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王沪宁的思想及其必亡的结局

(2020-08-06 19:45:22) 下一个

王沪宁与当今众多犬儒知识分子不同,他的确有一套自己的治国理政思路。20世纪80年代末,王沪宁因为倡导“新威权主义”而获得了关注。他认为,像中国这样又大又穷的国家,需要一个铁腕来推动现代化发展,然后才能考虑转变成一个民主国家。王沪宁在1988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一个开明的独裁政府能“高效分配社会资源”,“促进经济快速增长”。复旦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王沪宁曾经的学生任晓说:“他支持现代化,认为中国需要强大的政治领导力。”

早在萧功秦以及吴稼祥等人新权威主义代表人物为人所知之前,王沪宁针对邓小平对新加坡威权模式的欣赏,随即写出一份内部报告,力陈“新权威”对中国改革的重要性。过后不久,邓小平曾经对香港客人讲过“我是欣赏新权威的,新加坡搞得不错。”之类的话,不少人都认为邓小平“显然是受了王沪宁文章的蛊惑”。

1991年王沪宁在《美国反对美国》一书中指出:“美国的体制,总体来说建筑在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基础上,但它正明显地输给一个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的体制。”他似乎毫不怀疑地认为,中国的集体权威体制将战胜美国民主体制。从王沪宁的学术思想,我们看到了孟德斯鸠的“环境、气候和地缘决定论”、布丹的“国家君主绝对主权思想”、孔德的“秩序和进步”以及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对他的影响。

可以说,王沪宁的成功并没有超出时势造英雄的模式,没有中共后极权主义时代也就没有王沪宁新权威主义的用武之地。

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是后极权主义时代,其特征上与权威主义具有较多相似性,王沪宁的新权威主义是能够游刃有余的。而后极权主义与极权主义本质上是一致的,只是在统治的方式上有所不同。这就决定了王沪宁的政治主张仍有用武之地。但有一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那就是新权威主义是拥护宪政民主的,只是实现的路径上主张强人政治而已。但极权主义是反对宪政民主,是反人类、反文明和反法治的。这就决定了王沪宁要么出局,要么输诚,由新权威主义升级换代为极权主义。习近平八年的政治经历表明,王沪宁已经成为了习近平极权主义的理论设计师。

我们透过王沪宁为习近平编制的美好和雄心勃勃的话语,结合中共执政70年的历史以及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政策就能看懂习近平的新时代。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要既实现国家富强,同时又保持一党长期排他性执政的混合梦,就是要在建党100年时画圆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一个完美圆圈。为实现这个超级中国梦,它大力宣扬反宪政反普世价值,重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主旋律”,打通毛泽东统治的三十年、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三十年。简单说,习近平的新时代就是一个党(中共)、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核心(核心)、一个思想(习近平思想)、一个统治(党领导一切)和一个目的(确保红色江山),所以习近平的新时代实质就是新极权主义时代。因为它符合极权主义的内在逻辑和基本特征,即乌托邦意识形态;领袖崇拜;党国一体,全面控制;恐怖;持续的政治运动;反文明、反制度和反人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conline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是赤纳粹!或者红色纳粹而已
登录后才可评论.