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生命意义的对话 司徒

(2020-08-07 21:18:05) 下一个

生命意义的对话 司徒

 

昨天一位朋友阅读了我以前写的一个贴,要求澄清一个结论:生命有,还是没有意义。诚实的说,我是没资格回答这种终极的问题。这个问题,人们常常在问,以不同的形式,例如天未亮,去上班为什么?如果一切都会终结,奋斗为了什么?

 

历史有不少名人谈及过这个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三种说法:

 

第一种:司马迁说得最清楚,他曾对汉武大帝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有重量的区别,有社会的客观标准,功业,贡献,创造、破坏,一事无成等等尘世指标。

 

第二种说法多来自宗教人士,强调每个人的价值来自于神,基督教牧师里克·沃伦(Rick Warren)曾说道:这与您个人无关,你的意义在于理解为什么神把你放在这个世界上,这样你就知道了。

 

  1. 我朋友问的是有关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Emil Frankl)的书。 弗兰克医生是一位奥地利神经学家、精神 病学家,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著名作家。无疑他很有资格去回答。 他的言语充满了尼采哲学的味道。  "因为生命的意义因人而异,因 日而异,甚至因时而异。因此,我们不是问生命的一般意义为何,而是问在一个人存在的某 一时刻中的特殊的生命意义为何。正如我们去问一位下棋圣 手说:“大师,请告诉我在这世界上最好的一步棋如何下法?”根本没有所谓最好的一步棋, 甚至也没有不错的一步棋,而要看期局中某一特殊局势,以及对手的人格型态而定。人类的 存在也是如此,一个人不能去寻找抽象的生命意义,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殊天职或使命, 而此使命是需要具体地去实现的。他的生命无法重复,也不可取代。所以每一个人都是独特 的,也只有他具特殊的机遇去完成其独特的天赋使命。生命中的每一种情境向人提出挑战,同时提出疑难要他去解决,因此生命意义不应该是别人或社会去问他的生命意义是什么。他本人必须要认清他在被自己的生命询问,而只有他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

 

把自己的生活诗情化是尼釆哲学的真谛。试着在每种情境里找幸福—-你说是诗也好,谎言也好,每一个不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如果没有音乐,生活对于我就将是一种错误

 

我觉得这些观点思维都有价值,就像医生的药物手册里,不同的药治不同的病,适应症,禁忌症都有,因人而异,因时因地有所不同。永恒的话题,人人都想过,都要自己面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Kwseeto 回复 悄悄话 叔本华认为生命本身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绝望的历程。到了生命的目的地,即终点之后,我们才发现这是名符其实的终点……没有各种大师说的尽善尽美的世界,有的只是无限的空虚。所以我们世代苦求的生命意义,从一开始就因为目标的虚幻而成为一个注定要失败的命题。

面对这个绝对空虚的终点,不是每个人都有坚定的宗教信仰,或爱因斯坦的数理推算,尼采的诗人煽情的确是一个不代替代的工具。这是绝望时的工具

尼采的“起舞”,是指在生命过程的艺术创造,也就是给平淡甚至痛苦的生活赋予意义,即使它们生身没有意义。所以,当舞跳出来,歌声响起来,生命就没有被辜负了。“真正有生命力的,他是可以勇敢的跋涉在无意义的荒原上,你知道人生没有意义,但是你仍然可以活的非常悲壮,很伟大。这才是人伟大之处,人面对这种无意义,你仍然能够不倒下去,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不在于非要找一个神圣的根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