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角落
个人资料
紫嫣淡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人生不易,善待自己,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2018-11-09 16:40:09) 下一个

这是一封来自现时的信,

暮年的你收,

你是否善待了自己?报答了自己这辈子的不易?

 

                                                                                                           --- 紫嫣淡染

 

很久以前,春暖花开时节,我在法国东部城市-斯特拉斯堡,开始了一段留学生活。

 

这是一座多彩的城市,巷子里,家家户户的窗前和门口铺满,爬满了色彩艳丽的花黄的,紫的,蓝的和白的,使令人愉悦的童话气息扑面而来。

 

在巷子里的青石板上,远处,教堂发出的“噹...噹...”,沉闷冗长的钟声飘向天际近旁,鸽子们喉咙里的“咕噜,咕噜”叫声,这一切,让你感受到自己身在异乡,像故事书里的灰姑娘,却没有爱情在前方。

 

斯特拉斯堡街景

 

我住的公寓是在一个非常窄的小巷子里,夜幕下,站在窗前,看到的不止是昏暗的路灯和寥寥行人,还有对面楼窗子里的画面,谁坐在沙发上看书,谁家的餐桌上了菜。

 

斯特拉斯堡窄窄的街道

 

 

这是一个四室一厅的公寓。 一共住了五个人,只有我是女人,其它的都是男人。

 

二十多岁的白人在餐馆打工;三十多岁的黑人住在我隔壁,两间屋用木门隔开,每到有刺鼻的香水味儿飘过门缝,我便知道他要出门了;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摄影师,经常去巴黎接活儿,没有固定收入。挣到钱了就狂吃,没钱时就饿着。

 

三个老外和我各租一间卧室,客厅的门后边的角落里是今天的故事主角儿,国内南方某大城市来法的博士生,老沃。

 

他是一个黝黑瘦小的中年男人,一副老成持重的面孔,怎么也看不出是一介儒雅书生。很深皱纹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

 

 

他只租了客厅的一个小角落,大抵是为了减少租金吧?公寓的客厅是大家每天看电视,活动的场所。

 

在小角落里,他搭了一张低低的,窄窄的,翻身猛了便会滚到地上的小床,用绳子挂了一张床单和公共区域隔开来,就是他的小窝儿,没有半点儿隐私

 

他是全额奖学金,专业是关于心脏病理方面的,每天都会把实验用过的兔子拿回来做菜吃,有时还会送给我一只。

 

夜色降临时,他也会背着画具,骑着单车到游人多的大教堂广场去给人家画肖像挣钱。

 

在客厅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老沃有时会当着我的面,坐在小床上,掏出一把一把,皱巴巴的零钱,用手指铺展开来,笑眯眯地抿着嘴角,小心翼翼地数着钱。

 

“多挣一法郎,离小青来法的日子就又近了一点儿,要有足够的存款在账上,才能申请团聚的”。他自言自语地叨叨着。

 

他口中的“小青”是他的妻子,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据他说很漂亮,像诗人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是他的大学同学。

 

当初很多男生追她,唯有老沃冷冷的,因为自觉没希望,可她偏偏看中了他,因为他的成熟稳重和睿智。

 

他确实是非常爱他的妻女,对着小床的那面墙上,贴满了她们的照片,还有钱夹子里和钥匙挂上也是妻子的照片。小青确实挺好看,是那种仙子般飘逸的江南美女,好像老沃和她不太般配,但我知道他们很恩爱。

 

自从我和老沃认识以后,“我家小青喜欢这个”,“小青也这么对我说”,左一个小青”,右一个“小青”的,让我耳朵磨出了茧子,让我真实地看到了南方男人爱妻是什么样子。

 

有一天,我的法语不熟练,请老沃陪我去市政府大厅办理居留手续,回来的路上,我们边走边聊着。

 

在一个时装店的橱窗前,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打量着玻璃橱窗里穿着时尚的木头模特,幽幽地说,“小青最喜欢这个颜色和这种款式的了”。那是一袭白色连衣裙,领口镶崁着银色,优雅时尚。

 

“你睁大了眼睛看看,多少钱?”我也喜欢那套裙子,700法郎的标签让我放弃了“非分之想”。

 

老沃站在橱窗前痴痴地望着,嘴里混混吞吞地嘟囔着,只听懂了“小青”。大约站了十多分钟,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一个大男人这样,我头一回看到。

 

两天以后,那套白裙出现在了老沃的箱子上边。我简直不敢相信,老沃,这平时抠门得一塌糊涂的“老葛兰台”,竟然舍得买这么贵的裙子。

 

说心里话,当时的留学生不像现在的年轻孩子们,花钱那么潇洒。那时大家都精打细算地对付生活。但是,老沃简直省到家了。

 

他一周的蛋白质是做完实验后的兔子肉,外加几个鸡蛋。吃的面包也是超市里最便宜,最没营养的白方面包,我半年下来,从未见过他换面包的种类。

 

果酱和花生酱抹抹的三文治,咸菜下白泡饭,阳春挂面...

 

衣服也不常换洗,款式也老套,夏天在屋子里和他说话是,我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他身上那件从国内带来的,旧的发黄还带着破洞的背心上。

 

还有更刺眼的每每站在租房的客厅里和他说话时,我的眼睛会忍不住打量他那搭起的小窄床,上面一个白底蓝条的床单已经旧的退了色不说,上边还打着补丁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老沃脚上那双拖鞋,每只鞋上面都有一个鞋面与鞋底的连接点断开了,所以他走路很不灵光,一瘸一瘸的,打在木地板上,“呱嗒”“呱嗒地响着,声音一高一低,闭着眼睛都知道谁走过来了。

 

我曾经劝他,买双拖鞋吧,那才几个钱?

 

他总是笑笑不语。我知道,那是舍不得花钱。我告诉他,等放假回国时,一定会买双拖鞋送给他,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法国的秋天,是生蚝丰收的时节。超市里卖生蚝是用小木箱装着的。平时我也节省,但是,在我生日的时候,还是买了一箱回来。

 

那天,我感谢他帮着我办理居留手续,还感谢他给我的兔肉,便请老沃一起吃。

 

我们俩在公用厨房里沾着调料,喝着啤酒,边吃边聊。

 

他那天是第一次吃生蚝,可喜欢了,反复说“好吃!”。可能是喝了点酒,比平时话多了起来,聊起了他怎么追到小青的,以及他正在请人做经济担保,把小青和女儿办到法国来。

 

还有,他多年的努力,目前已经有资格申请团聚了。

 

她们母女俩来了,他将会租一间正式的卧室,不再住门后边的角落了。他还计划待小青来后,托人给小青在医学院的实验室找份技术员的工作。他已和教授说好,继续留在大学里做博士后。

 

“好日子要来喽!”,老沃习惯性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竟小声哼起了歌来。脸庞红红地,荡漾着遐想的幸福,眯着的眼睛望着远方,好像延伸到远方的是妻女正走过来的身影。

 

 

初夏时节,法国三个半月漫长的暑期开始了。大学里的教授,实验室后勤人员都放假了。斯特拉斯堡也迎来了熙熙攘攘的游人,老沃不需每天到学校实验室做实验了,可以挣大钱的时机来到了。

 

他开始每天带着最简单的果酱三文治和一瓶水,白天晚上都去斯特拉斯堡大教堂门口给游人画肖像。他三个半月没有一天休息,下雨的时候会移到遮雨的地方继续画。 

 

斯特拉斯堡

 

在法国,画肖像并不是想去挣这份钱就可以挣的,要到区政府审批,指定你在哪儿画就必须在哪儿画。他的“地盘儿”就是那里。 

 

那个时代的留学生都很穷,把钱看到挺重的,但他比任何人都不放过任何挣钱和省钱的机会。

 

我们在斯特拉斯堡的留学生偶尔会去旁边的德国小镇吃雪糕,去玩儿。他每次都会笑着摇头拒绝,因为要去挣钱。

  

我准备利用暑假回国探亲去了。临走时,我认真地告诉他,“等着我给你买拖鞋回来”,因为他那双脚上还是那双带不住脚的破拖鞋,最近更糟糕了。

 

一个月后,我真的在国内给老沃买了双最贵的,好质量(结实的)男士拖鞋,带回法国了。

 

去火车站接我的一个有车的好友小南。当我问起回国这段时间,斯特拉斯堡华人留学生有什么新鲜事儿时,她声音略微迟疑了一下,告诉我,“前几天你们公寓发生了一件大事”。

 

“警察去了你们公寓好几次:老沃走了”。她低低的声音说,我却觉得刺耳。

 

“什么?老沃走了,上哪儿去了?”。我诧异地问道

 

“天堂,他死了。”她的脸色很凝重

 

“是的,有一天夜里十一点半,老沃画完后,收拾起画具,刚刚骑单车走出不远,被路过的的汽车刮倒了...

 

血流一地,没有抢救过来。那个开车的是个二十岁的葡萄牙青年,既没买保险,又没有驾照,无钱赔偿。”

 

我的心像被锤子猛烈地敲打般的疼痛。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起来。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为不是亲人,撕心裂肺地哭。

 

太意外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那天是一路哭回住处的。

 

“警察到了他的住处,找出一个存折,里面有近20万法郎”,小在离开我的时候最后告诉我说。

 

他竟然有20万法郎!20万!!我吃惊地闭不拢嘴巴。

 

我记得老沃曾讲过,十万法郎就可以申请团聚了。他的另外十万法郎拿出一滴滴来自己花,生活别那么苦有多好呢。

 

回到公寓,我像木头一样,呆呆地望着客厅里老沃的那张孤零零的小床,我缓缓地移了过去,把自己从国内买来的新拖鞋,轻轻地放在了床边那双破旧的拖鞋旁边。在他的小床边坐了下来,安静地,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

 

我打量着属于他的遗物,目光落在了那个折叠衣柜上,发黄的花朔料布拉链门是开着的,那件给小青的白色连衣裙显眼地仍挂在里边。

  

最便宜的白方面包,泡饭咸菜,阳春面条,破拖鞋,昂贵的白裙子...这些画面就这么不和谐,但又是这么真实地存在着。

 

点点滴滴的回忆,像失落的音符,融进伤感的涓涓溪流中,溅起透明,清澈的泪滴...

 

我在犹豫着,老沃深爱和盼望着的妻子小青,过两天就要来法处理老沃的后事了,我要不要把老沃活着的时候,那份超乎常人的节俭生活讲给她听?

 

如果讲给她听了,那带着标签的“昂贵”白裙子是否会更加刺痛她的心?

还是不讲了吧?

 

那些天我总在想,“可怜的老沃,在爱你妻子的时候,为什么不留一点儿爱给你自己呢?”。

 

小青就要踏上来法的路程了。她是带着沉甸甸的心情,以这种方式和夫君团聚,这是一场哭泣的团聚,一个人的团聚。

 

 

岁月悠悠,旅途匆匆。生命在阡陌红尘的交错中,或平淡无澜但悠久;或烟花璀璨却短暂,谁也不能预料自己是哪种?

 

我写这篇文章,是想用朋友老沃的故事告诫自己和身边的朋友们:活着的每一天希望都善待自己,不要活的那么累,报答自己这辈子的不容易。

 

文章自己写的,图片源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bluewave69 回复 悄悄话 偶然路過看到這篇。很喜歡。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与咖啡作伴' 的评论 :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一段独特的旅行,他的旅行结束的时候是充满了遗憾。谢谢分享,问候!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美才女的留言!老沃的经历真的是经常提醒我,爱自己。我们往往是为了家庭,忘记了自己。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莲儿说的真好:“人活着,爱亲人之前必需先学会爱自己”,我们一定要善待自己。谢谢了!
与咖啡作伴 回复 悄悄话 太令人思考人生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故事,那个年代的留学生都比较省,刚到美国时落差感太强了,这个老沃是极端了,好可惜。

问好紫嫣~~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感恩节读这篇,一分心酸,一分释然。人活着,爱亲人之前必需先学会爱自己。谢谢紫美眉分享人生课!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姐' 的评论 : 是的,同意你说的“爱自己就是爱家人”。周末和家人同享快乐!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夸赞的挺高兴的,感谢。祝你Party开心!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晓青到访!这是我多年来一直记忆尤新的一段往事,舍不得对自己好时便想起他。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爱自己就是爱家人。太可惜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太感人了,文笔也超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