其他地区的“骂街”文化。我是非常白眼他们没鼻子没眼的自大情节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有意无意的北京“神化”,这种“神化”是长期以北京为都城的中央集权历史的一个产物……

看我哪天吃饱了喝多了再写一篇抽北京人的文章,分析劈正一下北京人的夜郎自大,题目暂定为《北京人个个是一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梦遥2016' 的评论 : 谢谢新朋友,我一下子还不能吃透你的留言,不过最近和几位法国朋友谈起过法国男人太不像男人了,另外,他们再也不会出现圣女贞德这种人物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挥一挥衣袖' 的评论 : “看到这样幽默的历史桥段,实在太欢乐了”,看到这句很开心,谢谢你能够理解我这篇文章的处理方法,我可是动了不少脑筋地,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靈魂有趣”是啥意思啊;不瞒你说,我被城里几位朋友骂了,他们说我是没有靈魂的一根空心菜,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我尤其喜欢最后一个段落!”

谢谢Rosa,觉得目前为止还是有很多人不赞同或不理解我这句话的。我总觉得我们中不少人虽然在海外生活了20-40年,但毕竟出自于一个及其封闭且威权的体系,没有从小耳闻目染过“言论自由与表现自由”,所以心胸开阔度基本为0、对社会心理的想象力也几乎为0;再加上很多人都拿了好几个学位,“面子尊严”更是不容侵犯的,所以对“骂”都特别弱不禁风。

当然,很多人会用“文革”来反驳我,而我恰恰认为世界史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同文革相提并论的。以后兴致来了再写一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红脖子,怎么着?!”

哈哈,这正是我最想在文学城喊的一句话啊。16年大选期间,(这次稍微好一些),城里城外多多少少人在说支持川普的是红脖子是低学历者啊……那时我怎么都觉得这种说法太傲慢太无礼了。后来看到日本的几档评论节目中,好几个日本的媒体与政治人士也都认为:这恰恰说明美国的精英不仅脱离了现实,而且还显示出西装革履之下的无知与粗野……我想,我身上很多观念想法是大大受了日本的影响地。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土豆,一個靈魂有趣文筆好的洋山芋。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我尤其喜欢最后一个段落!赞!
挥一挥衣袖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涨姿势了。见证历史的“紧张”时刻,看到这样幽默的历史桥段,实在太欢乐了。。。谢楼主分享!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很值得阅读的文章!谢谢信息
法国已经不再用‘天使’做为coat of arm, 回归世俗之见。 被女性保护的男性,是否总是具有双重人格,希望能够‘架桥联网’!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就不知道时日也没有历法”这句改为“我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红脖子,怎么着?!”是不是很应今天的景?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伪君子们再装吧!话说回来,我尽管气得直抖,不过还是骂不出哥萨克式风采---按楼下米亚嬉笑的: 吨位实在太重了!:)
不很明了 回复 悄悄话 涨姿势,谢科普。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土豆有你的!盘点一下骂人的层次:我觉得背后骂不如当面骂痛快,满嘴脏字大骂不如损骂(不带脏字)高明,借别人的嘴骂比自己开口更佳……!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啊,哈哈哈。我也正想用这些句子编一些段子呢,比方讲“中国小粉红 VS 台湾泰国学生”、“外交部战狼 VS 外国记者”、“一尊 VS 侃侃”……啊,哈哈哈,周末快乐,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是因为人性弱点被捏牢了”,所以啊,我完全不相信刘少奇那句“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历史完全是由一个“主子”制造的,而这个主子的脑子纯粹属于历史的一个偶然。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超过300年”那个屁是不是可以与下面这段裹脚布不分伯仲?嘻嘻。

“身为苏丹;穆罕默德的子孙;日月的兄弟;上帝的亲孙和代言人;马其顿,巴比伦,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国的统治者;帝中之帝;万王之王;从未失败的超凡骑士;耶稣基督神墓的坚定守护者;真主亲选的笃信者;穆斯林们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的伟大守护者。”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jasn' 的评论 : 《若题目是“苏丹和反对派的历史对话”估计没什么人看了》

就是就是,本来还想了一个更恶心的主意,直接抽一句脏话做标题,后来小编说不行,叫我别惹麻烦了,他们已经关了意见区,再下去要把所有博客给关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反革命装X犯”

额~哟~,侃兄到底是优质文人啊,我咋就没想出这句台词呢。知道吗,那天啊我读着读着就入戏了,脱口一句: ……

还没说完,旁边媳妇问:你在和谁说话呀?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哈哈, 好像是那么回事!”

文学城股聋博主说过:土豆说的都是对的;土豆欣赏的一定是好的。

周末快乐 :))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用现代国骂,那个苏丹就是个“反革命装X犯”,难为哥萨克粗人们费劲长篇大论了。
文雅的土豆偶尔粗旷一次,好得很!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土豆怎么挖掘出最恶毒的骂人信件的”

哈哈,还记得去年夏天那篇《祖国方言你最喜欢哪个?》吗?留言中石姐与清静都提到一个“武汉人吵架全国第一”的现象;于是乎,我就开始全球搜寻“最厉害的骂人”了;啥时候搞个节目《对阵骂街:武汉妹子 VS 哥萨克骑兵》啊,一定笑死人: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066/201906/23632.html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土豆_0130' 的评论 : “但对川普的骂名多于对政策的批评是一个病态的社会”

还有另一种病态:我一个高中朋友很早就投了拜顿,那时还没有爆料;现在我问他是否相信爆料内容,他毫不犹豫地说相信,然后滚瓜烂熟地背了一段:政治家都肮脏,没一个干净,民主国家也一样…… 我追问:你不去改票吗? 他说:我太太说川普对女性不尊重,不许我投川普…… 我再问:你觉得拜顿的问题和川普的问题,性质一样吗?

他回答我:以后不要和我谈政治,我烦政治,我也不想看什么爆料,都没意思……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好像是那么回事!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2020-10-31 17:15:36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现在是谁彪悍,谁厉害,道理不用讲”,菲儿啊菲儿,说实话我有几个“不相信”:

1,道理越辩越明,我不相信;
2,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相信;
3,正义战胜邪恶,我不相信;

周末快乐, :))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篇文章有趣。我坦白,我就是那个不冲着学历史才点击博文的,是冲着土豆怎么挖掘出最恶毒的骂人信件而来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姑娘山' 的评论 : “上面这句话,我写完了,怎么看都觉得不妥。”

很妥很妥的,我觉得你完全理解川普能够上台的种种社会外因,之所以你现在要表示不支持川普,那是因为你受到来自文学城八个大爷的压力,毕竟你只是四个姑娘、压力山大啊。
小土豆_0130 回复 悄悄话 我对历史不感兴趣,也知之甚少,但对川普的骂名多于对政策的批评是一个病态的社会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现在是谁彪悍,谁厉害,道理不用讲”,菲儿啊菲儿,说实话我有几个“不相信”:

1,道理越辩越明,我不相信;
2,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相信;
3,正义战胜邪恶,我不相信;

周末快乐,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从小游泳的孩子,习惯了安静”,被你这么一说想起了潜水运动员,以前看过几部潜水纪录片,讲几个法国和意大利的深海潜水纪录保持者,他们性格确实非常安静,一直在培养/锻炼自己不急不躁、均匀呼吸、控制情绪的能力。

难道我最近游泳游得还太少?其实我也每天游20米的呀, :((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任何黑组织或流氓组织都敌不过斧头帮,是因为人性弱点被捏牢了,看看这位曾经的丘八是怎么说的,他在同济进修过汉语,念农业经济出身。

https://twitter.com/robert_spalding
cjasn 回复 悄悄话 “根据我对文学城众博主的认识,大家绝不会是冲着学历史才点击博文的,一定是对如何骂人兴趣盎然才来的”

==========哈哈,基本上是这样的。所以才点击了文章。若题目是“苏丹和反对派的历史对话”估计没什么人看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非常建议看一下哥萨克这个“团体”的历史,他们的勇敢,他们的狡猾,他们的民主与集中……最终发现,任何黑组织或流氓组织都敌不过中苏的共产党组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我在查看东欧哥萨克历史时,最惊讶的是他们都是基督徒,不知道他们祷告时会不会一不小心脱口而出飙脏话。

对了,请把哥萨克信件的法语版本转给数学家,记得他是剧团的。晚安。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 我也是一名错乱者,你等着……”~~好可怕!:-)

我们的小马哥台面上没骂难保私底下不骂。据悉,这些首脑们私底下聚时也是该呛呛该骂骂的,但似乎只停留在类似“娘希皮”水平。你那个哥萨克式的吨位太重太重了。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嗯! 以后有时间我得补补这段历史!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让土豆失望了!我只骂两人,闺女和丈夫因为爱他们。从小游泳的孩子,习惯了安静,觉得吵和骂实际是一种噪音^_^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对文明的追求异化了文明本身,人类发展逃不脱的悖论。
当时人所看到的繁华盛世,也许只是加快走向灭亡的序章。
骂人是心理调节手段,人的本性之一。过分压制会直接过渡到暴力。
美国现在就是需要一个会bully的总统来宣泄社会情绪。
川总为整个美国承担了骂名,是神圣的盗火者。
上面这句话,我写完了,怎么看都觉得不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哈,现在是谁彪悍,谁厉害,道理不用讲。

赞骂人历史大帖,标题的慎入就是要让人入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问题是如何骂,鱼姐来一段试试, :))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该骂的不骂也不对^_^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