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食客

同城食客與所有朋友同享
正文

徐文立:痛哉!民主墻天津小弟劉士賢英年早逝

(2020-01-15 20:05:57) 下一个

徐文立:痛哉!民主墻天津小弟劉士賢英年早逝

(2020年1月15日)

今年首月,剛剛過半,一大喜,一大悲,兩件大事接踵而至。

大喜之事:1月13日得知,1979年10月1日發生在中國北京的「星星美展」遊行,幾乎在人世間匿蹤了35年以上,彌足珍貴的當年現場、中國藝術家們並沒有事先約定、而神奇地協同拍攝的紀錄片和諸多照片資料,終於在西方頂級導演和製片人 Andy Cohen/ Gaylen Ross 及 Ac Films 的手中,以紀錄電影大片《北京之春》的形態,即將面世。

此事的意義,在於直面破了中共割斷中國民主運動史的邪功、也用真實的歷史紀錄教訓了某些中國民主運動虛無的謬論,特別在當下,美國及各民主國家一致再次「反共」、鋒芒直指「中共」的大氣候下,怎樣估量它的意義都不會過份……。

在此,請允許我向全程拍攝「星星美展」遊行的知名攝影家兼導演、英年早逝於日本的池小寧,致以深深的敬意。同時,還要向和池小寧一起拍攝「星星美展」的任曙林,「實地攝影大師」——王瑞及他的妻弟等等同仁們,致以深深的敬意。

並且,也可以此告慰14日溘然過世的1978民主墻天津先驅、我的小弟——劉士賢。

1978年民主墻起始,我大約35歲,一天突然來了一位天津的慕名者——劉士賢,他才20出頭,年輕、清純,一臉真誠,一來就和大家一起工作,暢談理想,討論問題。 一貫「英雄不問來路」的我,很快就被劉士賢稱為了「徐大哥」,這稱謂叫了41年,這樣一個小弟先我逝去,怎不痛哉!怎不是大悲!

當年從天津到北京坐火車,到我家最快也要2-3個小時,可是,士賢給我的感覺,他不是住天津,因為自從他1979年初,第一次到我家(當年的「四五論壇」就在我家15平方米的大屋為編輯部),幾乎一個星期來一次;很快他在天津建立了「四五論壇」辦事處,之後和尹明共同創辦了天津第一個民辦刊物《改革者》,又和呂洪來創辦了民辦刊物「渤海之濱」。他最大的本事就是在沒有任何張揚的情況下,卻做出了開創性的工作;所以我送給他的四個字,就是「純良敦厚」。倘假以時日,真不知道士賢在民主事業上,會立下怎樣的豐功偉業啊!

可是,1979年3月鄧小平、彭真的中共就開始下令抓人了……。

儘管如此,各位同仁不怕犧牲,讓1978至1980年代的民刊本身成為了中國二十世紀最大的爭取言論自由的民主碩果。1979年初,民刊各組織對傅月華等上訪人士的同情和關注;之後,為營救被捕人士而在民主墻前多次舉辦的民主討論會和大陸首次的民意測驗,以及成功獲得和秘密出售了「庭審錄音稿」;都是正確的而有效的政治行動。

民主墻時代,更為成功的二大政治行動:一是幾位民刊的主編參與的北京大學的競選活動,二是1979年10月1日民間人士舉辦的「星星美展」的和平示威遊行。

堅持到了1980年3月,面對中共的9號文件這全面鎮壓的動員令,我希望全國民刊朋友「緊急下潛」,保存實力。劉士賢是聽勸的。1980年再來我家時,就帶了現在的賢妻王桂雨和我們見面,幾次之後,他們剛剛結婚,就來到我家「度」了幾天「蜜日」。

弟弟和弟妹來了,自然住大屋,我們去和女兒在9平方米的小屋擠一擠。

1981年4月10日他比我晚一天被捕。

我和劉士賢隔絕了往來,渺無音信12年48天。

他出獄的早,卻無畏無懼地常常和弟妹帶孩子來北京看望他們嫂子——賀信彤。

信彤回憶道:士賢的妻子非常漂亮,文靜,賢慧。她一次次來,變換著身份,最先是士賢的女友,我開玩笑說,這也太漂亮了吧,士賢憨憨地笑,「放心,嫂子,首先得志同道合,再就是政治上可靠!」然後是新娘子,端莊大方,楚楚動人,我對新娘子說,「士賢熱愛的事業偉大且危險。」桂雨真誠地說,「他熱愛的事業我理解,支持。」弟妹就這樣義無反顧地成了士賢的愛妻。兒子出生了,桂雨依然美麗,那兒子超可愛靈動,「大媽大媽」地追著我說「想聽聽我給您說段相聲嗎?」好呀,我認真地鼓勵他,未曾想,他能模仿馬三立一段又一段的相聲,我有時候聽馬先生的相聲,也沒有笑,可聽路路的相聲,卻能讓我開懷大笑。再後來,去看望湯戈旦老先生兩三次,都住在士賢家,士賢家並不富裕,冬天沒有取暖爐,夫婦倆卻給兒子配置了一套非常專業的鼓,小孩淡定地站在鼓樂群前,穩定精神,氣守丹田,一副小大人的神氣,手舉槌落,突然不同的音色幾乎同時從與他齊高的眾多鼓中,變成了千軍萬馬蜂擁而出,小鼓手投入其中,手腳並用,虧他顧得過來,他抖動手、腕、肩、胯、腳……,全身的協調配合,節奏感極強,小孩陶醉其中,我驚呆了,震撼了,我們那個會說相聲的小小子,成了真正全能的專業音樂鼓師!士賢夫婦教子有方。再後來,士賢在香港從船上「跳海」反「送中」,終於來到了美國,又生了一個小女兒,我問士賢,娜娜像哥哥小時嗎,士賢得意地閉上眼睛說「就別提多可愛了!」我真為他們高興,如此幸福的一家人。

最令我難忘的是2010年12月底,我因「紀念辛亥革命100年萬里行」,最後一站抵達聯合國誕生地——舊金山,31日我和士賢及桂雨的合影,我們相互依存的情誼淋漓盡致,桂雨妹妹問我:「徐大哥,今天我要挽著您的手照一張像,可以嗎?」我答「當然可以啊!」
 ?

 ?

概括起來,劉士賢一生最為偉大的業績,如他老朋友呂洪來說的,有二,我補充為:

一,在中國北方重鎮之一——天津,開創了西單墻運動、是位不計生死、拼命三郎型的英雄先驅;

二,他自學成才、無師自通,在完全沒有任何外援的情況下孤軍奮戰,靠一己之力,出錢出力,默默無聞,不知犧牲了多少個日日夜夜、寒冬夏暑,唯有弟妹知道,創作出「六四慘案」巨製專輯片《非官方史料》——
鏈接:https://youtu.be/yD-4c_QsQHw

他2011年6月帶著他這個巨製傑作,來到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二次黨員大會的華盛頓DC美國國會山室外大會場,首映了他的「六四慘案」專輯片《非官方史料》。他還幫助我們「二大」製作了6集的全紀錄影視。

這幾年,重病在身的劉士賢依然惦記著中國民主運動的未來和團結,他最為掛心的就是和劉二安合作,舉辦一次紀念民主墻40週年的「傾心相聚」,卻未能如願。

士賢過世了,我以作哥哥的思念,我想士賢最放心不下的可能就是:他和桂雨在50高齡時喜得的「貴女娜娜」的未來大學升造的問題。

為此,我提議我們在世的同仁,能不能力所能及地為劉士賢女兒的升學建立一個「娜娜基金」(唯一要求就是,此基金由娜娜母親王桂雨女士管理,全部供娜娜日後上大學使用),我和信彤願意首捐1千美元,以慰士賢在天之靈。

*********

附件一

劉士賢生平
(呂洪來起草)

西單墻運動骨幹、六四專輯片《非官方史料》制作人劉士賢

【非官方史料】鏈接:https://youtu.be/yD-4c_QsQHw

劉士賢,筆名肖思文,原籍北京市,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生於幹部家庭。

劉士賢自幼接受共產黨教育,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更夢想著共產主義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實現,但文化革命的大棒大刀,街頭屍體,伴隨著他的理想一同逝去。劉士賢深深地陷入憂慮、迷惑、痛苦之中。

一九七九年初他進京辦事,路過西單墻,使之看到了國家的希望所在。他同徐文立、楊靖、劉青進行了長時間的交流,從此跨入了人生的一個新階段,投身於時代的洪流中。劉士賢經常往返於津京兩地,將大量的民主墻信息和《四五論壇》、《北京之春》、《探索》、《今天》等刊物帶回天津,廣為傳播並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結識了一批優秀青年,在京期間為《四五論壇》做了大量的印刷裝訂、發行等工作。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與了解後,由《四五論壇》召集人徐文立提議,劉青、楊靖、呂樸等召集人的同意,劉士賢加入了《四五論壇》並以記者的身份開展工作,隨後在天津組建了《四五論壇》天津辦事處。並建立了廣泛的聯系,開展工作。同年參加了北京地區民辦刊物召開的“第一次理論務虛會”。

一九七九年,劉士賢和尹明共同創辦了天津第一個民辦刊物《改革者》,還張貼於天津市委大墻,與此同時,張貼了北京各編輯部的同期刊物,致使天津的政治氣氛活躍起來,使該墻附近有了“海德公園”氣息。

一九七九年在民主運動處於低潮的情況下,劉士賢和呂洪來做了大量的組織工作,共同創辦了《渤海之濱》,再一次掀起了天津地區的民主運動高潮,引起了天津市委的高度重視和不安,並發出了天津市委四·二六通告。在天津民刊被取締,民主墻被取消的情況下,劉士賢同呂洪來冒著隨時可能被捕的危險創辦了《學習通信》,並保持與全國各地民刊和負責人的聯系。

另外,劉士賢一直擔負著天津地區民運組織聯系人及對外的全權代表,保持著與全國各地及海外民刊和負責人的聯系工作,《渤海之濱》在此期間同法國的《海澱雜誌》定期交換。《渤海之濱》停刊後,香港左翼共產黨書記吳中賢專程來津在天津賓館同劉士賢就中國的當前形勢,交換了意見(後被列入罪狀之一)。

一九八零年由於時局的緊張,被追捕的青年畫家薛明德(後參加了星星美展)逃到天津,劉士賢義不容辭地把薛明德安排在靜海縣一個朋友家。

一九八一年四月十日,根據中共中央九號文件,及天津市委八一·一八號文件,劉士賢在家中被捕。次日“美國之音”、“臺北”、“莫斯科”等電臺相即報道了劉士賢被捕的消息。在獄中劉士賢多次寫過上訴書,呈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均無音訊。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越獄逃跑。當時對於全國民運人士看押很緊,劉士賢的逃跑無疑驚動了天津市委及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協同追捕。逃跑後劉士賢在太原、愉次、太谷、太行山腳下,忍饑挨餓,露宿街頭,九天後再次被抓捕歸案,關進獨居(牢房)。

一九八三年轉押天津板橋農場繼續服刑。
一九八四年四月刑滿釋放。

一九九三年逃離中國大陸,經香港輾轉到達美國,在美期間為海外民運無私奉獻,做了大量實際工作,最具代表的是花費數年時間,將香港各界人士提供的上千盤錄像資料,按時間順序編輯而成的89六四專輯片《非官方史料》,成為六四事件的珍貴史料。

附件二

纪录片《北京春天》官方预告片/轉載
BEIJING SPRING Official Movie Trail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hbTDNjarDc

 ?

《北京之春》通過前所未有的檔案錄像記載了毛澤東在1970年代末逝世後為表達自由所進行的被遺忘的鬥爭。藝術家和激進主義者敢於表達自己的想法,直到政府鎮壓,在這一短暫的改革時刻關門大吉。如今,四十年後的今天,「北京之春”」講述了民主墻的故事,以及講述民主墻的人們—畫家,雕塑家,詩人,攝影師和活動家,他們突破了藝術與社會改革的界限,從無到有。前所未見的16毫米鏡頭,隱瞞了中國當局四十年。

電影的核心是「星星」,這是一群自學成才的藝術家,他們的現代主義風格和內容挑戰了官方認可的宣傳藝術,暴露了文化大革命的非人性。當警察從懸掛在北京國家美術館外的籬笆上的臨時展覽中強行撤走他們的作品時,「星星」組織了一次示威活動,這是共產黨奪權以來的第一次。成千上萬的人冒著失去自己的自由走在北京的街道上,這一切都是由電影制片人池小寧錄制的,現在已經在《北京之春》首次露面。

附件三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二大视频文献
(刘士贤制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94770Yo_Jg&feature=channel&list=UL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EHrFniEIaI&feature=channel&list=UL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C-IWDnxcWo&feature=channel&list=UL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GNQxQphywo&feature=channel&list=UL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lfJy3R3qwg&feature=channel&list=UL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vrkfHepdzc&feature=channel&list=U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