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角落
个人资料
紫嫣淡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1-23 08:36:24)

小雨和采彩是我大学同学。书墨香里长大的乖巧女孩儿是小雨,时尚张扬的是采彩。经历了多少个月雪晨霜后,他们早已从女孩儿蜕变成了“女人”。 小雨文静秀美,喜欢写诗,凡事讲情调。她常说,她一定要遇到那个也在等着她的“白马王子”才嫁人。 自视清高的她,大学时爱上了一位喜欢的师兄,楠。两人站在一起非常养眼,大家都说是琼瑶爱情小说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父母在世时身体就不是很好,老年得女,那女儿便是我。在我二十多岁时父亲去世,三十多岁时母亲也离开了我。从此,我表姐便成了我的依赖和保护神。我叫她青姐,虽然是姐姐,但因为年龄差距太大,总有种妈妈般可以向她撒娇耍赖,小脾气任性的感觉。在国内生活时,因为青姐和姐夫搬到了深圳,我也就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那时候,几乎每个周末都往姐姐家里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3)
走出大学校门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到了秋果累累的年龄。今天,又要回国去参加同学会了,参加者是医学院全年级,海内外各系的同学们。说实话,我不太感兴趣走到哪个城市,都通知当地的同学们“我来了”,然后参加同学们的招待晚宴,然后集体合影。如果去其它国内的城市,我一般来说都是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离去,不告诉当地的同学们(个别好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年轻时一路奔跑,来不及回头望,更不容停下来慢慢想。蓦然间发现鬓已成霜,才醒悟到日子如流沙般,悄悄地在指缝间滑落得所剩无几。 时光会丢失,人会老去,眼睛里会有沧桑,没有人可以幸免。这点,我深有感触。 以前每次回国看望公婆。婆婆望着我们放在客厅里的两个超大的,国际旅行用的行李箱,她会边用手拍打着,边嘴上唠叨着,“唉!这么大的箱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我有一个闺蜜,最近由于身体疾病辞职不干,待在家里了。 她的人生走过了一路狂奔的岁月,孩子已经飞出鸟窝,自己可以慢下来享受慢时光带来的悠闲和快乐。 她早上睡到自然醒,白天忙着在各微信群里发帖子点赞,上上网,干点儿家务,高兴了就出门走走步,然后就是追几个连续剧。 这种生活方式从开始不习惯到非常享受。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量了一下体重,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19-03-28 13:00:19)
自从两年前在文城里开博,写的都是高兴的事儿,朋友们总是笑我,一年三百六五天,天天阳光灿烂。的确,因为生活的简单而感到幸福。可是,最近家里发生的事儿有点儿折磨人,有点儿烦! 两年前,因为喜欢上了南加州的蓝天,碧海和温暖的的空气。我和先生用一个周末飞了过去,咬咬牙,勒紧裤带买下了心爱的房子,那是我们将来在后院看夕阳的退休房。 房子坐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2 16:55:32)
记得几年前,我们一家三口吃饭时,当我指着儿子,多了一句嘴对共享餐桌的一位五十多岁女人说,“到纽约来参加他的医学院毕业典礼”时,我被她误认为是儿子的女朋友了,只见她一脸羡慕地说:“你真有福气,有个这么帅又多金的男友”。 “女友?!”这意外的定位让我笑的眉眼间绽开了花,因为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赞年轻呢?尽管知道是客气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如果是一只海鸟,飞翔在加勒比海上空,便会看到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东北端的“坎昆(Cancun)”,像一枚晶莹剔透的淡蓝宝石,优雅妩媚地镶嵌在乳白色的沙滩上,深邃动人,璀璨生辉。 2018年快结束的时候,我们逃离天寒地冻的美国东部,来到了坎昆这个温暖浪漫的地方。 第三天 我们参团去了“奇琴伊察(CHICHENITZA)”,我称它为“ChickenPizz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如果是一只海鸟,飞翔在加勒比海上空,便会看到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东北端的“坎昆(Cancun)”,像一枚晶莹剔透的淡蓝宝石,优雅妩媚地镶嵌在乳白色的沙滩上,深邃动人,璀璨生辉。 玛雅语把坎昆叫做“彩虹下挂着的瓦罐”,认为是欢乐和幸福的象征,这里连空气都好像是彩色的,但基调却永远是那醉人的一抹“坎昆蓝”。 坎昆是一个狭长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白尾鹿(White-TailedDeer)最早起源于寒冷的北极,现已分布全世界。四百万年以前来到了北美。不满一周岁的是小鹿(Fawn),身上常有白色斑纹,是梅花鹿,总是跟着妈妈。 母鹿(Doe)个头小,公鹿(Buck)则高大壮实,最大的不同是公鹿有角而母鹿没有。每年四月是公鹿长角的季节,有的一天能长半英寸。 下面是一个发生在美国东部的真实故事,人鹿情缘。经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