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儿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个人资料
迪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纽约故事16__父母难为

(2016-04-19 17:27:02) 下一个

惬意的日子没过多久,新的问题就出现了。从两个月开始,儿子突然变得不爱吃奶了。估摸着他该饿了把奶瓶塞给他,他也张嘴,可就是不吮吸,往往喂了半天,刻度也没有下去多少。我们尝试着等他饿了再喂他,可无论等多久都等不到他饿。不爱吃饭的直接后果就是生长缓慢,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 他的指标都位于在儿童生长曲线的底部。

每次看医生,和医生探讨得最多的就是为什么儿子老是没有胃口,医生也找不出原因,只是建议继续观察。我们把他的奶粉换成 Lactose Free 奶粉,并没有多少帮助。在可以加辅食后,我们又给他尝试不同的食物,也没有发现他对某种食物有特别的兴趣。每天下班回家,我都要和保姆详细了解儿子一天的进食情况。好在儿子的保姆都是当过母亲的中年妇女,对孩子有着天然的耐心和爱心,总是想方设法让儿子多吃一点。如果当年女儿像儿子这样,加上那几个还是孩子一样的小保姆,我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儿子除了不爱吃饭长得瘦小以外,其它方面的发育算还不错。他有着典型的男孩特征,喜欢各种汽车和会动的东西。会爬了,他经常一边爬一边推着玩具汽车,全神贯注地观察汽车行进的样子。家里所有他够得着的抽屉都成了他的玩具,保姆一时没看住,他的两个手指就在关抽屉时给夹伤了。他从不拒绝各种各样的男孩玩具,出于好奇,我把女儿小时候的娃娃递给她,他不假思考地一把就扔了出去。我不得不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人的许多个性看样子都是天生的。

我还发现婴儿具备天生的自我保护功能。家里大部分区域都铺了地毯,只有餐厅那一片是木地板。儿子在地毯上自然学会了爬行。我们注意到他每次爬到地毯和地板接头处就会谨慎地停下来,看来他不确定地毯外的地方是不是可以爬过去。女儿故意带着他爬,就势爬到地板上,他也就跟着女儿爬到了地板上。从此,家里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了。

一岁左右,儿子开始走路,却没有一点开口讲话的意思。同时,无意识的咿咿呀呀也在不断减少。儿子会用眼神用动作与我们交流,也听得懂我们讲的话。吃完晚饭,我经常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散步。一听说下楼,儿子就会拿着他的鞋站在门口等我们。一次带他去中央公园里的动物园玩。黑熊活动区的地势比较低,我抱着他低头朝下看。我感到他头上帽子有掉下去的危险,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音刚落,儿子已经摘下帽子顺手扔进了熊山里。

儿子是一个平和快乐精力充沛的小东西,一声不吭的他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和我们交流。儿子很喜欢洗澡。给他放水时,他就站在浴缸外玩水。要是他觉得水太热,就会把手在胸前放一下然后扭头看看我们。给他喂饭,有时有点烫, 他也会把手在胸前按一下同时看看我们,提醒我们饭太烫。有趣的是,如果给他吃的食物有点辣,他居然还是做相同的动作。英文中“热”和“辣”是同一个字Hot,我儿子竟然是无师自通。

女儿是在一岁左右开始走路和说话的。都说男孩开口晚,我们也就不是很着急。到了一岁半,儿子还是一个音不发,我们有点坐不住了。医生不认为儿子有任何不正常,但她觉得美国家庭单位太小,缺乏讲话的语言环境。她建议我们多带儿子去教会,教会应该有不少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和这些孩子一起玩也许对他开口有帮助。

我刚到美国时,听说可以去教会学英语,贸然闯进了街上的一个小教堂。感觉格格不入找了个借口在礼拜中间就开溜了。这次为了儿子,和老公三人又一次走进了法拉盛的一间华人教会。以为教会只有礼拜日才开放,还是凑着礼拜时进了教堂。这个教会更有趣,唱诗是摇滚式的,下面的听众也是和着音乐手舞足蹈。从没进过教会门的老公满脸的不自在。儿子则是趴在老公身上,双手抓着老公的衣服,头紧紧地压在他的肩膀上,眼中满是惊恐。于是我们又落荒而逃了。

儿子的眼睛滴溜溜的会说话,他还会拉着我们的手完成他想做的事,他好像不需要说话,也根本没有说话的欲望。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越来越不淡定了。到了儿子一岁九个月的时候,医生都有点绷不住了。儿子认生,自然不和医生交流,医生就认为儿子不喜欢与人对视,暗示儿子有自闭症倾向。当时对自闭症没有概念,加上年纪轻想得简单,我居然也没有很害怕。我问医生有没有办法,她说可以试试语言治疗师。

我时常在世界日报的广告版看到一个“语言治疗师伍宝宝”的广告。有时候我会好奇地问自己语言治疗师是干什么的,什么样的病人需要看语言治疗师呢?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儿子会成为伍医生的病人。

伍医生大约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留着刚刚过耳的短发,显得温婉秀气。了解了儿子的基本情况后,伍医生开始对儿子进行评估。伍医生和儿子打招呼,儿子没有多少的反应。她递给儿子各种玩具,同时温柔的和他讲话。儿子顺从地接过一件件玩具并挑出他喜欢的开始玩。伍医生告诉我儿子可能有自闭倾向,因为他避免与人有目光对视,也没有积极的互动,她说可以通过治疗看看有没有进步。

伍医生的治疗道具是孩子们很喜欢的吹泡泡玩具。她吹出了一串大大小小的泡泡,然后看着我儿子,用非常夸张的嘴形对儿子说“Bubble”。伍医生一遍一遍地对着儿子吹泡泡,每次她都注视着儿子,指着自己的嘴,缓慢而夸张地说出“Bubble”,期望儿子可以跟她发声。儿子一直专注地看着她,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回到家里老公问我感觉如何,我说觉得还可以,正准备和他商量后续的治疗呢。我向老公描述治疗过程,同时加上了我的感受。我认为医生用五颜六色的泡泡和很容易看到嘴形的“Bubble”来启发孩子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我模仿医生,对着老公说出了一个夸张的“Bubble”。这时正在卧房独自玩耍的儿子开始发声了,他在说“爸嗯”。我和老公都给惊到了,我们一起奔到卧房,对着他重复“Bubble”,他非常合作地跟着说“爸嗯”。就这样,儿子开始说话了!

也许因为是从“Bubble”开始,儿子最开始可以发的音都跟“Ba”有关。他可以不费劲的叫爸爸,但不会叫妈妈。想让我们抱,我们就一定要逼他说出“抱抱”。我们教他说再见“Bye Bye”。其实这几个词他一概都发音为“Ba Ba”。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终于有意识地发出了声音,他会说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

我们公寓的几个门卫都很喜欢儿子。每次出出进进,他们都要逗逗他,跟他击掌,叫他Buddy或Amigo, 他们也知道我儿子不说话。这次和儿子从外面回来,门卫照例逗他玩,临上电梯时我让儿子和个门卫说Bye Bye。门卫楞了一下,然后开心的笑了。他对我儿子说:好小子,我知道你会说话的。你现在不是开始说话了吗?

同楼的周涵刚刚做了母亲,我带着儿子去给她送个礼物。不巧周涵在睡觉,我就把礼物交给她老公然后让儿子和他道别。听到儿子说Bye Bye, 她老公也是又惊又喜。回家不久周涵打来电话,说是一睡醒老公就告诉她我儿子开始讲话了,也许是因为刚当了妈妈,她居然开心得落泪了。

我们利用一切机会鼓励儿子开口。儿子很配合,努力开口模仿我们发出的声音。我教儿子时不局限于中文或者英文,尽量挑比较容易发音的词教给他。儿子最爱汽车,我就告诉儿子汽车念Car,他也磕磕绊绊地说了出来。公共汽车是Bus,儿子自己把它变成了“瞎西”。他非常喜欢甲壳虫车,我教他念Beetle,他则改成了“阿图”。我还经常带他去地铁站看火车,他给火车起了个名字叫“火火”。家里照顾他的保姆也从阿姨变成了“亚姨”。儿子进步神速,两岁时已经可以简单交流,到了两岁半几乎是无话不说了。

伍医生的治疗仿佛触动了儿子身上的某个按钮,唤醒了他沉睡的语言功能。因为没有必要进一步治疗,我就没有再联络伍医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觉得当时应该联系一下伍医生,让她知道儿子从她诊所回来后就开始讲话了,更应该好好地谢谢她。这次重新回顾整个过程,令我下决心寻找伍医生,表达迟到的谢意。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两个曼哈顿中国城的电话和一个法拉盛诊所的电话,打通后不是说没有伍医生这个人就是说她早已离开。我终于在Linkedin上找到了伍医生,她现在的工作是在Hunter College,应该是专注于教书育人了。我给她发了一个InMail,送上了我的谢意和祝福。感谢神奇的网络世界和强大的社交媒体,让我可以有机会弥补心中的遗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