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世轮回

大千世界,凭心前行。几世轮回,最在意现实分秒。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近距离直面新冠

(2021-05-04 00:05:44) 下一个

By 未名 (转载微小说)

明媚的下午,在L 与S会面,喝着咖啡,司徒和S聊着现在火热的房市,聊着他25年房屋销售的经验,聊着两个社区抽奖式的发售房屋和他特别公平的waiting list300人的长队.

在谈笑间,接到A的电话,跟她说一会儿回给她. 结果,不一会儿,她Text 说她的同事N今天测出新冠阳性!!

A 与她共处一个办公室一整个周末,被传染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而司徒在A家周六过夜,而且聚会了一整晚和一个早晨, 如果A被传染,那司徒也会有很大的几率感染新冠!!

忽然发觉,原来新冠离自己好近!!!是不是真的来了,在一年多的惶恐之后,新冠真的杀到面前?!

在听A说她自己感觉特别累,因此跟老板请假,担心自己被传染.于是她今天直接回家休息.能想到的第一件事是,A一定特别担心害怕,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美国,只有司徒这么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她能做的,而且现在必须做的是告诉A,自己在这里,她可以随时找到自己.

在回家的路上,司徒打通了A的电话就像往常一样,煲着电话粥. 她听着A慢慢悠悠的讲述着,N如何送她的酒吧女朋友回家,结果发觉感染. 然后, A发觉特别疲劳.虽然她已经打完第二针疫苗,但是仍然心里忐忑.

“我觉得特别疲劳,就跟我们老板说了,明天早晨去做检测. N是今天检测的,中午12点就出了结果,只用了十分钟就测出positive.”A还是用她惯常的淡淡的口吻说着这件恐怖的现实. 

“没关系,听说新冠没什么可怕的. 会对胖子比较有威胁,比如得糖尿病得人,而且是毛细血管扩张,像你这么瘦,应该问题不大. 最多就是个大号感冒. 我给你送饭,或者给你叫外卖.另外,你都打完了第二针,应该有相当得免疫能力了…”司徒安慰着A,还是用她理性的分析和全局观的立足点.

司徒试图疏解A恐怕会得新冠得巨大心理压力, 死亡还是感冒,其实谁都说不准. 是感冒也就是虚惊一场,但如果是死亡呢?

现在的印度已经是人间地狱,如果这样的不幸也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呢?

在面临巨大危险的时候,人会后知后觉,会感觉滞后.据说这就是人的自我保护.

放下跟A的电话,司徒打给了文, 忽然觉得必须要找到一个倾听者,倾诉突然降临的恐惧.文是司徒的高中好朋友,在高中的时候,他们就懵懂的在一起上学放学,在一起吃午饭,在一起做作业.

开在乡间的小路上,拨通了文的电话. 像每一次一样,都是愉快的,轻松的开场白.

“我现在居然开着玛莎拉蒂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周围可以看到牛呢,在吃草,好可爱…”

文说:“有一次在芝加哥,要开到我姐那里去,GPS让选择是付费的还是免费的, 我就选了个免费的.结果走了7个小时的乡间小路, 哈哈”

“猜得出你就是要省钱…”揶揄着他的勤俭和抠门,无拘无束的显示着自己的小优越.

因为他们都太懂彼此,从高中的时候就很懂,根本不会有不适应,所以现在可以恃宠而骄的随意说什么都行,也随意炫耀着自己的一切,随意诉说着自己的一切,不需要隐藏,不需要矫揉造作的伪装.全部的袒露在他的面前. 因为司徒知道,即便是袒露最糟糕的一面,他也会欣然接受,也会依然如故的陪着自己.这难道不是每个人追求的最终极的情感交流吗?

没有想过这样的坦率与赤诚是什么,还没有去定义,还不想去定义,总之,现在拥有只管好好拥有就是了.

但是今天要说的却是那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告诉他, 好朋友A的同事确诊了, 而司徒自己也跟A"同居"了一个周六. 看起来中招的可能性特别大.

“如果得了新冠怎么办?”司徒问.

“没关系,就是一个大号的感冒. 我表哥就得了, 什么都没丧失.就是使劲的补充蛋白质.多吃鸡蛋,多吃肉.”文说.

“如果得了,就把儿子送走, 然后自己一个人窝在家里,自己抗着. 有个挺好得餐馆老板是我朋友,估计需要她们送饭,不过用Doordash 就好了.如果能一个人把新冠都抗过去, 我也真得可以称得上是invencible 钢铁战士无所畏惧了…我好像更不需要男人了. ”司徒漫无边际的设想着.

“可惜美国和加拿大还封着呢, 不然我给你送饭去… 可是有点贵…哈哈”文笑笑. 

可以体会到电话另一端得人并不是敷衍,心里真的有好多感动.“你就直接接我电话就好,估计有好多话要聊. ”司徒还是作威作福的要求着.

特别豪爽的那个司徒,在潇洒的设想着,”如果得了新冠,死也就死了,现在什么都努力尝试过,了无遗憾.而且还有保险给儿子,死也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没死,不也就更好,死不了还怕什么,大不了继续好好的活着. 哎,如果知道要死了,死之前你觉得有什么是必须做的吗?”

“那就吃,所有好吃的都吃.比如海鲜,比如帝王蟹”

“我有个朋友买帝王蟹都是一箱一箱的买,大约两三百美元,然后吃.”司徒插科打诨着.

“那有什么意思,完全吃不下去了,太多了…”文也继续.

"我也觉得是,早就觉得大螃蟹没什么好吃的,一个吃不完就饱了…”司徒总能被文说服,“如果要吃还是应该回中国吃, 那个滋味实际上是最震撼人的,不一定吃很多,但一定要很有味道,味蕾的刺激和碰撞是美食的最高境界.”

“你怎么不问我死之前要做什么呀?”司徒追问.

文: “你死不了,不问.”

不能说这时候没有感动, 为了开解司徒,文可以说自己死之前要做什么,但是为了避讳,就是不问而且也不相信司徒会死去.

就像是很多很多年以前,在送她回家的分别之前,他说,"做个好梦”, 如此温柔的情话,在还特别懵懂的年少的他们中间弥漫开,至今还回荡在耳畔…

“你还会活好多好多年,没问题的.”文貌似轻松的说着. “其实,不用怕, 至少你还在美国,可以直接打911.”

“对呀,比印度人强,至少还有床位和氧气.”司徒也附和着,给自己找着理由.

“然后,如果能活着,你继续留下你的大脚印,我反正是吃喝玩乐.”文接招不断.

“对哈, 如果还能活着就真的写作,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写成小说.你做个男主.”

“我还能做男主吗? ”

“你是不是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你做男主,我要把你高中时候的照片拿出来,那个样子做男主还不错,不能用现在大叔的样子.”

“那就不是我了,做回男主还不是自己,多亏呀…”

“我要把我自己的眼睛还是弄得大大得,要尖下颏…”

“那就不是你了,就是别人了,多没意思.”

“也有道理哈,好容易做回男主和女主,居然都不是自己.”

“今天看到一张照片,拍的特别香艳,觉得自己也要拍一张.就是一顶大帽子,然后一件长衬衫,”

“白色的长衬衫…”

“对,然后露出腿,用特别的拍照手法,把腿拍的长长的, 而且角度要好,不要显出腿上的肉…”

“衬衫上面的扣子要开两颗…”

“没错,显得特别有遐想的空间…”

“好呀,那我带着酒去找你…威士忌”

“不要威士忌吧, 酒味太浓,要Mascato,就是那种desert wine,特别甜的酒, 让人想喝的那种酒, 不知不觉,就从唇齿之间喝到甜甜的酒,然后就继续…Kiss …从门口到床上, 一路上丢下的是一件又一件的衣服…从激情到高潮”

“难道不应该叠好衣服再继续吗?”

“开玩笑!...那哪里还有激情,就剩下叠衣服了…”

“我记得那时候在单位,听一个老同事聊天,他说到那种香艳的场景的时候,居然问衣服放在哪里, 我心想,随时丢在地上就好了,还管什么衣服. 果然是有代沟,不过我是新人,绝对不敢说出口…”

……

虽然两个人是无话不谈,甚至是禁忌话题,但是今天却是不一样的.

其实,说起来无论多潇洒和多大无畏,说到生死仍然是无限恐惧. 用香艳的话题掩盖恐惧的心理, 司徒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边说着眼泪就莹然于框. 其实,无论如何自己还是一个女人,再耍帅,再孟浪也有怕的时候,面对生死,面对新冠,其实谁又能真的潇洒的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