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_8

编个故事,写写玩玩
个人资料
正文

斗胆造访Stockton城市

(2019-09-29 11:48:52) 下一个

Stockton城,如雷贯耳,不是因为它的好名声,而是对这个城市耳闻的危险。

十年前,周围有熟人选在那里买投资房,我们没有跟着去凑热闹,一是嫌远了点,二是那里治安不好。不过在去往Yosemite的路上会从城市边的高速经过,远远的没任何感觉,归途入夜路过,灯海一大片,静谧地眨着眼,平实如同其它城市,让我对它产生了一丝好奇。

据说Stockton历史上曾是一个经济繁荣的地区,它始建与1849年,是在十九世纪淘金时期。这座城市坐落在San_Joaquin_River 边,原本是一个枢纽城市,是中谷和周边地区金矿流通的出入口,1923年,那里创建了加州的第一所大学,Pacific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但是淘金热消退,尤其近年来,那里经济持续衰退,逐渐变成一个毒品集散地,治安越来越差,在2009年至2015年政府财政一度短缺申请了破产,直至我们认识的一位地产经纪人在那里管理房屋时,被歹徒用枪顶着抢走了他的包,它在我内心里已变得臭名昭著,那点好奇心也没有了。

一位熟人去了Stockton,向我提到这个城市,说没想到去了那里感觉挺漂亮啊,我也觉得挺惊讶,但还是不会想去那里看看。

没想今年暑期,一位亲戚带着孩子从外州过来打球比赛,是在Stockton的Pacific University他们日程紧,我们只好过去看他们,我便觉得头皮麻麻的,真是硬着头皮的感觉。我们到参赛地时比赛未结束,就先开车去 Downtown的河边转了一下,河边有一个大公园,公园里很多树,公园边的parking转了一圈,却不敢停,结果在车来车往的马路边停感觉还比较安全,downtown街上几乎都是非裔,公园里有一些homeless,这边的homeless与旧金山市homeless比,年纪轻,更活跃,也让人有一种更具犯罪倾向性的感觉,衣着褴褛的男男女女在那里嬉笑打闹的样子,远远看到,心怦怦跳,让人感觉不安全,旧金山晃来晃去的homeless,大多还算给人人畜无害的感觉。我们很快沿湖边走了一下,打算离开这里,正当路过一群聚集的非裔,这时余光瞟见其中一位不知何由,快速向我走来,吓得我不敢转头直视,却情不自禁要失声尖叫,老公见我失态,知道我吓坏了,后面两步追上,而在一群的非裔人面前,老公并不能给我起到任何壮胆的作用,最后一秒我勇敢地瞪眼转身直面疾步而至的非裔,发现此人正风风火火地直插向我路的前方,同样是走路,此人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极度不安的动感,这种动感随时可变成暴力等犯罪行为。老公追上说你吓坏了吧?我惊魂未定,点头说是的,我们快速离开公园,去寻我们的车。我们这一代人,确实经历了几十年的好时光,在那段时间,世界是非分明,就在短短几年内,让人内心迷茫,世界两极都有各自问题,就像脚下这座城,带给我的恐惧是那么真实,而世界另一极却是另一种情形,在思想禁锢下,你却可以夜下漫步湖畔,两个世界的孰是孰非,在治安问题上很难分胜负,脚投票。。

downtown陈旧了,想过去这里应该是挺好的地方,后两张是网上下载的。

我们开车在旁边转了一下,原本想沿河开过去,据熟人讲河边挺美,我不熟悉路,往西开了一小段,破败荒芜,无心逗留,便回了pacific university附近,这里算是Stockton的好区了,社区环境不错,绿树成荫,大学里更是安静美好,见警车不断穿梭,依靠警力维护着学校的良好的治安。在大学校园里看到了若干的亚裔学生。

世界在变,没什么是绝对的,社会管理体系随时需调整,维护一个符合大众标准的生活状态,安全是基本要求之一了。同时我自身也在这一两周内产生了急剧变化,变胆大了,也许这俩月来连续经历一个个“惊魂事件”,最后发现都不过是虚惊一场,尤其已接近知天命之年,对生命该有释然轻松的认知,一种理性的“胆量”在我心底慢慢生成,好比你怕山狮,山狮还怕你呢,凭啥忽略自己五呎的块头,胆大就是勇敢面对别的生物体的自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