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王

管不住嘴,喜欢说两句。
个人资料
正文

华人政客必然“离弃”华人选民

(2018-06-09 07:17:05) 下一个

华人政客必然“离弃”华人选民

近些年,在美华人颇有点政治觉醒的势头,好些华人移民参加选举,并取得成功。第一代华人移民参政热情高涨,微信功不可没。利用人数上限为500人的微信群,参选者不需要花费多少钱,就可以鼓动和组织大量华人移民助选。多少年来,华人移民热望政客为自己的利益代言而不可得。华人政客,成了华人移民的希望。因此,一旦有华人出来参选,华人社群往往不问政见,只看肤色,出钱出力,无条件支持。华人社区大动员,捐款,扫街,发传单,帮助华人候选人赢得基层选举不乏先例。当选之后,问题来了。华人社区期望一个利益代言人,可华人政客能够让华人社区满意吗?

助选期间,华人社区往往铁板一块,团结一致,不争馒头争口气,一定要把一张华人脸孔送进政府办公室。选举成功,庆功宴上,大家都会盘算着自己出了多少力,当选政客欠了自己多少人情。一旦当选,政客自然跻身当地名流,庆功宴上,少不得和各样成功人士把酒言欢。出钱出力的助选团们,在灯火阑珊里,看着镁光灯下觥筹交错,排队等待着政客蜻蜓点水式的致谢,有些人心里难免犯嘀咕,这个人会为我出头吗?有了心结,不免会彼此相问,咱们华人社区的团结会维持多久呢?有人说一个月,有人说一周,有人说谁会知道呢!是的,我们的确不知道庆功宴上的团结能够维持多久。

华人以不团结自恨。我们恨自己一团散沙,我们恨自己无法合力,我们恨自己没有政治声音,我们渴望团结却很难团结。在一个城市,哪怕有个千把个犹太人,城里就会有犹太人的礼拜堂,有犹太人的社区活动中心。在一个地区,哪怕有上万华人,都难有一个大家都去的华人社区中心。我们有很多种办法分隔我们自己,例如北京人,上海人,福建人的老乡群;基督教,佛教,甚至法轮功的聚会小组;或者清华,北大,科大校友会,等等。很可惜,我们太少有华人广泛参与,接着地气的区域性华人组织。为了助选,我们暂时放下间隔,加入了一个微信群,可是我们心中还有另外的标签:如左派,右派,中间派,甚至极左或川粉。助选期间,我们不问左右。选举成功后,少不了微信议政,政治倾向差异引发争论时,我们会看胜选的政客站在哪一边。

一个政客,不可能代表所有的政治倾向性,除非他是个见风使舵的骗子。即便如川普这般的人物,也只能当罢民主党,再当共和党,却不同时参与两党。华人政客也一样,他不可能同时讨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喜欢。当下,在左右割裂的美国社会中,不管华人政客多圆滑,他迟早会被华人社区归类为某一政治派别。和他相同政治倾向的人,自然是弹冠相庆;和他政治倾向相左的人,也只能听其言观其行,走着瞧了。

其实政客也不容易。哪个政客都不想得罪选民,可是有时候,他不得不得选边,和自己的基本盘站一起。例如,支持者在微信议政时发生争论,某个助选的金主参与其中,政客也只能放下是非,为金主出头了。这样一来,难免让争论的另外一端失望:虽说我没出钱,可我出人出力了呀!出了力讨不到好,也只有退群一走了之了。用不了多久,微信群里留下的,基本上除了政治上的同志,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可不说话的人,并不代表没有自己的判断。如此这般,政客自然会被华人社区贴上派系标签。同派相惜,异派相斥,有人接近,也有人会远离。这样的疏离,究其原因,是选民助选时看脸不看政见,政客并没有责任。

政治倾向的差异,导致华人政客与部分华人选民产生隔阂。可这并不是华人政客与华人社区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如果问第一代华人移民社区和其它社区最大的差别是什么?一个普遍接受的回答是:重视教育。我们吃再多的苦,只要能换来孩子的好前程,我们都愿意。只要不动我们孩子通过教育而获得成功的机会和权利,动我们其它任何利益,我们都能忍。很不幸,当下一个华人不乐见的政治风向就是所谓的“教育平权”。也就是说,大学可能越发考虑种族比例,而不是学业成绩而录取学生。华人社区,期望华人政客为华人社区出头。很可惜,我们看到不少华人政客支持“教育平权”甚至“亚裔细分”。为什么?在我看来,是个华人社区的人口比例太小,政客为华人出头的选举收益太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我们对选举制度的一般看法。我们可以用选票成就政客,也可以用选票让政客下台。这个原则,可能对华人政客并不适用。在基层选举阶段,我们出钱出力,可以水涨船高,帮助华人候选人成功。必须承认,我们的华人政客都非常优秀。一旦获得展现的机会,他们大多会赢得社会的肯定。而他们的视野,也自然会从华人社区,转移到更广泛的社会群体。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更多人支持,争取更大的政治舞台。也就是说,华人社区对华人政客的主要价值,是赢得第一场选举。只要第一场选举赢了,他们就可以开拓其他社区了。为了更大的成功,华人政客不得不取悦华人之外的社群,如白人,黑人,和拉丁裔人群。仅仅靠华人的支持,他们是没办法更上一层楼的。退一步讲,一旦华人政客的能力受到其他族裔群体的认可,即便失去了华人的支持,他们的政治道路也可以继续前行。因此说,对华人政客而言,我们只能载舟,却不能覆舟。这样,选民和政客间的制衡关系失去了作用。

以教育为例,当华人社区和其它族裔有不同诉求时,华人政客会何去何从?如果换做你我做政客,为了给占人口5%(甚至更少)的华人出头,得罪了占人口25%(甚至更多)的其它族裔,你我会做吗?每个人都为理想奋斗,华人政客的理想不会仅限于毕生做华人社区领袖。因此,他们的选择就显而易见了。为了自己的理想,华人政客所考量的,只能是自己选区的大多数。华人政客越成功,视野越宽广,华人社区相对于他们的支持者所占比例就越小,因此选举价值也就越小,有时候甚至会小到可以牺牲的地步。这可能是某些华人政客支持亚裔细分或者教育平权的原因。当然,也有些华人政客,并不把自己看作Chinese American,所以支持亚裔细分,这是另外的故事了。

悲观一点看,华人社区基本上是华人政客投身政治的第一桶金而已。他们未来的政治舞台越大,华人社区在华人政客的选举利益里权重越小。我们没办法用同文同种去道德绑架华人政客念旧为我们牺牲,可是我们也不甘心被用之即弃,怎么办?难道华人参政对华人社区没有价值吗?肯定不是。无论华人政客在成功之后会不会代表华人社区的利益,他们的成功,都为华人社区的下一代,开拓了更宽广的发展空间。如果华人政客,一直对华人社区保有赤子之心,我们求之不得。如果华人社区利益诉求不再被他们重视,我们只得再思考选举策略了。我们是不是该从支持肤色,改成支持政见呢?当然了,前提是某个候选人的政见里,起码没有抢我们的蛋糕,甚至顾及了到了我们的利益诉求。这,是不是有点难?

真心希望我的逻辑是错的。盼望我们的华人政客和华人社区,共同成长,共享成功。文中逻辑推理不合理之处,敬请指正,多谢!

注:Politician翻译成政客,无不敬之意。本来用政治家一词,感觉有点别扭。好像政治家只能给“正国级”领导人用才合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本文被MITBBS全文盗载,并且没有注明出处,作者换成了"furtherland":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ilitary/50740503.html

“furtherland”并不是我的另外一个马甲,而且我也不认识他/她。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
Yangtsz 回复 悄悄话 问得好!以族裔,血缘关系之类来投票,是农业社会的印记。在现代化的工业社会,利益和权利是唯一的考量。中国社会和民众的价值观还有强烈的农业甚至氏族社会的痕迹。

小徐徐 发表评论于 2018-06-09 19:09:52
一定要看族裔才投票,何必弃近求远跑来美国,中国全是100%华裔。
维立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文学城难得的好文章。我有感于华人对华裔政客的态度,也在想同样的问题,你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像华裔选民这么小的群体,从来没有展示过真正的政治实力,一有风吹草动就溃不成军,做鸟兽散,要任何一个政客,华裔与否,铁了心地为华人出头,是不切实际的。华人对华裔政客又有更高的要求,难免很容易感觉受挫,比其他族裔对华人政客更加憎恨,发展出扭曲的自恨情绪,

“无论华人政客在成功之后会不会代表华人社区的利益,他们的成功,都为华人社区的下一代,开拓了更宽广的发展空间。”非常同意。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您说吃里扒外,是指选民吃里扒外,还是政客吃里扒外?支持SCA5,支持亚裔细分的政客如果在华人社区拉过选票,那他们算不算吃里扒外呢?您的“里”和“外”是用肤色定义的,还是用政策定义的呢?
ahhhh 回复 悄悄话 你的逻辑真的是错的。最简单道理,不能吃里扒外。
“为了给占人口5%(甚至更少)的华人出头,得罪了占人口25%(甚至更多)的其它族裔”
那你拉选票的时候,是找华人呢?还是那25%的?
人家25%的自有自己利益代表,要华人代表干嘛?
小徐徐 回复 悄悄话 一定要看族裔才投票,何必弃近求远跑来美国,中国全是100%华裔。
cng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挺中肯。华人政客,至少要把自己立足为Asian American, 而不一定是人口只有1%的Chinese American.

基本盘,总是越大越好,而不是越小越好。
Tiger666 回复 悄悄话 北卡那个华女参加中期选举不知结果如何?看来也属于不良政客?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赞!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华人参政参选的正确思路教育要从小抓起 (2018-06-06 21:09:42) 下一个
华人投票的和拉票的都认为群族政治是政治的决定性因素。

基于这个思路,拉票的认为要走所谓少数族群路线。认为华裔是少数族群的一支,然而人数又不足,所以天然地延伸到其它少数族群。而所谓少数族群(其实人数一点不少,绝对比华裔多),的阶级组成和利益诉求其实和华裔是完全不同的。华裔候选人在族群和阶级上都不切合。为了获得支持就不得不更加激进地许诺利益,饮鸠止渴。完全背叛自己的族群和阶级,失去根基和信用。

同样,希望华人参政的人,投票的,首先想到的还是人政,想的还是这个人是不是华裔。以为是华裔就该支持,就会代表华裔的利益。而不是认真地去查看其政策是否的确符合自己的要求。结果华裔候选人就把华裔的票当做理所当然,更加肆无忌惮地出卖华裔利益。而符合华裔利益的候选人也对华裔心灰意冷。认为华裔还是停留在人情社会,根本没有理智判断,不必也不能争取。最终恶性循环。

华裔的参政必须是认真积极的参政才会有希望。积极投票是起点,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维护社区(在美国就是阶级)利益,就是维护自己利益,群族利益的起码要求。

而参选的华人也要同样从笨功夫开始真正赢得选票。而不是简单打少数族群牌华裔牌。泛泛地许诺一些福利是最容易做的。也是最容易有反响(起哄)的。但是又又几个人真正相信你支持你呢?你的嘴炮破灭或者有更嘴炮的出来或者有人家本阶级本族裔的嘴炮出来的时候,就是你销声匿迹的时候。

反过来,争取华人所在阶级的支持就难的多,但是一旦得到也坚实的多。这个阶级都是自力更生的阶级,不那么好用糖块忽悠。实际上他们的诉求就是少发糖块增加负担。不沉下去做点实事是无法赢得尊重和认可的。

华裔参政的矛盾就在于,自我封闭努力学习工作,注重个人奋斗爬藤之类的。却一向忽略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忽略对体制建设和维护的关注。平时不接触不贡献,有了事又觉得人家排斥。犹如宅男宅女埋怨没人和他们做朋友。
tellmey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党华人政客真邪了,
制造贫穷, 接着去做穷人的救星,
制造骚乱, 接着去做受害者的救星,
选谁也不要选民主党华人政客
tellmey 回复 悄悄话 民主党一个劲拉拢非裔西裔, 放任的犯罪黑帮第一个先抢华裔
王有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升公社' 的评论 : 一码是一码,劳烦您指出具体错在哪里?
东升公社 回复 悄悄话 你的逻辑当然是错的,你没有看见许多华人民选代表为华人利益大声疾呼吗?你没有看见在李文和陈霞芬等等事件中的华人民选代表的为他们平反所起的作用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