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四哥

爪哥原创,欢迎转载。男女老少,笑口常开。
个人资料
爪四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雾雨黄昏一壶酒,孰能伴我听秋蝉

(2019-10-09 04:22:14) 下一个

秋蝉

枫叶飘簸入山寒,

孤雁啼空翼向南。

雾雨黄昏一酎酒,

与谁同坐对秋蝉。

:最后一句,我借用了苏东坡的"与谁同坐"。号称中国园林之首的苏州拙政园有一"与谁同坐"轩,得名于苏大胡子这首点绛唇: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我对秋蝉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或许是儿时那片蝉鸣声声的桦树林?或许是多年前那个感时花溅泪的旧梦?I really do not know。

关于秋蝉,早在两汉·佚名《明月皎夜光》中,就有诗句: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若即若离的感伤与惆怅,跃然纸上。

宋代徐玑的《秋行》中,关于秋蝉,则是另一种情调:

戛戛秋蝉响似筝,听蝉闲傍柳边行。

嗯,悠然自得,惬意舒怀,妥妥滴没商量。

到了元代,大才子关汉卿在《大德歌·秋》中,是这么描述秋蝉的: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乖乖隆地咚,把感天恨地的心境描述得惟妙惟肖,不可言喻。

当然,最有代表性的还是诗仙李白在《留别广陵诸公 / 留别邯郸故人》对秋蝉的描述:

还家守清真,孤洁励秋蝉。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还得家中固守真朴,像秋蝉蜕壳一样励我素洁之志。

那李白这时候在干什么呢?这还用问!一定在喝酒,而且还喝得酩酊大醉。不喝醉,怎么能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好诗来!

那小二哥李白这时候在干什么呢?这还用问!一定在笑坛,而且还笑得前仰后合。不大笑,怎么能证明笑坛是难得一笑来!



古人的咏蝉诗,与我对秋蝉的感觉相当合拍。但让我从心灵深处感受到强烈共鸣的,既非关大才子的"大德歌",也非李大诗仙的"留别",而是台湾校园歌曲的扛鼎之作,由著名音乐人李子恒创作的"秋蝉"。

不夸张的说,这首歌,我可以连续听上一百遍,每一遍都会有"谁道秋下一心愁,烟波林野意幽幽"的心灵共震。所以我从来不敢开车时听这首歌,因为,因为,害怕车震,哈哈。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幽幽
花落红花落红
红了枫红了枫
展翅任翔双羽雁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幽幽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总归是秋天(总归是秋天)
春走了夏也去 秋意浓
秋去冬来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听我把春水叫寒
看我把绿叶催黄
谁道秋下一心愁
烟波林野意幽幽

备注:爪哥下面这首咏蝉诗,因为出律出韵,所以不可称为律诗,顶多算是古体诗。但是,我其实更喜欢这首。比我上面那首律诗而言,寄情于景的感觉更厚重浓烈。

秋蝉

枫叶飘零霜漫山,

孤雁啼空翼向南。

雾雨黄昏一壶酒,

孰能伴我听秋蝉。

 

白露凝霜在心头

霜凝笛远君可期

如此政治正确!

周末段子:老子天下第一!

大黑熊,瞧你这熊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好诗欣赏了
SCNC 回复 悄悄话 好诗欣赏了。

我也写了一首,我没blog,写枫叶的。怕无毛捣乱,你这里安全。

谢了,不删我的拙诗。
[如梦令] 落叶____ by me
仄仄仄平平仄 几度蝉鸣风冷,
平仄平平平仄 枫叶凋零疏横。
仄仄平平平 一片英红飞,
仄仄平平平仄 落满小径青埂。
平仄, 不忍,
平仄, 不忍,
平仄仄平平仄 蹂步碾足留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